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6日,大陸媒體報道了中共官媒央視的一段抓捕假將軍上官鳳笠時的一段視頻。在視頻中,冒充國務院參事和軍隊將軍的上官鳳笠,理直氣壯地質問辦案人員「你算老幾」?

2017年6月23日,國務院參事室發表聲明稱,近期,一個名叫「上官鳳笠」的人自稱國務院參事、將軍,牽頭組織「幸福大中華」,聲稱該組織「接受國務院直管,現面向全國招收18歲至65歲會員」,向申請加入者收取「會費」。

2017年9月,中央軍委政法委保衛局和公安部刑偵局、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對上官鳳笠實施了抓捕。官方播出的就是抓捕時的視頻,並在文章中評論稱其「入戲太深」。

案情本身其實並不複雜。上官鳳笠,原名李鴻生,四川廣元人。他曾於上世紀80年代中期參軍入伍,1990年進入昆明陸軍學院指揮系學習,1992年7月畢業,分配至西藏軍區駐日喀則某部隊。1998年因冒充高級軍官詐騙「出問題」,之後復員回到地方自謀生路。之後的李鴻生,改名換姓,並以開展「中國沙漠建設(志願者)兵團」和「幸福大中華計劃」相關活動為由行走各地,為企業站台授牌。

假冒中共高官行騙的案例,在中國數不勝數。比如2013年曝光的「趙錫永事件」,一個叫趙錫永的人冒充國務院研究室司長、副部長級巡視員身份,四處考察,致雲南湖南多地官員上當。

冒充政府官員行騙,相對於中國大陸,在西方國家就比較少見。主要原因則是,在西方民主國家,官員的權力實在有限,民眾也不太把官員當回事。相反,在中共治下,官員則有著巨大的特權。

上官鳳笠通常現身於兩類場合,一類是企業慶典和論壇,他作為尊貴嘉賓,需要上台致辭,給企業授牌,落座第一排或主席台,大合照總是站在正中心的C位⋯⋯另一類是到各地各企業進行視察,一群人陪同,他「代表組織」給企業或機構授牌。比如,某些報道中這樣形容他: 這位「首長」身材高大,膚色黝黑,發福有了肚腩,總是掛著憨厚的笑容,除了愛穿軍裝出席活動外,他還有挺肚子叉腰的習慣動作,派頭十足。

可以看出,冒充國務院參事和將軍的上官鳳笠,其做派與中共真正的官員並沒有太大的區別,也正因為像,才能成功行騙。也只有深深入戲,才能成功表演。

從這個角度來說,所有擁有特權的中共各級官員,基本上每天做著與上官鳳笠同樣的事情。官員們坐在高高的主席台上,頻繁出席各種公開活動,說著言不由衷的官場廢話和假話,受到下級和「歡迎群眾」眾星捧月般的「擁戴」⋯⋯這一切何嘗又不是在演戲?

可惜又可悲的是,很多中共官員也同樣是「入戲太深」,忘了眾人的獻媚和尊重,也是因為其所在的官位和手中擁有的特權,一旦脫去這身官皮,在民眾眼中,甚麼都不是。

入戲太深,忘記了大戲都有落幕的那一刻,忘記了每一個人都有退場的那一天,忘記了每一個組織和政黨、政權都有終結的那一天。

那些為享受眼前權力所帶來的現實利益與風光,正在對中國民眾犯下的罪惡的官員們,已經入戲太深。假將軍上官鳳笠被抓捕的教訓,可視作一個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