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自去年底在大紀元新聞網首發連載以來,引發讀者廣泛關注。2018年2月3日(星期六)下午,在美國大華府地區馬里蘭州洛克維爾市蒙郡議會(Montgomery County Council)舉行的研討會上,多位中國問題專家探討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新書與近3億人退出中共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的影響。

2004年11月,《九評》編輯部發表《九評共產黨》,全面說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以及中共給中華民族帶來的深重苦難與危機,開啟了大陸民眾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的「三退(退黨、團、隊)」大潮。

13年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問世。《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新書已印刷完畢,2月初已經運抵華府,面向社會發行。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由博大出版社發行。(博大出版社)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由博大出版社發行。(博大出版社)

博大出版社駐華府負責人李玉竹女士說:「《九評》編輯部以獨特的視角,結合歷史與現實,深入剖析共產主義對人類文化與道德的破壞,讓人們更加清醒地認識共產主義的危害,使人真正受益。」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震撼華府中國問題專家

「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網絡雜誌《大參考》、新聞日刊《小參考》的創辦人李洪寬先生在研討會上分享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讓自己深受觸動的一個段落。

李洪寬認為,中共從小學就開始給人灌輸進化論、無神論、階級鬥爭、唯物主義辨證法等邪惡理論,根深蒂固地存留在人的思想中,把中國人的思維搞亂,破壞倫理道德,讓人黑白顛倒、善惡不分。

他說:「中國人都受共產邪靈的毒害,表現在方方面面,我們每個覺醒的人,都應該意識到中共的邪惡理論,有意的排毒,才能成為一個正常人。」

大紀元專欄作家、新唐人特約評論員賀賓先生說,只有符合了共產邪靈想法的人才能被它操縱得得心應手。如果人在心裏排斥共產黨,它就操縱不了人。

魏京生基金會執行主任、中國學生學者聯席會議前主席黃慈萍博士說,一看書的題目—《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非常好。她和與會人士也分享了書中的一段話——「共產主義不是一種學說、一種社會制度、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一個邪靈,其目的是通過毀滅文化、敗壞道德來毀滅全人類。」

黃慈萍認為,該書是《九評共產黨》發表後近十幾年來最好的作品。

前大連市甘井子區法院庭長、研究室主任李德君先生說,共產主義是一個邪靈,共產主義的恨就是把它主義以外的一切,包括天、地、神、人都當作敵人,把宇宙中符合普世價值的文明都當作垃圾,把假惡暴鬥當作寶。

他表示,這本書是揭開創世真相的天書,對於人們重新認識共產主義的邪惡本質,認清共產黨、江澤民集團的醜惡嘴臉進而走出邪惡,解體邪靈,回歸傳統均具有意義。

魏京生:加入中共邪黨 好人也會變壞人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先生說:「共產黨就是個最大的邪教,危害特別大,特點上也能看出來,控制人,操縱人在做壞事,共產黨歪理,把整人、迫害人當成對的,對社會破壞力很大,特別是對道德的破壞。自古以來,道德就是靠很多的信仰來維持,很多宗教都是勸人向善、維持道德,共產黨把這些都破壞了。它的目的就是說,如果人有良心,有道德,怎麼會跟著共產黨做壞事,所以從本質上來講,它就是要破壞這些東西,給整個社會帶來危害。」

魏京生說,有了這個邪黨,就是好人也會變成壞人。在黨的領導、黨的指示、黨的命令下,人們也會做出很多以後自己回想起來都不可相信的一些壞事。「有多少人遭受迫害,包括很多無辜的老百姓,還包括共產黨內部很多人也在不斷受迫害,它用洗腦的東西挑動民眾互相鬥爭,在過去幾十年裏,哪一部份人沒有成為它迫害的目標?好像很少有漏網的。」

魏京生說:「共產黨的終極目的不是所謂的共產主義,那是忽悠人的,他們自己都不相信。他們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控制這個社會,控制所有的人,來實現其邪惡的目的。」

退黨點遍佈世界二十多國家

大華府退黨點義工王春彥女士在研討會上講述了因在中國大陸傳遞《九評共產黨》,勸三退被中共非法抓捕並判處5年監禁的經歷。

2004年12月,《大紀元時報》收到了第一條退黨聲明。十三年以來,約有2.96億中國人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及其相關附屬組織。每一條聲明都獨一無二,通過時間、姓名、地址和聲明內容區分。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李祥春博士說,據估計,在中國大陸被中共綁架、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中,因講真相勸三退而被迫害的至少佔80%以上。在海外,義工們在南北美洲、亞洲、歐洲和澳洲等地區的20多個國家設置了一百多個講真相勸三退的真相點。凡有中國大陸旅客經過的景點,幾乎都有真相點。

