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兩個多月來,菲律賓政府頻出重拳,大力剿滅該國共產黨武裝勢力,收效顯著。近日,菲律賓警方先後逮捕了三名菲共的高級幹部和財務官。今年1月,有326名分佈在各地的新人民軍投降。2月7日,在南部波吉農省(Bukidnon)的一座小鎮,又有130名新人民軍及支持者集體投降,並繳出槍械。

集體投降事件意義重大。它不同於官方緝拿,而是棄暗投明的主動決斷。投降的菲共成員向政府宣誓效忠,焚燒了新人民軍的旗幟,因而受到歡迎。據報道,前叛軍成員將獲得與總統共享茶點的招待,政府還會做出專門的安排,以協助他們回歸主流社會,重返正常生活。

菲共控制的數千名成員,多年來燒殺搶掠,危害本族同胞,因此不見容於政府和社會,成為「國家公敵」。他們沒有合法的身份、缺乏謀生技能、居無定所,還被定為恐怖份子,在被追捕中度日。這種生活,是跟隨邪惡的後果。如今,當他們與過去決裂,走出叢林,看到外面的世界時,就會認清之前的錯誤選擇,定能展開踏實的新生。

菲共成員只有區區數千人,目前幾百人的集體逆轉行為,對於殘餘的共黨分子,肯定會造成強力的衝擊。菲共大勢以去,面臨徹底潰敗。

菲國的滅共行動,發生在全球去共化的大背景下,其成果鼓舞人心,釋放出重要的警示信號。那些還在死扛馬列旗幟的政權和個體,都應該審時度勢,切勿再執迷不悟。

事實上,類似的警訊和啟示已有很多。上個世紀的蘇東劇變,觸發了共產黨解體的骨牌效應。歐洲多個前共產黨國家和平轉型,意大利共產黨、荷蘭共產黨、英國共產黨、芬蘭共產黨等紛紛放棄共產意識形態或改組或解散。此外,西班牙共產黨、法國共產黨也都發生混亂,日漸式微,面臨消亡。

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俄羅斯、東歐、中亞等地數以千計的列寧像和其它共黨人物的雕像紛紛被推倒、損毀和移位。在一部份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及一部份前華沙公約國家,法律明確規定:公開展示錘子和鐮刀及其它象徵共產主義的標誌(如紅星)被定為刑事犯罪。烏克蘭和波蘭都通過立法,禁止宣傳共產主義思想。

上世紀60年代末,一些法國知識份子公開承認:共產主義實驗是「絕對災難性的失敗」。自由國家視共產黨為洪水猛獸,共產黨的稱號被視為與「恐怖」對等。在美國,共產主義者不敢沿用此名,打出「進步主義者」等招牌以掩人耳目。因為事實證明,共產主義學說令人心邪變、魔變,搞亂社會、拖垮經濟、破壞傳統道德,害人無數。共產黨的存在,是對人類文明與和平的最大威脅。

今天,中共仍在控制著世界上的一個大國,壓制著十幾億國民的自由。中共營造繁榮假相,對內欺騙加鎮壓,同時在海外大舉滲透,極盡所能地企圖延緩崩潰的結局。中共造下的纍纍罪惡,註定其必然滅亡。表面的光鮮、口號、暴力都改變不了內在的潰爛。它是一艘正在快速下沉的大船,棄船便是自救。

菲共成員集體投降一事,是一個積極的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