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3月召開前,三中全會需要確定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的負責人提名,不過,至今海內外都沒有消息誰會接替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和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主管司法系統這兩職務。值此之際,官媒卻重炒習近平對賄選案發脾氣的事。外界關注,周強在十九大後還能走多遠。

據官媒報道,中共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已經在四川當選全國人大代表。按照慣例,最高檢檢察長任期不能超過兩屆,每屆五年,最多十年。而曹建明自2008年被選為檢察長後,已連任兩屆,因此今年「兩會」卸任應是必然。

曹建明卸任 徐顯明接班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認為,中共很可能仿照2008至2013年任最高法院院長王勝俊卸任後的安排,王卸任後,即出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如果曹建明涉周永康案的「罪行」已被放過,1955年出生的他在人大任職也是極有可能的。

媒體也報道說,曹建明會去人大擔任副委員長。

2017年3月曾有消息說,剛當選最高檢察院副檢察長的徐顯明可能接班曹建明。

徐顯明(1957年4月12日生),山東萊西人。法理學家,曾長期執教於山東大學。曾任第12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副秘書長,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辦公室專職副主任。現任最高檢察院副檢察長、檢察委員會委員。

習怒拍桌連發六問矛頭指向周強

值得關注的是,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名字雖在已公佈的省份的13屆全國人大代表的名單中出現,但其去年曾發生「落選十九大烏龍事件」,至今無官媒報道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當選十九大代表的消息。

而在此時,官媒卻重炒習近平對賄選案發脾氣的事。

2月1日,官媒《新京報》刊發的〈習近平曾連發六問的地級市,同時調整黨政一把手〉文章說,該市在2013年賄選案發。該文重新炒作《人民文摘》2014年發表的〈領導人拍案時刻〉一文中的一些細節。

文章說,在2014年1月14日的中紀委三次全會上,面對全體中紀委成員和各省紀委官員,習近平因衡陽賄選案連發六問,包括衡陽市委和市政府到哪兒去了?當地人大領導班子和領導幹部到哪兒去了?當地的紀委到哪兒去了?

該賄選案發生在2012年12月28日到2013年1月3日,當時衡陽市召開市人代會,527名市人大代表從93名指定代表中「選出」76名省級人大代表。

該案2013年12月29日被立案調查時,官方通告,該賄選案涉案金額達1.1億元人民幣,涉及56名省人大代表行賄,518名市人大代表受賄、人均受賄近20萬。該案被指是中共建政以來涉案金額和總人數均是空前的賄選大案,震驚中外。

2014年1月,500多名衡陽市人大代表的資格都被終止,重新「選舉」;時任衡陽市市委書記(後升職為湖南省政協副主席)的童名謙被「雙開」,並且進行立案調查;時任衡陽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的胡國初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但當時任湖南省委書記(至2013年3月)、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至2013年5月)的是周強,他在2013年3月開始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長。當時作為湖南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的周強沒有被處理,引起外界廣泛質疑。

時政評論員石實認為,現在官媒再次提起該案,或針對現在醜聞纏身的周強。按照中共官場的慣例,大官拿大頭,小官拿小部份。同時,遼寧賄選案也說明,時任遼寧省委書記、省人大主任王珉深度涉及賄選案。作為時任湖南省人大主任的周強,在選舉省人大代表時,他會放過這個撈錢的機會?

周強公開與習近平唱反調

與曹建明不同的是,雖然周強只做了一任最高法院院長,還有可能連任,但他五年來的表現已經證明,他並不勝任,口碑不佳,而且還曾與最高層唱反調。

《新紀元》2017年1月中旬曾報道,恰值習近平出訪瑞士之際,周強在出席全國高院院長座談會時稱,「要嚴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犯罪」及要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思潮,不能落入西方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等,央視還有周強批法輪功的言論。上述言論立即遭到各界的強烈譴責。

