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三國演義》是中國文化精髓的一部份,作者羅貫中以一曲《臨江仙》開篇,不僅概括了整個三國故事,而且其寧靜致遠的意境濃縮了整個人生。 

有人說羅貫中是一位學佛的居士,這一點從《三國演義》給人的啟發與沉思中可以看出。如果不是對佛教有很深的研究並身體力行,是很難寫出如此發人深省的傑作。一部好的作品,除了膾炙人口以外,更重要的是能引人對生活和人生的思考,沉澱心中雜質,境界昇華,讓讀者與作者引起共鳴,其作用決不亞於哲學對人的啟迪。 

隨遇而安,順應天道 

佛教講 ,有因就有果,種甚麼因得甚麼果。

中國文化更是講因果報應,常聽老人們說,為兒孫積點德吧,這個德就是將來為得善報種的因,因果報應很複雜,有現世報,後世報,有報到自己身上,家人身上,還有報到子孫身上。試看曹操當初大權在握,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專橫跋扈,挾天子以令諸侯,氣焰囂張,不可一世,被世人稱為奸雄,可惜曹操不信因果,他決不可能料到曹氏稱帝以後,司馬氏會以同樣的手段對待他的兒孫。筆者少年即讀《三國演義》,那時也就是看個熱鬧,及至成年,看到了中央電視台製作的連續劇,演員的表演功夫把因果絲毫不爽的真理展現給觀眾,每當此時,是否有人能聯想起自己,是否為自己的惡事惡念感到恐懼,因為果報遲早到來,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啊,這是羅貫中借曹操的故事提醒眾人,真誠懺悔,以消罪業。 

修佛的人,淡泊名利,隨遇而安,順應天道,因為人永遠無法和天道命運抗衡。除了佛法,中國古代的儒家文化也提倡「順天者昌,逆天者亡」,人是自然的一部份,當然要遵循自然規律行事,不要執著自己的見解,執著除了帶來痛苦,別的甚麼也得不到。諸葛亮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典型,以致後人留下了「出師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的感嘆。他「七出祁山」的逆天行事,終以失敗而告終。 

漢朝氣數將盡時,任何人都挽救不了它的滅亡,這也就是為甚麼當劉備三顧茅廬尋訪諸葛亮未遇時,巧遇崔州平,懇請他出山復興漢室,崔州平拒絕的原因。崔直言相告,漢朝氣數將盡,不是人力所能挽回,勸劉備順應天意,但劉備胸懷大志,無法放棄復興漢室的理想,因此真誠邀請諸葛亮出山,諸葛亮為了報答知遇之恩,竭盡全力貢獻自己的才華,可謂「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年輕時代百戰百勝,使曹操聞風喪膽,讓周瑜英年早逝,但即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掐會算的諸葛亮,當逆天行事時,也挽救不了失敗的命運。事實上,劁周上奏後主劉禪,夜觀天象的結果是魏不當絕,此時北伐不利。諸葛亮智慧過人,豈能不知天象,但為了報答託孤之重,寧願逆天行事,即使知道失敗,也要竭力去作,其情可嘉;但,執著的追求沒有任何意義,諸葛亮費盡千辛萬苦,用畢生心血建立的蜀國,最後劉禪還是拱手讓給了魏國,諸葛亮的功績今何在?只為後人留下無限的感慨!時也?運也?還是命? 

有捨才有得 

佛教講「捨得」,有捨才有得,小捨小得,大捨大得,不捨不得,教導眾生捨去自私自利,以德為本。中國古語也有「得民心者得天下」,「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劉備深諳此道,魏蜀吳三國之中,劉備勢力最弱,然最終能得「三分天下有其一」的結果,除了與諸葛亮的忠心耿耿、料事如神分不開外,與劉備的德行也有很大關係,他能做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倘若劉備懷疑諸葛亮,那麼諸葛亮縱有天大的才能也難以施展,當劉備問及諸葛亮有多大智謀時,諸葛亮回答「主公有多大膽略,亮就有多大謀略」,劉備便當機立斷把自己的配劍交給諸葛亮,此等行為,又豈是小肚雞腸之人所能企及? 

劉備有仁義之心,以百姓為重,攜民渡江的場面感人至深,劉備雖不佔天時和地利,但他佔了個人和。劉關張桃園三結義,義薄雲天的故事千古傳頌,至今無有出其右者,這樣的胸懷,不成大事,也實是不合天道;劉備仁德之心人所共知,他好不容易得了謀士徐庶,但得知徐庶之母被囚禁在曹營時,雖徐庶深知大量軍事機密,仍毫不猶豫地放走徐庶探母,此等胸襟,非常人所能及,因此才有了徐庶「回馬薦諸葛」及「進曹營一言不發」的故事。正因為劉備捨了徐庶,才得了諸葛亮,仁德至深,確實能感天地,何況人乎? 

天人感應 

人若不修行,一生的榮辱禍福都由業障來牽制,自己絲毫做不得主,表面上通過自己奮鬥得到的東西,其實還是命裏該有的,命裏沒有的,無論如何也爭不來。無形的業障無法通過邏輯分析來判斷,古人讀四書五經,敬奉天地,自有天人感應,也就是現在講的潛意識,現代人不信命,不信神,少有能天人感應的。

古時很多,龐統到了「落鳳坡」就感覺到自己將喪身此處;諸葛亮在「七擒孟獲」後就知道自己雖有功於社稷,但因殺人太多,必損陽壽,因此在魏延誤闖「穰星壇」,致使諸葛亮不能延壽時,他並沒有怪罪魏延,因為這是天意;從呂布之死也能看出天數的作用,呂布驍勇善戰,曾把女兒綁在身後單槍匹馬突出重圍,為何最後卻被曹操擒住,因為他沒有了士氣,客觀地說,他自己若想逃,以他的能力,還是能出去的,關鍵是自己認為不行了。從他一貫的行為就可以看出,他沒有定力,如果自己認為自己不行了,別人再怎麼認為你行,也是枉然。這就是業障起的作用,如果命該絕,沒有客觀條件,主觀上也會讓自己滅亡。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是三國演義給我們的啟示,世事莫不如此,人類也就這樣無窮盡的循環,又何必計較是非成敗,因為它轉瞬即空,古人為攻城掠地,奮勇廝殺,最終如何?羅貫中以「紛紛世事無窮盡,天數茫茫不可逃」作為三國演義的結束,啟示後人順應天道,看淡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