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官媒高調批網絡水軍,讓人聯想到具有官方色彩的「五毛黨」。輿情分析員表示,中共是製造網絡水軍的最大來源,所以現在這種網絡打黑,它不會針對五毛黨,打的只是異己,但必須「師出有名」,所以會有這類說法,僅此而已。

2月6日,最高檢所屬《檢察日報》等媒體猛批網絡水軍,稱「『網絡水軍』是少數人操縱一場又一場網絡鬧劇的工具。錢是推動這個工具轉起來的動力。」「結果是讓原本有序的網絡環境變得烏煙瘴氣。」甚至還警告「網絡水軍」再不收手將受法律制裁。

據報道,從去年開始,中共公安部開始打擊「網絡水軍」。去年5月至今共破獲四十多宗案件,逮捕兩百多人,涉案金額高達上億人民幣。

但當局指責網絡水軍「侵蝕網絡正能量、破壞網絡正常生態」的同時,讓外界聯想到的卻是中共官方培植的大量網絡水軍「五毛黨」,有港媒評論文章指當局的做法是「只許五毛唱好 不許水軍造謠」。

曾在人民網湖北分社工作,也是「網絡輿情分析師」的吳君梅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平常所說的網絡水軍有官方的,網評員「五毛」就是官方的,但他們現在想打擊的是社會上的非官方的、商業行為的,而不是打擊他們指揮下的網絡水軍「五毛」。

吳君梅表示,相對於商業上的,其實「大量的網絡水軍隸屬於每個地方的宣傳部門,比如省委宣傳部門、市委宣傳部門、區委宣傳部門等。他們冒充群眾的聲音把一些真實的聲音和真實的情況淹沒掉,或者他們想做某種引導,就利用大量的評論員重複灌水去發表評論,製造成普通民眾輿論的聲音,實際上是有目的、有組織的、帶任務的」。

她透露,網絡水軍一部份人員是專職的,大部份人是有其它職業的,比如他本身是宣傳部門的工作人員,或是區委的宣傳口的工作人員,或者在校老師、大學生等。

此前網絡上流傳的監獄內犯人開大會培訓網絡評論員,吳君梅表示這是屬於政法系統的。「在國內來說每一個機構都有宣傳口,包括公安、法院也有一條線專門管宣傳的,甚至是很平常的安檢部門、質檢部門都有宣傳口。其實宣傳工作是做得最前面的。」

中國民間抗暴風起雲湧,重大事故頻發,為掩蓋真相,中共大量僱用和訓練網絡特務、五毛黨在互聯網上發送假消息和假圖片,靠造假欺騙民眾,支撐政權。圖為中國一縣城的網特培訓班。(網絡圖片)
中國民間抗暴風起雲湧,重大事故頻發,為掩蓋真相,中共大量僱用和訓練網絡特務、五毛黨在互聯網上發送假消息和假圖片,靠造假欺騙民眾,支撐政權。圖為中國一縣城的網特培訓班。(網絡圖片)

她還表示,中共黨媒人民網培訓的網絡輿情分析師,比網絡水軍要高級,是專門解決問題,指導地方部門來指揮網絡水軍的工作。

吳君梅稱,「比如地方上發生重大的輿情後,他們就會要求人民網的輿情分析師幫他們解決問題,幫他們制定一個策略後,然後安排五毛和水軍去執行。因此網絡水軍或五毛是最前線的、最底層的,而網絡輿情分析師是做戰略指導的。」

她認為,中共官方打擊網絡水軍的根本目的是不能出現不同的聲音,肅清那些引導對政治、經濟等不利的信息。所以現在這種網絡打黒,實際上中共自己是最大的黑。但它不會打自己,打的是異己,但必須師出有名,所以它會有很多的說法,僅此而已。

她還表示,國家有一個網信辦,地方也有網信辦,專門對網絡信息進行管理,每個地方都有大量的監控系統,對他們而言,發現了違規的人或敏感言論的人,他們就會懲處誰。

同時,政府的宣傳口又跟公安直接掛鉤。「網信辦中的網警有兩條線,一條屬於宣傳部門,一條屬於公安部門,這些網絡警察在網上執法,他們有絕對的執法權。」

她強調,政府才是真正產生大量的兼職和專職的網絡水軍的來源。就像很多人說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黑幫、黑社會。

對於中共官方強調的網絡上的虛假消息,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跟央視、新華社等官媒很多虛假的消息有關,跟網絡的水軍、五毛沒有多大關係。

他說:「中國的信息很成問題,原因是有防火牆,只有一種信息是可以告訴你的,不同於他們的信息是無法流通的,就是這麼回事。不是網絡告訴你假象,而是防火牆、是信息無法在網絡上自由流通,使得人們無法拿到充份的信息、無法比較、無比辨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