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樹葉在凋零之前,必定先換上鮮明的色彩,同樣地,秋天海面上的磷光,也昭示著冬天即將到來。鞭毛藻和其他微藻在經歷短暫的繁殖新生之後,開始逐漸削減,最後只剩下寥寥無幾,蝦、橈足類動物、箭蟲和櫛水母也是如此。海底動物的幼體早已發育成熟,各自迎向自己的未來,就連來回游動的魚群也離開海表,遷移到較溫暖的低緯度區,或在大陸棚邊緣的平靜深海中,找到同樣溫暖的住處,然後這些魚類會開始進入半冬眠狀態,渡過數個月漫漫的寒冬。

這時候的海面成了冬天凜冽寒風的玩物,陣陣強風激起巨浪,冬風從浪頭呼嘯而過,激盪著海水四處飛濺,形成許多泡沫,似乎生命永遠不會再回到這片區域。

作家康拉德在《海之鏡》一書中,曾描述冬天海面的情景:

廣大的海面全是灰濛濛一片,寒風吹亂了浪花,海面上佈滿泡沫,隨波上下起伏,就像是糾結的白髮。狂風陣陣的大海,因而顯得蒼老、黯淡、陰鬱、毫無光明,彷彿大海是誕生在沒有光亮的時候。

但即使是灰暗蒼涼的冬天海洋,也仍然存在著希望。我們知道陸地上冬天一片蕭條的情景其實是假象,只要仔細觀察樹木光裸的枝幹,雖然看不到一絲綠意,但卻會看到葉芽埋藏在每根枝幹裏,在一層層隔絕交疊的樹皮之下,安然隱藏著春天的盎然綠意。如果你從樹幹上剝下一片粗糙的樹皮仔細看,會發現裏頭藏有冬眠的昆蟲,如果撥開積雪挖開土壤,會發現許多蚱蜢卵,這些卵會孵化出下一季夏天的蚱蜢。除此之外,你也會發現許多冬眠的種子,這些種子將來會長成小草、芳草和橡樹。(──節錄自《大藍海洋》/柿子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