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熟識的一名億萬富翁,在三亞游泳時不幸溺水身亡,年僅56歲。當時消息在網上沸騰,一時間,滿屏都是「財富」 、「生命」與「死亡」的字眼。富翁的死,觸發了活著的人群的憂思。我帶著哀傷一面瀏覽這些文章,一面回憶著朋友既輝煌又悲哀的一生。   

在中共的經濟改革中,他靠著異於常人的敏銳,背靠政府,成為全省第一個吞併國企的民營企業家。蛇吞象之後的華麗變身,讓他迅速擁有了自己的財富王國,也很快被中共瞄準,吸納為市商會會長、政協委員。那時的他氣沖牛斗。

富翁們的群體焦慮症

可是很快,他就陷入了流行性疾病——「富翁們的群體焦慮」症,因為中共的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讓富翁們感覺到自己的財富王國不過是沙堡,一陣狂風就可以吹得無影無蹤。財富積累時的原罪,也成了揮之不去的夢魘。恐懼和不安全感迫使他逐漸疏離政界,收斂光芒,低調行事。

積壓的焦慮最終從另一面呈現出來。他的家族有心血管病史,為了對抗遺傳疾病,他常年不停地找尋國內外最好的醫院和大夫,為此耗費了大量的心力。醫生說吸煙有害,幾十年的煙癮他一個禮拜就戒掉了。可以想見,他對健康的擔憂遠遠超過一般人。他為此解釋道:「我並非怕死,只是我的兒子尚小,萬一我走了,龐大的家業誰來打理啊?」其實醫生說過,他的身體並沒有他感覺的那樣壞,只是財富帶來的負荷促成了他太多的心理焦慮。

他多次和我談過他的壓力,以及由此帶來的無法控制的暴躁情緒,還給我看過他的朋友、另一位富翁邀請他一起去看心理門診的短信。不過財富帶來的自信讓他深信擁有比一般人都強的智商,可以自己解決心理問題。游泳成為他每日例行的紓壓方式,並且越是電閃雷鳴、狂風浪作的危險時刻,越是他逃離現實進入忘我的時候。最終他因為不聽勸告,在極端險惡的環境下游泳而命喪黃泉。

他的不幸是中國億萬富翁命運的一個縮影。在對死亡富翁的調查報告中有這樣一組驚人的數據:八年來,有72位億萬富翁非正常死亡,死亡率已經超過萬分之一點五,已經成了高危人群,僅次於最危險的職業——警察(死亡率萬分之三左右)。而他們的平均壽命也遠遠短於平常百姓。中國人的平均壽命已經超過七十歲,億萬富翁死亡的平均年齡卻只有四十八歲。而死亡原因不外乎:超負荷工作積勞成疾;心理壓力超過極限走向極端;他殺和意外;被處以極刑。

從報告中不難看到,他們窮其一生追尋財富,財富卻不但不能挽救回他們的生命,相反還成為了他們生命的負累。

富豪和階下囚一步之遙

另一些報道則指出,富翁們生存環境的嚴峻導致他們普遍的心理問題。有文章分析說,中共殘暴的政治制度——「打土豪分田地」,藉整治富豪沒收私產,使富翁們對財富與人身安全備感焦慮。社會上流傳著一種普遍的認識:有時,富豪和階下囚只是一步之遙。也有人調侃,中國的企業家不是在監獄,就是在通往監獄的路上。所以有人總結中國企業家群體當下的心態是:「不安全是中國企業家階層,甚至可以說是中國的精英階層最切身、也最難以言說的一種感受。」

前2年轟動一時的富翁們的「活人追悼會」為這種群體焦慮做了最好的註腳。7位商業巨擘策劃為自己開追悼會(其中就有溺亡富翁很密切的朋友),他們說:每活一天,就為自己淨掙24小時。專家們則對此解說道,這正好反映出他們群體的焦慮和迷茫,表明落入了中共設置的財富陷阱中的富翁們,急於擺脫夢魘,卻看不到生命存活的真正意義,更看不到出路的茫然。

綜合網上總結他們命運的話說,他們在「天堂」與地獄間踩鋼絲繩卻束手無策,因為送他們去「天堂」的是中共,送他們下地獄的同樣是中共。

但這些文章都沒有談到現在跟中共綁在一起所面臨的一個嚴重後果。那就是中共作惡多端,揹負八千萬中國人的血債,又犯下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已經被上天判了死刑,注定要被上天清算,與之為伍的都將為它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