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字雲長,是三國蜀漢時的大將,因為 人忠義,廣受後人推崇,尊為「關公」,亦稱關 帝、關聖、武聖等。

過五關斬六將

關羽早年與張飛跟隨劉備,為匡復漢室而 戰。有一次,他們被曹操軍隊打敗,劉備、張飛 不知去向,關羽為了保護劉備的家小,被迫降曹。 在曹營時,曹操為了亂其君臣之禮,讓關羽 與皇嫂同居一室,並於夜間示意張遼滅燭,關羽 斥責張遼不德,於是站立室外秉燭達旦閱覽《春 秋》。他光明磊落的為人,令曹操都為之折服。 

曹操愛惜關羽之材,不僅拜他為將軍,還贈 與綾錦、金銀器皿、異錦戰袍及赤兔馬等厚禮。 對關羽極盡禮遇後,曹操讓張遼遊說他歸順曹 營,但關羽說:「曹公待我不薄,可是我曾與劉 備發誓要同生共死,故此處非我久留之地。不過 在離去前,我一定會立功以報曹公之恩。」曹操 知道後,感佩他的義氣,也就不再勉強他了。 不久,袁紹派大將顏良在白馬攻打曹操的東 郡。形勢危急下,曹操派張遼、關羽前往迎救。 關羽到了陣前,即策馬衝上前去斬了顏良首級, 使袁軍不攻自破。曹操知道後大喜,上表漢獻帝 封他為漢壽亭侯。 

後來,關羽得知劉備的下落,向曹操請求離 去,曹操故意避而不見。他只好封曹操所有的賞 賜,留書、掛印而去。有人對曹操說:「關羽投 奔劉備,將來勢必與我軍為敵,何不殺了他以除 後患?」曹操嘆道:「雲長封金掛印,財賄不足以 動其心,爵祿不足以移其志,此等人吾深敬之。」 因此還是讓他離去了。 

關羽保護著甘、麋二位夫人投奔劉備的途 中,經過五個關隘,因未取得曹操的文憑而受到 阻擋,他不得已斬了六名曹將才順利離去。

義釋曹操

 諸葛亮火燒曹營,將曹操數十萬大軍毀於一 旦,曹操帶著幾騎護衛落荒而逃。諸葛亮算定曹 操會往華容道的方向逃竄,便派趙雲、張飛等沿 途堵截,並立下軍令狀,命關雲長扼守華容道, 務必將曹操手到擒來。臨行前,諸葛亮對關羽很 不放心,怕他報恩放行,關羽說:「欠曹操的,在解白馬之圍,已經回報了。如今對陣,必不放 過。」 

曹操狼狽不堪的在華容道遇到關羽時,要關 羽放他一馬,關羽回答:「前恩已報,你我兩不 相欠,多說無益。」曹操情急下大聲喊道:「過 五關斬六將之事,將軍是否記得?」此話一出, 關羽本已舉起的大刀,緩緩地放了下來,尋思 道:「是啊!沒有曹操的認可,我怎能過五關斬 六將,從容地逃離虎穴呢?此事發生在解白馬之 圍之後,如此豈不是欠債未還嗎?」曹操見他面 有難色,適時補上一句:「將軍深明《春秋》,豈 不知庾公之斯追子濯孺子之事乎?」聽到此話, 關羽心防盡除,曹操便這樣死裏逃生了。 

救曹操一命的「庾公之斯追子濯孺子」典 故,出於《左傳》。庾公之斯、子濯孺子都是春 秋時代的神箭手。鄭國大夫子濯孺子奉命攻打衛 國時,反遭衛國的庾公之斯追擊。在危急時,子 濯孺子舊傷復發,手無舉弓之力,只好坐以待 斃。 

無奈之下,子濯孺子問車夫追來的人是誰? 一聽到是庾公之斯,他鬆了一口氣。車夫覺得奇 怪:庾公之斯是衛國第一神箭手,箭無虛發、從 不失手,怎麼子濯孺子不擔心性命難保呢?子濯 孺子解釋說:「庾公之斯曾經向尹公之他學箭, 而尹公之他的箭術是我傳授的。庾公之斯是君 子,必會手下留情。」果然庾公之斯追來時,嘆 道:「我不願用您的箭術傷害您。」接著把箭頭 敲掉,向子濯孺子射了四支沒有箭頭的箭,草草 交差了事。 

當曹操說出「庾公之斯追子濯孺子」典故 時,義重如山的關雲長,終究還是擋不住曹操的情義經,就這樣縱虎歸山了。

單刀赴會 

有一回,孫權以諸葛瑾一家老小性命,要挾 他向弟弟諸葛亮討還荊州。諸葛謹到劉營,向弟 弟說明來意後,諸葛亮為了兩全,私下請劉備與 關羽配合演戲。次日,諸葛亮與諸葛謹一同晉見 劉備,諸葛亮跪地請劉備還荊州,以救哥哥的家 人。劉備不肯,諸葛亮哭求不止,劉備只好說: 「看在軍師面上,將長沙、零陵、桂陽三郡還與 東吳。」並當場寫下書信,要諸葛瑾拿信找關羽 交割三郡。 

關羽看到信後,怒道:「三郡是大漢的疆 土,豈能給東吳?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兄 雖然應允,可是說甚麼我也不能給。」諸葛瑾無 奈,只好再次入川找諸葛亮,不料他卻出巡去 了;找劉備,劉備卻說:「關羽不交三郡,我也 沒有辦法。」接著勸諸葛瑾先回去,此事日後再說。

諸葛瑾回到江東,向孫權報告事情的經過, 孫權問魯肅該怎麼辦?魯肅於是設了一計:請 關羽至陸口赴宴,如不答應還荊州便殺了他。 他派人請關羽赴宴時,關羽對來人說:「既子敬 相請,我明日便去赴宴。」使者辭去後,他的兒 子關平諫曰:「父親奈何以萬金之軀,蹈虎狼之 穴?」關羽道:「既已許諾,不可失信。」次日即 輕裝簡從,單刀赴會。 

魯肅安排刀斧手埋伏,又令呂蒙、甘寧領兵 於岸邊,伺機行動。關羽與魯肅入席飲酒,席間 關羽一手拿著大刀,一手挽著魯肅,假裝醉了 說:「你今天請我喝酒,何必提荊州的事?我醉 了,弄不好要傷了情面。改日你到荊州來,我 們再商議吧!」邊說邊扯著魯肅往江邊走去。呂 蒙、甘寧想要攔截,又怕傷了魯肅,只好眼睜睜 看著他登船回去了。◇ 

( 待續,下周一續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