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陸媒曝光天津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案的最新細節,其中包括武長順每年召高管開會做行賄計劃,利用公權力為其實際控制的公司清除競爭對手,壟斷經營。

據《法制晚報・看法新聞》2月4日報道,武長順在天津非法經商。每年過年前,武長順在家中召集武氏企業核心層開會,授意向交管局官員行賄。2007年至2014年,在武長順的指使下,向天津市交管局官員行賄共計242萬元。

天津市華興世紀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閆榮生供述,「這個企業從投資、從收益、從管理,從各方面都得聽那個武長順的,我們只不過就是以我們名義代持一下。」

經查,武長順實際控制的公司還包括:天津市正直智能交通設施製作安裝有限公司(「正直公司」)、天津市通達汽車服務有限公司(「通達公司」)、天津大眾機動車駕駛員培訓有限公司(「大眾公司」)、天津市華海計算機技術有限公司(「華海公司」)、天津市聯合職業培訓學校(「聯合駕校」)等。公司註冊和管理由閆榮生等人具體實施。

據閆榮生供述,武長順從1996年開始經營企業,經過多年的發展,形成一系列公司。公司業務從最初的交管、公安相關業務,拓展到地產等領域。

上述武氏企業的管理小組由武氏企業的部份高管人員,包括武長順的一個親弟弟組成,是武氏企業的核心層,也是武長順經營武氏企業的執行機構。

閆榮生說,快過年的時候,武長順會召集上述人員到他家開會,授意高管人員給天津市公安局、交管局及其他職能部門的人送錢。會議過程由他的弟弟做記錄。

工程全承攬不走招標

自1999年開始,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設施處的交通設施施工和日常維護工程全部同正直公司承攬施工,沒有進行過任何公開的招投標程序。而是由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設施處處長龐文升在班子會議上決定。

2007年初,閆榮生向原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黨委書記、政委徐國群行賄10萬元。2009年至2012年,閆榮生先後4次向龐文升行賄共計100萬元。

2009年至2014年,閆榮生先後6次向時任天津市交管局車管所所長邵元和行賄共計65萬元。邵元和安排車管所與華海公司簽訂過IC卡供貨合同,沒有履行任何招投標程序。

2014年5月前後,閆榮生向天津市交管局塘沽支隊原支隊長王某行賄2萬元。王某幫助正直公司承攬了天津市交管局塘沽支隊工程。

靠權力獲得資源

武長順並非在經營上有特殊才能,而是靠權力獲得資源。武氏公司的重要業務就是承接交管設施項目,武長順通過授意下屬,利用公權力清除競爭對手,把一些項目交給他控制的公司壟斷經營。

龐文升說,「限我兩年期間,全部清走,49家。」龐文升召開了處長辦公會,一年半清理走了49家同行業公司,就成了正直公司獨家經營。

2008年至2009年,閆榮生分兩次向時任天津市交管局副政委陳和平行賄共計30萬元。陳和平任車管所所長期間,為大眾公司增加教練車指標。2003年左右,大眾駕校收購第一駕校過程中,陳和平參與協調、辦理。

2007年至2014年,閆榮生先後6次向時任天津市交管局車管所所長張某行賄30萬元。張某擔任車管所所長期間,為大眾公司、聯合駕校增加教練車指標。

2012年初,閆榮生向時任天津市交管局副局長吳某行賄5萬元。吳某曾與稅務局商量過代徵車船使用稅的事,最後幫助通達公司獲取機動車車船使用稅代征業務。

據悉,2014年初,中共中央第五巡視組進駐天津期間,共收到舉報信5000多封,來電3000多個,來訪4000多人次,大都涉及武長順。同年7月20日,武長順被查。

2015年3月26日,武長順的貪腐案情在天津政法系統中通報。武長順的家人名下有70餘家企業,參與及有連帶關係的公司40餘家。武長順採取查案、抓人等方式,打壓與其家族公司存在競爭關係的企業。

武長順涉案金額74億元,其中個人貪污4億多元,賣官收入8400萬元,行賄1000多萬元,挪用公款1億多元。被稱為「白天當公安局長,晚上當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