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法國、英國首腦先後訪問中國。但是兩項研究建議,歐洲最好對中共保持一定程度的警惕。有學者認為,歐洲領袖似乎很願意忽略中共的專制野心。

《華盛頓郵報》早前引述由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Berliner Global Public Policy Institute)和墨卡托中國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資助的一項研究報告,指「歐盟及其鄰國的政治精英們開始擁抱中共的言辭和利益,包括那些跟國家利益或歐洲利益牴觸的東西。」去年12月歐洲外國關係委員會發佈的一份報告也做出類似的結論。

在星期一發佈的報告中,五名研究者檢視了中共用來影響歐洲政治的多個隱蔽或公開的方式,比如對東歐和南歐的基礎設施投資。在中共改善跟挪威貿易關係的同時,挪威放棄了對其人權批評。中共也通過在著名媒體登出廣告,在歐洲宣傳其理念。

跟俄羅斯的做法相反,中共對歐洲施加影響力主要是通過「瞄準台上政客」、學者和記者。中共人員在會議上、招待會或私下會晤中進行活躍的公關。研究者說,由於中國在全球經濟地位上升,「中共對於歐洲價值觀和利益構成(比俄羅斯)更大的長期挑戰」。

這份研究認為,中共追求一系列目標,包括將其描繪成一個榜樣、可以成為西方自由民主社會的替代品。中共也試圖勸說歐洲支持中共的利益,比如承認中共在南海的領土主張。

在今年1月,法國《世界報》指控中共藉給非洲聯盟修建總部大樓的機會,在其電腦網絡上增建「後門」,偷窺非洲聯盟的通訊。

歐洲外國關係委員會去年12月發佈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共向歐洲提供的事物類似於向非洲等發展中國家提供的:一系列讓受援國彼此競爭的項目、商業利率的貸款。就像非洲國家一樣,歐洲國家、特別是南歐和東歐國家,似乎掉入一個陷阱,其最終的受益者是中共。

「中共在跟歐盟的關係當中『挑三揀四』,專注於它的直接利益,在提案中常常忽略歐盟的規範。」歐洲外國關係委員會的報告指,中共的交易專注於歐洲的外圍而不是歐盟整體。「中共跟中歐和東歐國家召開自己的所謂的16+1的峰會。它抓住歐元危機的機會,大規模接管南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