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巨頭「軍老虎」落馬效應震盪未息。海外多家中文媒體1月14日相繼爆料稱,中共前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處理後,牽扯出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不少事。范長龍因此已被有關機構立案審查。相關報道還暗示范長龍的問題與捲入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案以及房峰輝案有關。

1月13日,就在中共官方宣佈審查房峰輝的五天後,海外Twitter帳號@freedom9134564在貼文稱,大陸紅二代微信圈傳出消息:剛卸任的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被立案審查;消息還稱「早先的內部傳言是范長龍吐出贓款4,500萬元人民幣,降為副兵團級退休,免予追究。現在看來他還是難逃習近平的懲罰。軍隊將領無人不貪。」

政變?房峰輝牽出范長龍

1月14日有媒體也指,范長龍已被立案審查。范長龍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繼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之後,第三名落馬的中共軍委副主席。報道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已經落馬的房峰輝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後,「牽出(范長龍)不少事」,當局於是決定拿下他。

《新紀元》周刊此前在報道中共前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自殺時就質疑,即使查出貪腐問題,他完全可以到秦城養老,為何要自殺呢?很可能是不願被追問有關政變以及政變背後的同謀主使,為了保護他人而選擇自殺或被自殺。張陽作為政治部主任,其頂頭上司就是范長龍。范長龍與張陽的死有直接關係。

由於范長龍已經吐出贓款4,500萬元人民幣,而房峰輝和張陽是因為搞政變而突然被查的,如果說是因為房峰輝而牽出范長龍,那很可能范長龍也涉及政變,由軍委副主席挑頭的政變,比參謀長挑頭更有實力和召喚力,看來范長龍至少是政治問題大於經濟問題。

1月14日據媒體報道,自2014年徐才厚落馬後,海外就傳范長龍「要出事」,指范是徐一手提拔的鐵桿親信,兩人不僅是東北老鄉,徐當時是軍政治部主任、軍政委,是范的直接上司。范曾經親自開車護送徐回老家探親,又組織士兵用軍隊物料將徐的老家舊宅整修一番。徐逐漸升職後,提拔范任16軍軍長,後又委以瀋陽軍區參謀長、濟南軍區司令等要職。

另據海外中文網報道,范長龍已被軍紀委立案調查。張陽和房峰輝被查後,現在就是查范長龍,但對范的問題,查到甚麼程度,給他降級處理或像房峰輝一樣送上軍事法庭處理,還不清楚,但對范的貪污腐化材料已掌握得非常紮實。

報道還稱,范長龍的姐妹在東北或山東租了一些田地,生產比較特殊的食品、糧食及蔬菜,這些東西直接提供的對象就是徐才厚,范是徐才厚精心培養的作為他軍隊力量的延伸。

范長龍出事罕見未屏蔽

《大紀元》記者1月18日發現,大陸最大搜尋引擎百度罕見沒有屏蔽范長龍落馬的消息,相關報道在大陸網上可以正常打開。如在百度上輸入媒體報道的〈中央追打「軍虎」 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傳被查〉的文章標題,立即出現61條相關消息。其中前一、二條是路透社的報道,且都能打開。

新加坡《聯合早報》1月18日援引北京有關人士的分析說,這從側面證實范長龍「出事」的機率較大。報道說,范長龍落馬的消息,大陸一直沒有屏蔽,這從側面證實范長龍已落馬。

1月9日,中共軍委委員、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房峰輝被通報落馬,並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處理。當天,軍報就說,雖然房峰輝、張陽等人落馬,但「腐敗鬥爭任重道遠」。

1月11日,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屆中紀委二次全會上強調,反腐敗要有「狹路相逢勇者勝」的鬥爭精神,堅定不移抓下去。《人民日報》1月17日刊發評論文章說,反腐敗要繼續。

《聯合早報》報道,上述說法,都顯示高層可能會繼續揪出「大老虎」,范長龍被查的消息並非空穴來風。

同時,據媒體披露,范長龍在恆豐銀行任職的兒子傳已失聯,且恆豐銀行董事長蔡國華早前受查,恆豐銀行為范家洗錢的事不脛而走,估計范長龍已是凶多吉少。

范長龍是徐才厚的頭馬

自2014年徐才厚(右)落馬後,海外就傳范長龍(左)「要出事」,指范是徐一手提拔的鐵桿親信。(Getty Images)
自2014年徐才厚(右)落馬後,海外就傳范長龍(左)「要出事」,指范是徐一手提拔的鐵桿親信。(Getty Images)

自2014年徐才厚落馬後,海外就傳范長龍「要出事」,指范是徐一手提拔的鐵桿親信。

1947年5月出生的范長龍,遼寧東港人,22歲入伍參軍,一步步從基層上來。在徐才厚的提攜下,46歲時范長龍擔任第16集團軍參謀長,兩年後晉升為第16集團軍軍長,同時晉升少將軍銜。

2000年,徐才厚升任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後,范長龍也扶搖直上,2000年12月,53歲的范長龍升任瀋陽軍區參謀長,首度出任副大軍區職務,兩年後,他晉升中將軍銜,並首度進入中央委員會,當選中共第十六屆中央候補委員。

