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治理黑臭水污染搞突擊,做面子工程,有些治水公司倒上藥劑清淤讓水變清。業內人士表示,如此治污,只能讓老百姓的錢打水漂。

據《南方週末》2月1日報道,2017年大陸有2099處塘、湖、河被列為黑臭水體。為了在短時間內看到成效,中共當局層層制定了限期治理時間表,一位業內人士覺得這樣突擊治理太急了,「三十年污染,國外花六十年治理,國內只花一兩年治理,這不合理,不現實,也不太可能。」

在時間表的背後,是治水公司們「搶錢的狂歡」。一位治水公司的高管表示,不管技術好壞,哪怕再分包出去,只要能拿到項目,「甚至工業水、賣水泥、搞建築的公司都來接單」。

很多治水公司沒有時間充分調研每個水體的黑臭成因,卻在討價還價上心機重重。如,一些公司聲稱可治理到III類水質,報價150萬並簽訂分階段付款協議:達到V類水可拿80%款項,達到IV、III類水再分別拿到餘下兩個10%的款項。如此一來,一個治理能力只能達到V類水的公司,就可以拿到80%,也就是120萬元。這比直接報價100萬的治理V類水收益還多。

沒有治水經驗的公司,中標後難免偷工減料。西交利物浦大學環境科學系張一新博士介紹,為了應付檢查,撒藥劑清淤是急就章。一些絮凝劑含有硫酸銅,藥劑倒進去,水很快就清澈了,但是化學物質會破壞水生態,水體仍沒有自淨能力,一段時間後水體又會渾濁或黑臭。

為了趕工期,有的地方政府本末倒置,先把坡岸的植物種好,把景觀面子工程先做起來。

蘇州碩亞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經理陳徴表示,前期治理方法錯誤,後期還要將腐蝕性藥劑再打撈起來,這樣會使修復成本增加一倍。另一位業內專家也表示,類似的局面在一些地方非常嚴重,讓錢打了水漂。

陳徴坦言,「今天治理好,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甚麼。」曾有治理好的河流一夜之間被工廠排放的污水染黑;也有村裏應付檢查自行撈垃圾攪混了河水,又撒了大量生石灰。

對此,有網民表示,「見過的。小河臭水檢查期變好了,檢查期一過,跟以往一樣臭,儘是屎尿。」

據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2017年6月有關中國內地水質的報表示,由於很多污水沒經處理及排污標準太低,不少河流已被污染到人類不能碰觸的程度。報告更指,在2015年,上海的地表水有85%不能喝,天津附近的地表水更有95%不能喝。

《紐約時報》的報道稱,中共水利部《地下水動態月報》的數據顯示,2103眼受測井中的地下水中,有超過80%遭到工業與農業排出的地表水嚴重污染,不宜作為飲用水與生活用水。這些受測的水井散布在人口密集的平原地區。

報道引述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的關大博教授的話,「在我看來,這說明了為甚麼水是中國最重大的環境議題。」

據英國《衛報》網站報道,早在2012年,中共水利部一位高級官員承認,40%的水道污染嚴重,20%的水體絕對有毒。

黑臭河是中國污染最為嚴重的河流。直到2016年9月,中國社會科學院發表《中國城市藍皮書》,當中有關城市水環境的研究指出,截至2016年4月,全國有221個地級以上的城市存在「黑臭水」問題,有近2千個水源,被評為「黑臭水」級別,超過680個屬於重度級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