台灣法輪功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律師說,在台灣的各大景點,甚至普通民眾也在協助中國民眾退出中共,利用簡訊、電話、傳真、網絡、真相點各種各樣的方式。據不完全統計,從2005年9月10日到2018年1月31日,台灣民眾協助3,190,676名中國民眾退出中共。

剛剛從歐洲回到美國的黃慈萍博士說,她在德國看到一幕讓她「特別感慨」。

她說,在德國法蘭克福一個很有名的景點——聖保羅教堂,正在參觀的時候,突然聽到非常好聽的音樂,很熟悉。一看,原來是一個講真相的點,一張桌子,有橫幅和資料,我轉了一圈,遊人非常多,很多大陸觀光團,也有德國人,還有兩個美國女孩,他們都在好奇地看。我當時很感動,因為他們不僅在揭露中共,也在幫助大家退出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他們做的非常有意義。

李祥春:「三退」 是人類的希望

李祥春認為,退黨運動的根本意義是在於精神覺醒,免於和共產邪靈陪葬。

他說,一旦認清和脫離中共的洗腦,人們不再被邪靈控制,能夠獨立理性的思考。當更多的中國人的精神得到自由,更廣泛的社會環境將會改變,邪靈將失去生存的土壤和人世間的顯現,中共將土崩瓦解。同時,退黨也能夠讓美國以及全世界人民認清共產主義勢力在全球的滲透和控制,從而達到保護人類免於被共產邪靈毀滅的厄運。

李洪寬說,「退黨是一種心靈覺醒運動,對自己心靈的承諾,從內心擺脫共產黨,心靈上獲得自我解放。」

魏京生先生說:「如果中國那麼大的一個國家,她的人民都能夠轉變過來,恢復了道德,這對世界是個很好的影響。對全世界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大陸法輪功學員揭中共迫害

來自中國遼寧的尹麗萍女士在研討會上講述了在中國,因不放棄信仰、她7次被抓捕,6次被迫害到奄奄一息抬回家,3次被勞教,3次被關押馬三家,經歷了9個月的奴隸般的奴工迫害。她曾被秘密轉押6個勞教所,一個地下監獄醫院和一所黑監獄。

在這18年的迫害中,她認識的10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來自中國浙江省台州市的劉德喜先生揭露中共邪黨對他和家人的迫害,身陷10年冤獄,兩次勞教共4年6個月,一次刑事拘留21天,2015年11月因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他遭非法拘留15天。

河北廊坊市的於敬女士說,她的同修楊玉永在2017年7月11日在天津武清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至今,楊玉永的妻子孟憲珍仍被非法關押在武清區看守所。

華府法輪大法協會發言人、美國太空總署工程師黃祖威博士說,在過往的18年6個月中,從江澤民一開始所下達的滅絕政策,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加上『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造成了千百萬的法輪功學員,不經過法律程序,被非法綁架後,關入了各式的黑牢、監獄、集中營、醫院等,並被施以上千種無法想像的酷刑,強迫勞動與虐殺。

更令人震驚的是,甚至還發生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的邪惡——強制活摘與盜賣大量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根據法輪功明慧網的統計資料,到今天為止,可以查到姓名的,已經有4,182位學員被迫害致死,每一位的案例,都有詳細的存檔記錄。這場迫害造成了千千萬萬個殘破的家庭。」

朱婉琪律師:解體中共才能結束迫害

朱婉琪律師認為,解體中共,才能結束迫害,解體中共的最好方式就是支持真、善、忍。

朱婉琪說:「法輪功學員即使受到了殘酷滅絕性迫害,仍在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協助中共裏的好人退黨,這種大善大忍的精神是完全脫鉤於這個中共邪靈仇恨的因素,這個精神因素也是它最為害怕的。」

「每個人保持真誠、善良、忍讓,恢復中國正統的道德和文化才能真正把中共邪靈、邪教解體掉。在行動上叫做退黨,在精神上不是鼓勵仇恨,不是讓仇恨不滿的精神因素再去被中共利用,在黨文化裏批評中共邪黨,在黨文化當中解體不了中共。」

「如果你不跟假、惡、暴、鬥為伍,跟真、善、忍在一塊兒,你才能夠在精神上不被它污染,否則人仍在它的黨文化思維中繼續苟延殘喘,在它的思維中痛斥它,它不會害怕。」朱婉琪說:「而退黨運動就是離開了這個仇恨的精神因素,以信仰為基礎,甚至考慮到中共黨員,他的生命可能在中共控制下遭到危險,因此以真名和化名都可以聲明,在精神層面擺脫中共邪靈的控制。」

「三億人退黨即將來臨,離開中共所製造的仇恨,真正在傳統、正統的文化中維護普世價值,讓中共邪靈、邪教徹底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