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退出政治局常委後,突然以湖南省人大代表身份「重返政壇」,其意義非同小可,引起各種猜測。這一罕見現象到底預示甚麼?

說這是罕見現象,是因為,在中共制度下政治局常委如做不到總書記,就是到頂了,退下去再當人大代表「重返政壇」,這在過去是絕無可能、前所未有的事情。那麼在習近平大權在握的情況下,如果這件事發生了,絕對具有其特有的意義。

外界估計王岐山會擔任中共國家副主席。以王前5年跟習結成的關係,以王的能力和王從常委高位退下的事實等因素來看,這種可能性很大。

但過去中共國家副主席大多是儀式性或過渡性的角色,如以儲君身份為接班鋪路,胡錦濤與習近平都經歷這一過程。然而,在王岐山不可能接習近平班的前提下,王的副主席是否算委以重任?是否具有實質意義?如果習讓王主導新成立的監察委,或者讓王主導在政法界或金融界清理江派勢力,或者讓王主導處理中美經貿關係,三者有一,當然就算委以重任,或具有實質意義了。

進一步探究,王岐山如當上副主席「重返政壇」,其意義甚至超過表面的權力和責任大小所賦予的意義,因為這表明習近平可以不動聲色地策略性地破除江澤民定下的現有規矩,而且表明習近平具有破除中共所有現存規矩的潛在和現實的能力。這正是習近平主導「王岐山復出」的實質含義。

習的實際破規力度遠超破除「七上八下」。「王岐山復出」實際意味著,不但 「六十八歲高齡可以上」,甚至「黨內高位退到底後也可以黨外高位上」(此處「黨外」指沒有黨內職務)。一方面,習近平是用迂迴和策略的方式最終否定了江澤民的規矩;另一方面,習近平實際上是通過「王岐山模式」為自己在總書記之後繼續執政鋪路或探路,至少是預留了這種可能性。

從習破規的力度看,從「王岐山模式」(即黨內無職也可以黨外繼續高位掌職),過渡到從黨外執掌國家權力也只是一步之遙。「王岐山復出」這件事的發展還有待觀察,但其意義超出了單純的王岐山權力回歸或肯定習王前5年反腐打江成果的範圍,目前還難以估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