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傳統節日的到來,都會牽引遠離故土、生活在海外的遊子的思鄉之情。

我的家鄉雖然在南方城市,在十冬臘月裏也是會下雪的。那些年裏,四季中最有情調的就是冬季。在溫暖的被子裏慵懶地醒來,驀然望見窗外一片白茫茫,一種新奇的驚喜與興奮交匯在一起。

雪花是風的舞者,也是吉祥的象徵,所謂「瑞雪兆豐年」。兒時的許多記憶,都與這個飄雪的季節有關。雖然遠離親人和故土多年,然而故土的情結依然難以釋懷。特別是每當傳統節日的到來,都會牽引遠離故土、生活在海外的遊子的思鄉之情。故鄉的「年味」令人回味無窮,魂牽夢繞。

過年也是一個親情回歸的時節,千里萬里之外的人們都有一個直奔的目標—有錢無錢,回家過一個團圓年。「團圓」是遊子們這時節最牽動人心的使命。

唐朝詩人張說的詩句:「故歲今宵盡,新年明旦來,愁心隨斗柄,東北望春回。」亦表述了不能與家人團聚的遠方遊子,在除夕夜守歲的思鄉之情。這一刻,千萬人的心都回歸故土家園。

過年是孩子們一年中 最大的期盼和歡樂

兒時,過年無疑是孩子們一年中最大的期盼和最大的歡樂,可以穿上新衣服,享受一年中最豐盛的食物,還有壓歲錢。

在我的記憶中,嫲嫲、爸爸、媽媽、姐姐都是節日裏的主角。媽媽給我們添置了過年的新衣服;姐姐給我們的頭髮紮起了美麗的蝴蝶結;嫲嫲依照傳統的習俗炒年貨,還有鐵鍋裏的蠶豆、花生等應時年貨劈劈啪啪蹦達得好不熱鬧,一片喜慶。

最忙碌的是我那才華橫溢的父親

記憶中新年前夕,最忙碌的是我那才華橫溢的父親。我的父親喜好書法,遠親近鄰皆知,每到年節時節,左鄰右舍、親朋好友都會請父親書寫對聯。一向寧靜的家變得熱鬧起來。自然,我也就有了一份牽對聯的「工作」。這是一份細心的工作,不能讓未乾的墨跡流淌,這成了約定俗成的我每年過年期間的「專職」,我幹了多年,這也是我每年的一份期盼與守望。

父親書寫對聯是講究韻律、章法的。先將紙張按比例摺疊劃分好字體位置,然後將毛筆用溫水仔細潤開,隨後開始研墨,浸潤毛筆。這一切他都做得有條不紊,平心靜氣。

嫲嫲說炒年貨也是有講究的

而在樓下廚房又有另一番過年的景象,嫲嫲和媽媽在廚房忙碌著炒年貨。相比之下,這裏的氣氛更為熱烈。

嫲嫲說炒年貨也是有講究的,是要選日子圖吉利的。謂之:二十五,越炒越苦;二十六,越吵越縮;二十七,越炒越急;二十八,越吵越發;二十九,越炒越有。大年三十,越吵越背時——是不能再忙碌了。

這些流傳下來的習俗,因地域不同而各有特色,但其中都蘊含著中華民族文化的內涵。因年代久遠的積累,成為中華民族民俗文化的精髓而代代傳承。

我更喜愛「三十的火」

而令我印象最深、最難以忘懷的是大年三十的年夜,生起一盆木炭火,一家人圍爐烤火,烘烤年糕,品茶敘話,寓意年年高升。俗話說「三十的火,十五的燈」,相比之下,我更喜愛「三十的火」,那是一種親情的溫暖。身在海外多年,這盆「三十的火」一直定格在我心裏,沒有熄滅,它溫暖了我許多年,讓隻身在外的我擁有了親情的溫暖,有了思親的信物和情結。

新春佳節到來,願海外華夏兒女心中都擁有一盆爐火溫暖你的心,伴隨您溫馨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