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教師和學生都呼天搶地的要求取消TSA,說出了這場教育當局一手造成的教育大災難的禍害,道明瞭這個所謂「考核和分析學生能力」的測試所衍生的惡果,亦揭穿了號稱「能回饋學校的學與教」其實是把學校分類並標籤為「弱校」的謊言,擾攘至今天,教育局居然還稱要討論要分析還欲於今年續推換湯不換藥的小三BCA,究竟特區政府官員吃錯了甚麼藥?由特首至三司,由各決策局的局長至甚麼正副秘書,都是滿口謊言、自以為是、不解民情的官員?

任何教育政策最重要的考慮一定以學生的福祉為首。香港的「精英教育」大前提永遠是把「山羊群的綿羊篩選出來」,英語稱sort out the sheep from the goats. 這句習語也記載於《新約聖經》馬太福音論審判的日子那些章節:「當人子在他榮耀裏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於是,王要向那右邊的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王又要向那左邊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人,離開我,進入那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裏去!」(馬太福音25:31-41)

把「山羊群的綿羊篩選出來」本是末日審判時神的工作,今天教育局局長在學生八歲時便要做這項偉大工程?官員們當然說得動聽:「這考核是為學生好呀!能驗出學生的弱項,然後「回饋學校」通知教師從而改善教學。」理解教學專業的都知道這根本就是屁話!每位專業教師都有專業知識訂定教學目的、策略、檢討和改良方法,又何須教育局干預?一個要依賴外界的數據才能改善自己的教學效能的教師,能稱得上是專業教師嗎?連自己學生的強項和弱項也不能知悉的,這位教師便等同不能辨出病人病情的醫生、等同不能作出正確裁決的法官、等同不能察覺社會病況從而改善的官員。這是何等荒謬絕倫!

不過,特區荒謬絕倫的政策和官員又豈是教育局獨有。但是,直接害死學生的政策和官員就必須立即撤回和撤走!年輕學生的輕生數目有增無減,已有研究指出最大原因都與學習壓力有關。普通常識也可告訴我們,年輕人在學校的生活佔去了大部份時間,學校生活快樂與否一定主宰了他們的心態,若學習帶來的各種壓力令他們如困愁城,沒有出路、沒有前景,只須一宗突發事件帶來挫折,便會萌生「一去了之」的念頭,再找不到傾訴對象,悲劇便會發生。

被篩選成為「山羊」的學生就一生背著「失敗者」(loser)的標籤,被教育局驗出有過多「山羊」的學校便惶惶終日,擔心何日被「殺校」。被篩選成為綿羊的也沒有好日子過,要在「校內精英」群中突圍而出,成為「社會精英」,談何容易?看看現今的「社會精英」,一群壞份子、一堆臭垃圾,把社會撕裂、把資源向權貴巨賈傾斜,管你們年輕人生與死。年輕人難道真有出路嗎?

出路當然有!教育界千瘡百孔,為篩選山羊的考試制度作為主調的學習模式必須改革,首先從撤回BCA開始吧!執迷不悟、置學生死活不理的教育官員,還是退下來,讓真正關心學生的專業教師可以專業自主的教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