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大律師梁家傑歡迎終院判決,但認為終院確立上訴庭對公眾集會遊行使用暴力的判刑指引,對日後參與公眾示威遊行人士有影響:「若將來在公眾集會或遊行使用暴力的話,根據現在終院確立上訴庭的判刑指引,有可能會被判監禁,而且可能會是一個不輕的刑期。」 梁家傑指,上次上訴庭法官在判詞中提到有關何謂「非暴力」:「如果參與衝刺或擠壓的人比防守的人多,那麼前者為後者所帶來的人身安全威脅也是真實和不能低估的。認為不動手打人便是『非暴力』,並不成立。」他認為這種論調很荒謬,但很可惜終院今次沒有就此觀點下意見。他舉例若市民遇到像警司朱經緯用警棍打市民,市民用手抵擋是否構成暴力?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也認為,終院確定上訴庭的判刑指引,但對於案件「暴力」程度,「究竟有關行為的暴力程度是多少,終院沒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他指若將來有類似行為則似乎法官是否界定為暴力,當中又包括很多因素,所以未完全清晰。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回覆傳媒查詢時表示,雖然終院接納三人上訴,但同時肯定了上訴庭判刑原則,即日後再有同類案件,涉及暴力行為和大規模非法集會,公民抗命作為求情理據的分量有限,參與者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被判處即時監禁。 

政界憂收窄遊行集會自由

對終審法院判雙學三子上訴得直,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對結果表示歡迎,但認為判決並無令民主運動的前路更光明。他指,終院認同上訴庭所訂立的新判刑指引,日後的公民抗命涉及暴力元素時,法庭就會參考上訴庭新訂立的判刑指引。他認為,此舉令市民將來發起公民抗命時,更加步步為營,令抗爭成本增加,抗命更難以達到目的。他對此感到極度憂慮。

楊岳橋強調,公民廣場案是源於當日青年學生及香港市民爭取真普選的抗爭運動,今次判決令港人爭取真普選之路仍是挑戰重重。他呼籲北京及香港政府必須聆聽民意,社會的矛盾才有機會真正獲得化解。

民主黨議員涂謹申認為今次終院是技術性判決,終院確立新的判刑指引不適用於之前的行為是技術上再次肯定過往的判案原則。但判決同時確立了上訴庭較嚴厲的量刑指引,令日後對港人參與抗議示威的檢控,政府或律政司變相擁有更大的權力,為日後香港的遊行集會活動帶來更多限制。

他呼籲特首和律政司更需要有智慧把關,適當運用權力,否則香港的自由肯定受是次判決結果而被收緊。

料往後法庭判刑更嚴苛

民陣認為,終審法院肯定上訴庭就此案件頒下的新指引,即意味往後法庭就社會運動的案件判刑可能更見嚴苛:「集會示威自由空間將會更為收窄,但暴力界線難以界定,衝突孤掌難鳴,過去衝突往往由政府或警隊與示威人士對立引致,但新指引是社會運動的參與者負上全責。」

民陣強調,公民抗命往往源於政權專霸不民主,參與者用個人自由作為代價,是迫不得已的:「過去兩年,議會被削權,議員、參選人資格被DQ(取消資格),議會為民發聲之職能遭受重挫;法庭亦將以阻嚇方式嚴厲對待示威者。前路雖然難行,但相信如香港是根,值得堅守捍衛的話,市民不會放棄爭取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