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共官場再次頻繁出現人事大調動,尤其是政協一把手跨省對調被視為罕見。分析認為,習下一步還會有更大動作。

今年1月,大陸各地陸續開兩會,中共各省市高層及政協「一把手」大調動。如最近多省政協主席罕見大調整:河北的調到山東,山東的調到河南,河南的調到河北;安徽的和湖北的政協的對調。陸媒稱,山東、河北、河南三省政協主席發生「聯動調整」。而相鄰省份的政協主席對調乃至聯動,實屬罕見。

有海外媒體人把這種頻繁調動稱為習近平「搬動百官如搬磚」。搬動這些人之後,對他們所屬的各種機構或會動大手術。

近期,重慶官場再次大換血,多名重慶常委外調。外界認為,整個重慶市委常委班子幾乎被「一鍋端」。

上海官場人事也是頻繁調整。習近平舊部應勇連任市長、董雲虎出任市政協主席,江澤民的侄子吳志明出局。殷一璀任人大常委會主任,而原江蘇省委書記李強已於去年底調任上海書記。

在新一屆上海高層班子中,4名核心高層均為習近平的浙江舊部。

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當局已對官場進行多輪清洗,眾多江派官員或落馬或出局,同時習近平的人馬全面上位。

過去五年來,習近平大力對軍隊體系進行改革。習近平當局新的軍委機關調整組建完成及成立五大戰區。軍改過程中,軍方高層人事變動頻繁,習近平的人馬佔據軍隊重要職位,外界認為,習近平已掌控了軍權。

去年10月十九大後,軍隊再有人事調動,原任南京軍區空軍副司令員的王長生調任東部戰區空軍副司令;而原廣州軍區副參謀長陳道祥則已擔任南部戰區副參謀長。

去年12月27日,中南海宣佈,從2018年元旦開始,武警部隊領導體制進行改革,武警指揮權力收歸中央軍委,不再由國務院和中央軍委「雙重領導」。

專欄「北京聞風」的作者引用資深軍事問題專家的話稱,調整武警部隊領導指揮體制,意在理順隸屬關係,為以後的具體改革舉措鋪路,武警部隊的各項改革或將接踵而至。

曾是中共總參謀部軍官、旅居美國的紅二代羅宇曾表示,兩年前習近平開始進行軍改,把軍隊打亂,廟都拆了,將原來的上將差不多都趕回家。軍隊改革完了,人員也換得差不多了,他把改革擴大到了武警。原來國務院系統的省委書記可以調動武警,現在習近平收繳了武警指揮權,只有中央軍委才能調動武警。

羅宇說,「武警隊伍是江澤民在軍隊之外搞的一支武裝力量,也有幾十萬人,曾由周永康具體管。」「江派在這塊經營差不多二十年,領導層很多是江澤民、周永康提拔上來的人。」

專家認為習近平軍改基本完成後,2018年再啟動武警全面改革,將江派經營二十年之久的武警系統徹底收編。之後,習近平當局很可能對江派甚至對江派更大頭目進行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