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20天前的外媒採訪中,海航集團董事局主席陳峰還曾如此表示:「公司存在資金短缺問題,但自信能夠處理好,並能於今年內繼續得到銀行和金融機構的支持。」不過現實是大大小小銀行集體停貸,而且唯恐受拖累的還有與海航有著股權合作的地方政府。

例如安徽省蕪湖市,在此掛牌的「皖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是三方共同出資設立:天津渤海租賃有限公司(55%)、蕪湖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33%)、美的集團股份有限公司(12%)。該公司成為全國第一家在非省會城市設立的金融租賃公司(深圳特區除外)。而天津渤海租賃及其母體海航集團,也與蕪湖官方一起拿下了全國第18張金融租賃牌照。

公開資料顯示,皖江金融租賃獲銀監會批准於2011年12月31日成立,換言之距今7年前應有相關的新聞報道。以下是根據當時一篇報道重點摘錄的部分內容。

據報道,金融租賃公司屬非銀行金融機構,獲得一張金融租賃牌照絕非易事,除了要滿足嚴苛的資質條件,還必須通過銀監會複雜的審批程序。可見此前已有的17家金融租賃公司,大多是由銀行、資產管理公司等金融企業發起成立的。

那麼全國第18家金融租賃公司,如何落戶蕪湖?蕪湖又如何找上海航一個航空公司(天津渤海租賃只是由商務部監管的租賃公司,非金融企業)?

據報道,2010年年初,安徽省推出產業轉移區域規劃,時任安徽省長王三運帶隊進京輪番拜會各部門,商討規劃相關的扶持政策,其中也包括銀監會,也包括開辦一家金融租賃公司,也獲得批准。

據報道,時任蕪湖市委書記陳樹隆在參會後,率先起草材料並將可行性報告交到了王三運手上,於是金融租賃公司落戶蕪湖。

問題是蕪湖本是一個連民航機場都沒有的城市,最初和海航並無往來,如何連上線?

據報道,媒介是2010年獲批並落戶在蕪湖的皖江物流產業投資基金,尋找合作夥伴時找上海航,而海航被「發現」,是因為皖江物流產業投資基金是中西部地區第二隻獲得發改委批准設立的大型產業投資基金,而第一隻在重慶,合作夥伴就是海航。2010年8月,海航和重慶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定,商定了包括金融、地產、航空、商業等的一攬子合作。

上述內容來源,是大陸媒體《南方週末》2011年12月專題報道「解密海航」的其中一篇「海航VS地方政府:金融租賃,地方融資新樣本」。

上述兩名官員,陳樹隆2016年11月落馬時任安徽省副省長,王三運2017年7月在甘肅任上退休後被查。

然而就2011年「解密海航」專題報道,可知陸媒對海航的關注能追溯到十八大之前,而報道內容顯示並非泛泛的關注,且其所觸及的資本操作「黑箱」,似乎又應驗這句話:過去的歷史有現在發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