此後范長龍的仕途一路順遂,任瀋陽軍區參謀長三年後,即擔任總參謀長助理,輔佐時任總參謀長的梁光烈。一年後,57歲的范長龍首次擔任正大軍區級職務,輪調擔任濟南軍區司令員。

2007年范長龍又成為中共第十七屆中央委員,並在2008年年滿61歲時獲頒上將軍銜。范長龍擁有不同軍區的輪調歷練(瀋陽軍區、濟南軍區),又有中央委員台階,是當時七大軍區司令員中少數具有上將軍銜者。

據說范長龍性格圓滑,很會拉關係,與軍中大佬關係良好。據悉,中共前國防部長、江派軍頭梁光烈和前軍委副主席張萬年都「頗欣賞范長龍帶兵經驗」。范長龍在擔任16軍軍長時期,正值1998年洪災爆發。江澤民趁機靠調動軍隊鞏固兵權,范長龍被任命為吉林「西線抗洪總指揮」。「抗洪」過後,范就連跳三級,從軍長越級升任瀋陽軍區參謀長,當時的瀋陽軍區司令員正是梁光烈。在汶川地震中,范長龍也是聽命於徐才厚,而不聽溫家寶的指揮。

范與徐聯手欺騙習近平

海外媒體稱,范長龍是徐才厚「頭馬」,最信任的接班人。2012年十八大,已經65歲的范長龍以「爆冷」姿態,由濟南軍區司令員破格升任中央軍委排名第一的副主席,並晉升政治局。按以往慣例,軍隊幹部在擔任軍委副主席之前,都要做過軍委委員,再晉升副主席。

報道指,習近平雖大學畢業後曾任軍委秘書,但時間短,在軍中並無人脈;十八大上台後要掌軍隊,軍中並無自己人,習曾派人對當時五大軍區司令進行幕後調查,因習不太信任當時軍委總部那些跟他太接近的人,欲從各大軍區物色人選。

當時準備交班的徐才厚向習吹耳旁風,指五大軍區司令中,范長龍已準備告老還鄉,不但把辦公室用品都全部打好包,甚至還買好了外國進口的釣魚竿,準備享受退休後的悠閒生活。范也對別人放風稱,這是他的「最後一站」。

報道稱,或許「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習近平聽進去了,認為范長龍「沒有野心和企圖」,正是他所需要的,於是「五馬進京」任職中央軍委同時,還刻意提拔了范當軍委副主席。

哪知習近平被騙了,那個「最後一站」的故事是徐才厚編出來的,因為他知道習近平不信任江澤民提拔的人,十八大習在無人可用時,只想找一個人過渡一下,十九大再把自己看中的人扶上軍委副主席。

1月16日媒體文章說,在2012年11月召開中共十八大前夕,范長龍已屆退休年齡,但徐才厚為防止被清算,特意推薦范長龍擔任軍委副主席,為自己保駕護航。習近平為了順利召開中共十八大,先行接任總書記一職,不得不接受范長龍。但習近平軍中最信任的是許其亮,對范長龍毫不信任。

四年前就顯異相 習不信任范長龍

范長龍在2017年10月的十九大上到齡退休,不再擔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員,但他到今年3月的兩會上才會卸任軍委副主席。雖然當局沒有通報范長龍落馬的消息,但早在4年前,中共軍隊改革領導小組排名就顯出異象。

2014年3月15日,習近平當局成立軍改領導小組,並召開軍改領導小組第一次全體會議。習近平任組長,排名第二的軍委副主席許其亮任軍改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排名第一的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卻為副組長。

外界當時就認為,這個排名不同尋常,顯示了習近平對許其亮的信任。

2015年11月24日至26日,軍委主席、軍改領導小組組長習近平主持召開了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並發表講話,官媒再次強調了軍改領導小組架構:習近平任組長,常務副組長是許其亮,而范長龍是第二副組長。官媒還稱許其亮實際負責軍隊改革。

范長龍抵制軍改

2015年9月3日北京大閱兵時,習近平宣佈裁軍30萬。但中共軍改遭遇極大阻力、遲遲不能展開,為此,中共軍報從10月14日至11月13日,接連發表近10篇文章,公開「砲轟」阻擾改革的將領,警告說:「再畏首畏尾當斷不斷,就要成千古罪人。」文章要求軍方要按照軍委主席習近平的要求,要「堅決擁護改革」,要「一切行動聽指揮」等。

但就在此時,據中南海知情者2015年11月13日透露,中共軍委第一副主席范長龍以個人名義上書習近平當局,建議軍改延後。

知情者說,范長龍認為,由於此次軍改動作太大,軍隊中高層反應非常強烈,普遍存在抗拒心和疑慮。如果硬性推行軍改方案,可能不利於軍隊穩定過渡。范建議,軍改實施的具體時間應該至少延後兩個月。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道,2015年11月召開的軍改會議原定會期一天半,24日上午開幕,25日上午結束,由於部份高級將領提出「不同看法」,延遲至26日才結束,時間整三天,比原先多一倍。據稱習近平在會上發了狠話:「誰反對軍改,就是反對軍隊進步,誰就下台!」