有分析指,這不僅與習近平所言的「依法治國」背道而馳,而且明顯是在給習近平挖坑,讓其出醜。

2017年2月,中共中紀委監察部網站曾發佈了18屆中共中央第11輪巡視的13家單位的反饋情況。中紀委針對最高法的表述是:「要突出黨組(黨委)和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巡視發現的問題表現在下面,根子在黨組」。「四個意識」需要進一步增強,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執行不夠嚴,等等。

而作為一把手的周強,無疑不僅缺乏政治意識、看齊意識,而且「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執行不夠嚴」。

周強很可能已經被查

1月14日,網絡上傳出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被立案審查消息的同時,還曝出十九大選出的6個中央委員會委員也正在接受調查。

周曉輝當時分析說,周強極有可能身在其中。一個佐證是1月15日最高法網站刊登了最高法院常務副院長、黨組副書記沈德詠的發言稿〈履行好人民司法事業的時代使命〉,該文最初發表在《人民日報》上。其發言核心內容是傳達習近平在「學習十九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的講話」以及司法機關如何貫徹。

而通常傳達習近平講話的應該是各單位黨委書記和一把手,比如最高檢是檢察長曹建明,中宣部是部長黃坤明等。而最高法院則由二把手取而代之,釋放出了不同尋常的信號。

二是,中共十九大分組討論習近平的報告時,周強在所在的上海小組討論時受到了冷遇。按照官場排名,周強應排在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市長應勇中間。但韓正講完後,鏡頭立即切換到應勇;同時10分鐘的講話中,韓正佔了5分多鐘,應勇佔了近5分鐘,而周強和其他人每人只有幾秒鐘,感覺就是一帶而過。

看來,周強已處於「高危」狀態,前途堪憂。此後,雖然周強一再露面,並在講話中提及「習思想」,但作戲成份大於實質。因為根據中共《法官法》,最高法院院長的選舉和罷免是由全國人大表決的,因此或許可以這樣推斷,至少在「兩會」召開,周強作完最高法院報告前,都還會暫時安然無恙。

1月14日,網絡上傳出范長龍(後)被立案審查消息的同時,還曝出十九大選出的6個中央委員會委員也正在接受調查。有分析認為,周強(前)極有可能身在其中。圖攝於2016年中共兩會。(Getty Images)
1月14日,網絡上傳出范長龍(後)被立案審查消息的同時,還曝出十九大選出的6個中央委員會委員也正在接受調查。有分析認為,周強(前)極有可能身在其中。圖攝於2016年中共兩會。(Getty Images)

中共「兩高」未來人選

如果中共「兩高」主官都將易人,誰將接替呢?由於中共政治的不透明性,目前尚不明朗,一種是空降,一種是內部提拔,這兩種方式此前都有先例。

《新紀元》周刊在2017年9月21日出街銷售的雜誌封面故事中,報道了〈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惡跡斑斑 將被算總帳〉,文中分析指「最高院入選十九大代表的一個是最高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一個是副院長江必新」。2018年1月25日,沈德詠已當選全國政協委員,其出任最高法院院長的可能性完全被排除。因此,如果從法院系統內部選拔,現任最高法院副院長、僅次於沈德詠的曾主辦天津市長黃興國案的江必新,將是可能的人選之一。

江必新(1956年9月生),湖北枝江人,法學博士。曾任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二級大法官。從官方簡歷來看,他2007年12月起擔任最高法院副院長;但2016年12月,卻降級任最高法院第三巡迴法庭庭長。不知是他得罪了周強,還是別的甚麼原因。

如今年齡適中的一級大法官,除了沈德詠,還有張軍、劉季幸。

張軍(1956年10月生),山東博興人。第19屆中央委員。曾任司法部副部長,最高法院副院長,第18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正部長級)。現任司法部長。

劉季幸(1955年2月生),江蘇靖江人。中將軍階。2011年8月26日,任正軍級軍事法院院長。

目前來看,張軍被王岐山和習近平信任,接替周強的可能性比較大,但也有可能從省級法院院長中提拔人。

至於1960年出生、尚未到退休年齡的周強會去哪裏呢?雖然他當選了19屆中央委員,但這未必意味著進了保險箱。他很可能從最高法院院長退到人大等閒職後,再被查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