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車窗外的風景,雖然幾年來風景依舊,但是每次要回到故鄉的懷抱時總是近鄉情怯,與家人的距離似遠還近,雖然與他們的談笑在昨夜夢中縈繞⋯⋯

前幾天接到老爸的電話,他問我是否這周末能返回家裏一趟,因弟弟去服志願役了,這星期家人可以去成功嶺懇親,希望我與老媽也能共同前往幫弟弟打氣加油,大概是職業的關係吧!因為他可是個老資格的波麗士大人(警察),對於我與弟弟的管教總是一臉嚴肅的照表操課,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所以我與弟弟都對老爸尊敬有餘而親近不足。

「到了台北記得要趕快打電話給老爸喔!要自己照顧好自己喔!」下了火車後正準備搭計程車時,看到感人的一幕,已頭髮斑白的父親緊緊摟抱著個頭兒比他高的兒子,看得出來父親很捨不得兒子的離開,赫然間!我看到了那位慈父的淚珠潸然而下。

「妳回來了!肚子餓了嗎?我把飯菜再熱一下喔!」按了家中門鈴,是老爸開的門,才幾個月沒見,怎麼覺得老爸又蒼老了許多,有首搖嬰仔歌(台語搖籃曲)「嬰仔嬰嬰睡,一瞑大一吋,嬰仔嬰嬰惜,一瞑大一尺⋯⋯」小孩在父母的疼愛中成長,而父母也在歲月中日漸衰老,在餐桌上我吃著老爸親自準備的飯菜,也想起了小時候他也曾溫柔牽著我的小手散步。

懇親日當天,一路上老爸沉默不語,逕自的開著車子,聽老媽說老爸自從弟弟去服志願役後就更加嚴肅了,大概是弟弟從沒離開家鄉的緣故吧!

才一段時間的淬煉,弟弟變得成熟穩重了,只是剛看到他曬得黝黑又明顯消瘦的模樣,真的還是蠻心疼的!而托了弟弟的福,老爸準備了豐盛的懇親大餐,用餐中老爸一直跟弟弟說:「多吃點兒,部隊不比家裏,這麼大了要懂得照顧好自己。」

在懇親時間即將結束前,部隊長官宣佈家長可以去子弟的營區看看,老爸原本走在前邊兒,可是卻突然掩著臉兒往回走,這時我看見老爸的眼淚奪眶而出,那是父親對兒子的不捨,原來鐵漢也有柔情淚,我想起了那天在車站那位父親的深情擁抱,也想起了名作家朱自清的「背影」,天下的父親都是一樣的,原來老爸對我們姊弟的愛藏在轉角,那是沉默的父愛,其實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