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之後,新一屆的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名單公佈,有若干個紅後代(官後代)的「閃亮」名字不見了,包括李小林(李先念之女)、李小琳(李鵬之女)、朱和平(朱德之孫)、萬季飛(萬里之子)、陳知庶(陳賡之子)、鄧楠(鄧小平之女)、賀平(鄧小平女婿)、陳元(陳雲之子)、朱燕來(朱鎔基之女)、毛新宇(毛澤東之孫)、劉源(劉少奇之子)、劉曉江(胡耀邦女婿)、張海陽(張震之子)、孟學農(姚依林女婿)等。

這些人的離去,對媒體有兩個損失,一個是少了些報道「趣點」,比如喜歡招搖過市的李小琳和胖態可掬、說話漫無邊際的毛新宇。另一個,是不再可通過這些人得到特別的放風。比如劉源就曾就打大老虎做過某些「暗示」。

因為人大、政協的「舉手機器」功能,儘管這些人身份有點特殊,但對現當權者而言,他們多少都是留下做擺設不加分,剔除或許更省心。紅後代、官後代結伙相繼而去,這很難說其中就沒有刻意的安排。

雖說剩下的紅後代(官後代)數量不多,但至少還有兩個大人物留下來了。一個是政界的王岐山(姚依林女婿),他當選了新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外界預計他會出任國家副主席(他的連襟孟學農則出局)。另一個,就是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張宗遜之子)。

習近平上臺後,大致經歷了兩個階段。

前一個階段,立足未穩時,猛掃平民出身的貪官,其中的最大者是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之流。新提拔上來的習家軍,大部分也是平民子弟。紅後代中,除了小部分獲得加官進爵(如馮丹宇)外,大多處於「保值」狀態。

後一個階段,就是大權在握時,清退部分「市值下滑」的紅後代,開始著手處理「市值居高不下」、總坐在對岸不下來的紅後代(如吳小暉),同時也與有特殊協作關係的紅後代(如王岐山)繼續聯手。這個階段大致啟始於十九大之後。

劉源退役、薄熙來倒臺之後,與這兩人處於同一條起跑線(父輩代別和份量接近,本人又從基層做起)的紅二代就只剩下習近平一人。而且「紅階」低於習的「紅姑爺」王岐山,無論人脈和手腕都壓人一頭,按理說,習王聯手,應該難有擋車者。不過,事情並非如此樂觀。

因為在「假紅後代」和退休紅後代中,習王有兩個最大的對頭,前者是被稱為「二奸二假」的江澤民,後者則是太子黨中的頭面人物曾慶紅(曾山之子)。

習王vs江曾,一直是十八大以來所有大戲的幕後註腳。

從習、王、曾都具備紅色印記、江是披著紅印羊皮的狼來說,這場左右中國未來命運的最後對決,就很有點紅後代捉對廝殺的味道。

歷史是個有趣的循環,最終促成共產邪靈滅亡的,說不定就是邪靈自己下的若干紅皮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