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您訂閱關注每天兩集的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因為懷疑受到中共的打壓,倍受關注的香港「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在上個月底,被12名美國國會參眾議員,向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聯名提名,推薦「雙學三子」為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

現在關於他們的公民廣場案也有了最終結果,2月6日,香港終審法院裁定維持原判,也就是說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不用重返監獄了,三人被立即釋放。這個最終裁定讓香港司法保留了一點尊嚴。

「雙學三子」案之所以受到國際關注,是因為這裏面存在著香港政府對政敵迫害的指控。那麼這個「雙學三子案」的來龍去脈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我們知道2014年,中共人大推出一個831決議,大概意思是香港特別行政區長官應該直接由北京任命,根本不需要通過「當地」「選舉」或「協商產生」,也就是說剝奪了香港人的選舉權利。

香港一直是江派的勢力在掌控。當時有很多分析人士指出,江派頭面人物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推出這個831決議,就是在江澤民、曾慶紅的授意下攪渾水,給習近平當局製造麻煩,想搞亂香港來挑戰習近平。所以我們看到,香港經常會有一些江派背景的團體和個人,時不時地出來搞點事。

香港的司法系統是英國殖民統治的遺產,一向是最受重視的制度之一。香港法官不僅繼承了英國法院的假髮和長袍,還繼承了公正和獨立的判例法傳統。也正是因為對法治的信心,香港才能夠獨樹一幟,成為亞洲運行得最好的城市之一,成了和紐約、倫敦比肩的全球金融中心。

中共在收回香港的時候,曾做出過「一國兩制」的承諾,實行「三權分立」,讓香港獨立於大陸威權之外,可以實行自治。而自治的根本,說到底就是法院系統,司法獨立運行,不受政府的影響。

中共人大剝奪了香港人的權利,享受民主自由的香港人當然會爭取權利,所以在2014年9月26日,香港民眾發起了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在其中起著主導作用,但被裁定非法集結等罪名。在2016年已經做出了判決,判處三人社會服務及緩刑。

但香港律政司認為判得太輕了,要求法庭對他們即時收監並加刑。8月17日,三人被改判監禁6至8個月不等,即時收監。隨後三人不服提出終極上訴,這就是這個事情的大概情況。

這種判決,在民主人士看來,是中共向香港法院施壓的標誌,也是香港的法治倒退。無論是在香港還是海外,這個判決都在動搖著對法院的信心。人們把「雙學三子」看成是香港被中共統治下的第一批政治良心犯。黃之鋒在終審裁決表示,無論最終裁定的結果甚麼樣,香港的高度自治都正在受到威脅。

事實也的確如此,我們看到在去年,在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指數中的司法獨立排名,香港從一年前的第8名,已經滑落到了第13名。香港的司法制度是判例法制度,已經存在了近一百八十年。但中共人大的釋法,使香港的司法獨立受到了嚴重侵蝕,也讓人們開始擔心香港的法官任命。很多人認為,香港政府對中共不斷加大的影響越來越順從和畏懼,法院面臨著能否保護自由的一個考驗。

過去香港的法官是由香港行政長官根據律政司司長、現任法官、律師和公眾成員組成的小組提供的建議來任命的。從殖民時代開始,一直沒有出現過行政長官否決提議的情況。但是據香港媒體報導,在2010年決定任命馬道立為首席大法官時,還是徵詢了中共的意見。

有分析認為,即使現在「雙學三子」案維持原判,也是經過中共同意,才做出這樣的決定。因為中共領導人曾表示,雖然香港擁有高度自治,但是北京(中共)對香港擁有最高權力,不會容忍對其權力的任何挑戰。

《紐約時報》引述有關法律專家的話表示,就算是香港法院保持獨立,中共還是有其它的手段能夠施加影響的。近幾年中共人大已經使用這種權力做出了幾個備受爭議的裁定,甚至有人警告,中共正在尋找新的方式,削弱香港的司法系統。其中一個計劃就是,允許中共的邊檢控制一座連接香港和其它地區的新火車站部分區域,這會創造一個中共把香港法院排除在外的灘頭陣地。

香港大學法律系講師張達明指出,因為中共不能決定法官如何裁決,所以司法系統是過去對中共權力的唯一限制。中共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奪走香港法院的審查權力,這非常可怕。

過去香港的法官是由香港行政長官根據律政司司長、現任法官、律師和公眾成員組成的小組提供的建議來任命的。從殖民時代開始,一直沒有出現過行政長官否決提議的情況。但是據香港媒體報導,在2010年決定任命馬道立為首席大法官時,還是徵詢了中共的意見。

有分析認為,即使現在「雙學三子」案維持原判,也是經過中共同意,才做出這樣的決定。因為中共領導人曾表示,雖然香港擁有高度自治,但是北京(中共)對香港擁有最高權力,不會容忍對其權力的任何挑戰。

《紐約時報》引述有關法律專家的話表示,就算是香港法院保持獨立,中共還是有其它的手段能夠施加影響的。近幾年中共人大已經使用這種權力做出了幾個備受爭議的裁定,甚至有人警告,中共正在尋找新的方式,削弱香港的司法系統。其中一個計劃就是,允許中共的邊檢控制一座連接香港和其它地區的新火車站部分區域,這會創造一個中共把香港法院排除在外的灘頭陣地。

香港大學法律系講師張達明指出,因為中共不能決定法官如何裁決,所以司法系統是過去對中共權力的唯一限制。中共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奪走香港法院的審查權力,這非常可怕。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