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自詡是「無神論者」,但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的「老虎」中,至少有23人信風水,甚至一些人壞事幹絕的情況下,還企圖以此來逃脫應有的處罰。

2月5日,中共遼寧省前副省長劉強被「雙開」,官方通報稱,他拉票賄選、長期賣官鬻爵、搞權色交易、對抗審查等罪名外,還說他「搞迷信活動」。

據《北京日報》微信公號「長安街知事」統計,中共十八大以來當局通報中被明確點名「搞迷信」的中管官員至少有17人,他們分別是:劉強、何挺、項俊波、王三運、魏民洲、王銀成、陳旭、陳樹隆、黃興國、張越、王保安、盧子躍、劉志庚、龔清概、白雪山、鄧崎琳、李春城。

報道還稱,周永康、孫政才、周本順、劉志軍、朱明國、陽寶華、陳安眾等「老虎」也都被報道有過同樣的行為,其中正國級的落馬大老虎周永康「搞迷信」最誇張。

文章披露,所謂的「新疆三大仙」之一的曹永正曾專門為周永康服務。為了感謝曹永正,周永康多次叮囑時任中石油總裁蔣潔敏,要他關照、支持曹的生意,並稱曹是他「最信任的人」。周永康還曾向曹永正洩漏中共「國家秘密罪」,讓曹看了5份絕密級文件、1份機密級文件。

上世紀90年代,時任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副總經理的周永康,曾請一老和尚看相,老和尚稱其面相是好的,但做官之後,到目前都是副職,是祖墳有問題。為此,周永康數次打電話,叮囑弟弟修祖墳,後來又在無錫當地請了一名老和尚做法事。

但到2009年秋天,已經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其家祖墳突然發現被人挖了洞,該事件不僅驚動了無錫警方,而且江蘇省公安廳、上海公安局,乃至中共公安部如臨大敵,他們動用警力偵破,但結果無人知曉。

周永康的「四川幫」要員、前中共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被官方通報「濫用職權進行封建迷信活動」,給中共財政資金造成巨額損失。

據報,李春城聽信風水先生之言,將其祖墳從東北遷往成都的都江堰,聘請風水先生做道場等,耗資約千萬元,其中四川商人鄧鴻為其出資約300萬元。成都市新天府廣場工程將開工時,李春城認為「太極方案能給他帶來好運勢」,便推翻原全球招標法國設計師形成的方案,選用「太極八卦圖」等。另外,出家人和風水師經常出入他的辦公室。

天津市前代書記、市長黃興國,為了去掉「代理」二字,也問過風水。黃自己披露,他聽信風水先生之言,把天津市政府大院西、北的門給封上了,以便「聚氣」;把天津迎賓館門前的景觀石換成「圓滑的」,因為「那個是尖的,有點兒凶的感覺」。

被指是江澤民的「國師」的王林,更是與眾多江派高官有聯繫。他除與江澤民的妹妹江澤玲、江派大員吳官正、賈慶林、錢其琛等人有合照,而且還給江派眾多大員多有「指點」。

王林曾對劉志軍說:「幫你在辦公室弄一塊靠山石,保證你一輩子不倒。」

中共廣東省原政協主席朱明國,在海南任職期間曾被人舉報,於是他向王林求救,王林是在地下室連續「作法」兩天兩夜。朱明國順利脫險後,曾專程去機場感謝王林,當眾下跪。

另外,中共官員感到前景不妙時,也常常會向「鬼神」求救,以求不被調查。

陝西省西安市前書記魏民洲被約談後,曾聽從「高人」指點在自家門前栽種了大量竹子,希望通過竹子的諧音「阻止」來躲避落馬的命運。

中共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被「雙規」時,據網上披露,辦案人員從他的褲兜裏搜出一塊小桃木,谷企圖以「桃」代「逃」改運。

據港媒披露,2001年,江澤民自知作惡多端,欠下太多血債,為求地藏王菩薩的保佑,不僅拜地藏王菩薩,還通過其夫人從北京的一位居士家借來一部《地藏經》,親筆抄了一遍。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官員的迷信,不是真正的迷信,他們只是想通過求助鬼神,保佑他們貪腐錢財後能平安,他們根本不是真正的佛教、道教的信徒;如果他們真信神佛,他們就知道「善惡有報」的道理,他們也就不會作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