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7日,湖北襄陽市交通局發生一名滴滴出租車司機喝農藥自殺事件,百餘名司機與家屬抬遺體遊行討說法,遭警察鎮壓。該名司機1月份被「釣魚執法」扣車,罰款2萬元,司機無力承受多次到交通局理論無果。

死者名叫肖志新,1月7日,肖志新在襄陽市火車站附近拉客時被運管人員逮住,隨後接到了罰款2萬元的處罰通知書。一位知情人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肖志新是被「釣魚執法」的,運管人員找社會上的人下單,他到火車站接人立即被扣。

因罰款過高無力承受,肖志新事發後不停地到交通局去討說法無果。他的姐姐向記者表示,2月7日中午,弟弟肖志新接到交通局官員的電話,說讓他到交通局來一趟,結果到了那裏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情,或許雙方有爭吵,家屬知道消息的時候肖已經被送到醫院。

姐姐表示,醫生稱肖志新送到醫院之前已經無生命體徵,家屬見到的是鼻孔流血的遺體。

知情人士則表示,肖志新在交通局理論時,突然拿出一個裝有敵敵畏的小瓶,喝了下去,在場的交通局官員還用手機拍照,是同行的司機打120送去市中醫院搶救,搶救無效死亡。

家屬當日中午開始在醫院一直等至傍晚都未見交通局的官員出現,氣憤的家屬和其他司機推著遺體,打著橫幅,在主幹道長征路上遊行示威,準備到交通局討說法。

「途中來了很多警察,把其他民眾全部驅散,光留我們家屬,五六個警察抬一個人,把家屬抬到警車上拉到派出所。在車裏,警察把窗簾一拉,對我們拳打腳踢。」姐姐說。五六名家屬被抓後直至晚上才釋放,肖志新的遺體被警方送到殯儀館。

知情人士透露,7日下午5時許,一百餘名司機與家屬一起推著遺體遊行,一度導致交通癱瘓。

知情人士稱,「我只是覺得襄陽運管太噁心,他說滴滴違法,那有本事處罰滴滴公司,讓它在襄陽關閉,把好好的一個謀生活的司機活活逼死。還有襄陽運管扣黑車,罰款是1萬元,如果找關係的5000元了事,滴滴司機卻是甚麼都別談,罰款2萬元,一分不能少,襄陽是一個四線小城市、月薪3000元的地方,2萬元罰款不就是要逼死人嗎?」

據了解,肖志新原是一名工人,因公司破產,以打零工為生,利用業餘時間開滴滴出租車。

家屬透露,事發後滴滴公司人員未露面,交通局的官員欲用錢私了。

去年12月1日,《襄陽市網絡預約出租車經營服務管理實施細則(試行)》出台,跑滴滴等網約車合法化,但是該《細則》對於出租車司機和車輛有多種限制,不符合要求的仍然被視為違法。

對此,當地民眾表示,滴滴打車於2015年引進襄陽,到現在已經兩年多時間,為甚麼在中國的很多一、二線城市都能合法,在襄陽這樣一個小城市裏久久不能合法化?

民眾還表示,襄陽不僅工資低,能給居民提供的工作崗位十分有限,滴滴打車解決了很多市民的就業問題,同時方便人出行,刺激了消費,也給同行業提供了競爭機遇,有利無害。

記者致電襄陽市交通局,但電話始終打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