自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勝利不久,他就被籠罩在 「通俄門」疑雲中。去年3月,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努內斯(Devin Nunes)到白宮向特朗普匯報,他在FBI的機密文件中,看到了一份奧巴馬政府利用情報部門,秘密監聽特朗普團隊的資料。同時,保守派電台主持人萊文 (Mark Levin) 根據一些主流媒體的文章,也分析出特朗普競選團隊被監聽。隨後,特朗普總統發了一個推特,譴責奧巴馬政府竊聽特朗普大廈而又沒發現任何東西,是對他的政治迫害。但FBI局長科米否認,特朗普還被不少荷里活明星爆粗口大罵。

努內斯的爆料,不僅沒有得到美國情報或司法部門的支持,反而被民主黨和主流媒體施壓,說他向總統匯報這件事是違法洩密,逼得他不得不迴避對總統的通俄門調查。但他們絕口不提是否應該調查奧巴馬政府竊聽特朗普大廈這件事。

今年1月底,在努內斯的努力下,他的助手寫了一篇關於竊聽備忘錄,並且請全體眾議員去一間密室看這份備忘錄。看完之後,民主黨議員集體失語,共和黨議員紛紛表示 「太驚訝!比水門事件還出格」,並紛紛要求公開這個備忘錄,讓美國人民知道真相。

於是國會的眾院情報委員會舉行投票,佔多數的共和黨議員一致同意公開這份備忘錄,於是這份備忘錄被送到白宮。為了不對國家情報系統造成任何可能的傷害,備忘錄在5位FBI 人員的陪同下修改,並得到他們的認可。然後特朗普簽字同意公佈這份備忘錄。

在要公佈這份備忘錄前,民主黨議員舉行新聞發佈會,指責公佈這份備忘錄是特朗普將他個人的興趣凌駕於美國利益之上,他們還寫信給國會眾議院領袖,要他炒努內斯。而FBI,在自己的5位幹員都同意了修改後的備忘錄後,突然發佈聲明,公開跟總統唱對台戲,說 「我們嚴重擔心事實的關鍵性遺漏會從根本上影響該備忘錄的準確性。」在備忘錄中提到的批准竊聽的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也向白宮辦公廳主任凱利表達了不公開備忘錄的意見。至於主流媒體,比如CNN,對這份備忘錄,不去評論是不是有這回事,卻以「消息來源:特朗普想通過備忘錄來破壞通俄門調查」為主題,請了一幫精英上來嘮叨不休。

備忘錄本身其實很簡單,只是列舉了幾個事實:希拉莉陣營出資請一位前英國情報特工寫了一篇對特朗普不利的材料,然後FBI用這份材料來申請對特朗普的競選團隊的人進行竊聽。詭異之處在於:這份材料是特朗普的政治對手出資製作的,那位前英國情報特工是反特朗普的,而且這份資料所列舉的東西至今沒有被證實。可是FBI和司法部卻用這份資料去申請監聽,而且又連續申請3次。在申請的過程中,這份文件的出爐背景和沒有驗證卻從來沒被FBI和司法部向監聽法院報備。

非常微妙的是,特朗普沒有任何暗通俄國來操縱大選的事實,反而被司法部和FBI公開找特殊檢查官調查,而且調查了一年還是沒找到證據;而一份全是事實的備忘錄,卻被司法部,FBI和主流媒體大呼危害國家安全,而不去評述這些牽扯其中的高官和機構是否違法。

也可以理解為甚麼一直和特朗普過不去的主流媒體、FBI和司法部高官、民主黨議員高層,對這份經過完整合法流程公開的備忘錄非常惱怒,而且給特朗普扣上「危害國家安全,危害情報系統安全」等帽子。因為他們知道一旦事實大白於天下,他們的處境就會大大不妙。如果備忘錄中說的是事實,(這個很容易驗證),那麼從法律上說,這些人涉嫌知法犯法,涉嫌做偽證和妨礙司法;從政治上來說,奧巴馬政府在利用政府公器破壞民主,非法打擊對手,民心盡失。他們焉能不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