知情人士稱,對軍改方案有看法的,包括軍委第一副主席范長龍。

有媒體說,如果回頭看,不難發現中共十八大中央軍委的班子大部份都還是郭伯雄、徐才厚的人馬,比如郭伯雄嫡系包括總參謀長房峰輝、現任國防部長常萬全,而徐才厚的嫡系包括軍委副主席范長龍,總政治部主任張陽等。

這些人掌握軍令、軍政、軍紀大權,可謂位高權重,隨時可以架空習近平。但沒想到習近平對軍隊進行體制性大改革,使這些郭、徐人馬的權力大大縮水,而且還逼他們反老領導,清算同盟軍,等到羽翼剪得差不多時,再一舉收網。

多個軍委副主席不得好死

對於范長龍的被查,中央社評論說,軍委副主席成了中共史上最高危職務,由於內鬥,毛時代至少有6人死在任內,他們是高崗、彭德懷、劉少奇、賀龍、陳毅、林彪。

中共建政時,毛澤東任軍委主席,時任軍委副主席的高崗,接連被毛澤東等黨內高層不點名批判,最終是選擇了自殺。

在1945年到1954年,救過毛澤東一命的彭德懷任職軍委副主席。但是因為公開批評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讓毛澤東很不高興,於是開始了對彭德懷的批鬥。1959年,彭德懷被削去了軍委常委、國防部長等所有職務,在文革中被鬥死。

文革前劉少奇也是軍委副主席,1966年12月,當局稱「劉少奇是黨內的赫魯曉夫」,1968年的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通過了《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1969年11月,劉少奇慘死。

文革時,軍委副主席賀龍和陳毅也因為病重沒有得到妥善治療,先後死去。林彪雖然被指定為接班人,不過他卻死得最慘,死時也是軍委副主席。

加上2014年「東北虎」徐才厚落馬,調查期間被膀胱癌取走性命。然後是「西北狼」郭伯雄在2015年落馬,現在正被關在獄中。如果再加上范長龍,那就是9位軍委副主席結局不妙,這也印證了《九評共產黨》所揭示的共產黨內鬥的必然天性。

習近平無人可用

習近平已經數次公開要求官員保持忠誠。1月10日向中共武警部隊授旗的儀式上發表訓詞說:「堅持黨的絕對領導,堅決聽從黨的號令」;1月11日,習又在十九屆中紀委二中全會上要求:「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對黨忠誠老實,與黨中央同心同德」「黨中央作出的決策部署,所有黨組織都要不折不扣貫徹落實」。

有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反覆強調忠誠,正顯示了他缺少忠誠。

紅二代羅宇分析了當權者處在的困境,經過江澤民腐敗治國的二十多年實踐,中共官員現在幾乎無官不貪,習近平在這樣貪腐的群體中很難找到真正可以使用的人才。他說,「現在用的一些人也只是他此前工作當中認識的這部份人,但也不能保證這部份人沒有貪腐問題。最大的問題是習近平無人可用。」

他強調,「現在習近平找不到一個可以全盤統治中共黨政軍的理念、信仰或者主義,也就談不上甚麼忠誠問題。」中共當局強調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私有制,但現在黨刊又要掀起消滅私有制,在那胡扯。他認為,只有逐步有序的民主化,才能解決中國社會的問題。

習近平拿下范長龍是危機爆發信號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在〈習近平為甚麼必須拿下范長龍?〉一文中說,雖然范長龍不被習近平信任的跡象此前早已顯露,但這並非構成習必須拿下他的充足理由。因為涉嫌捲入政變的張陽、房峰輝已經在十九大前被緊急拿下,江派在軍中的政變警報已經被暫時解除,范長龍也已經卸任,習近平信任的軍頭紛紛上位等。因此,范長龍「軟著陸」之後退休,也不失為一種可能的政治選擇。

但習近平必須拿下范長龍,因為習近平與江澤民集團進行著生死搏鬥,江派不光腐敗把國家拖入崩潰的邊緣,同時在精神道德和司法公正方面徹底摧毀了中國,這令後續者無法執政。

文章說,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留下的最大政治負遺產,維持迫害法輪功,就成了江澤民集團政變奪權的主要目標和動力,這也是中共高層這十幾年來展開生死權鬥的主線和主因。

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18年,已經對中國社會的經濟、法制、道德等多方面造成重大致命傷害,也成為中國社會無法穩定發展的主要原因,更是習近平當局無法正常執政施政的主要障礙。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習近平無法與江澤民集團達成共識,這是雙方衝突的實質和根本。因為任何一個政府的當政者,在持續迫害法輪功的情況下,都無法正常地執政,依法治國和實現公平正義只能成為空話。

「習近平拿下范長龍這個副國級官員,屬於打破中共高層政治平衡的信號。中共迫害法輪功所造成的三大危機:中國社會的巨大危機、習近平當局的執政危機、以及由習、江鬥造成的中共高層政治危機,正在面臨爆發。」(文章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