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專欄作家李鴻彥在報章撰文稱,海航等已成為敏感詞,不少投資大行、金融機構紛紛與其割席。他又指,海航頻頻收購敏感或具戰略價值的資產,相信非純為商業角度,是因為其背後肩負著重要國家任務,但一旦不再代表國家征戰,哪一家銀行敢借錢?

海航二把手王健2月3日罕見地半公開地發出聲音,稱海航的安全與中共的執政安全休戚相關。大陸《南方周末》記者黃河,上周發表公開信,指一份有關海航的報道被「槍斃」。

有評論人士表示,海航集團是一家靠借貸擴張的企業,這種擴張方式令其積累了巨額債務,中共擔憂這些靠同樣方式在海外併購的民企引發金融風險,嚴厲監管之下,其內保外貸融資之路被堵死,引發了這些企業的資金危機。

中國新年前,將於3月卸任的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在《中國金融家》雜誌刊文稱,今年央行要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同時強調,「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去年10月,周小川曾警告過度債務和投機性投資的風險,提醒中國快速增長的經濟可能面臨「明斯基時刻」(瞬間劇烈調整)。

最新數據顯示,中共當局嚴打影子銀行業務,帶動大陸1月份人民幣新增貸款達2.9萬億元人民幣歷史新高,遠較市場預期的2.05萬億元為多。不過,社會融資規模則因銀行表外業務萎縮,僅錄得3.06萬億元,不及預期的3.15萬億元。

不過,瑞信亞太區私人銀行董事總經理兼大中華區副主席陶冬早前表示,中國經濟今明兩年最大風險在於債務風險,尤其是今明兩年,因為十九大後加強監管,令銀行業務表外擴張急速減慢,流動資金大幅收縮,其烈度可能比數據所表現出來的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