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重慶書記孫政才落馬後,坊間盛傳他女性密友多,中紀委在其「雙開」通報中亦出現了「權色交易」的表述。截至目前,大陸財新傳媒也先後曝光了2名與孫政才有著特殊關係的女商人。

據相關報道,這2名女商人分別是:被指孫曾為其挪用「一帶一路」資金的億贊普公司法人代表黃蘇支,以及傳說送孫一套「龍袍」的北京磊強科技旗下磊強通信的執行董事劉鳳洲。

撇開吸睛卻容易模糊焦點的緋聞部份,據官方消息與工商登記等公開資料,2013年5月9日重慶市政府與中國聯通、北京磊強科技簽署戰略合作協議,2014年1月25日重慶市政府與億贊普簽署戰略合作協定,就以上信息可以說明的是,在孫政才入主重慶後不久,這2名女商人顯然都跟著入渝並參與官方項目。

但是這些官方項目也顯然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規劃制定出台的,如上述兩場簽約的主要建設內容,不論是前者由重慶市政府主導卻成為劉鳳洲名下企業營運平臺的「融信通」項目,還是後者由重慶市經信委推動並由億贊普主力的「跨境電商平台、跨境支付清算平台」等項目,其建設主題都隸屬於大數據產業。

而重慶近幾年如火如荼打造的大數據,是繼雲計算、物聯網之後的「雲端」產業,也均來源於同一母體「雲端計劃」。

公開資料,黃奇帆2010年起開始擔任重慶市長,當年重慶市政府推出了「雲端計劃」。在2012年重慶事件爆發後,此計劃核心被指脫胎於薄、王竊聽高層、掌握機密、政治勒索的計劃。

如2012年4月美國《紐約時報》報道,2011年8月,胡錦濤接聽時任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馬馼在重慶旅館打出的「保密電話」,北京相關部門架設的特殊器材赫然發現,該電話竟遭監聽。報道引述消息指出,這項竊聽計劃行之有年而且大規模。薄熙來命王立軍私裝多年,在高層於重慶下榻的旅館內裝設竊聽器,不但監聽高層通話,更透過網絡監控取得高層與重慶官員和政敵間的網絡通訊資料。

除此,路透引述消息稱,該竊聽行動也用來對付高層的反腐調查。還有消息指出,重慶官方在2011年11月公開聘任北京郵電大學校長方濱興,作為重慶發展「雲端計劃」顧問,薄委請方與王立軍合作,建立對電郵、社群聊天等的監控系統。

重慶這名之為雲端計劃的內核部份,是否「薄規孫隨」,這當中知情者莫過充當薄、孫治渝的頭號執行人黃奇帆。

或許這可解黃奇帆這次重返重慶路徑的「莫名其妙」,即黃在去年初改任中共人大職務,今年突然成為重慶市政協委員,但他沒有成為市政協主席、副主席,甚至連市政協常委都不是,更沒有出現在重慶市全國人大代表名單中。

兩任重慶書記薄熙來、孫政才,除了貪腐之外,在北京當局及中央高官的公開評論中,兩人都被列為「重大政治隱患」,被指「陰謀篡黨奪權」。而薄和孫都被指是江派的權力繼承人,而連續輔佐薄、孫二人的黃奇帆被指背靠「上海幫」。所以重慶官場最具「餘毒」資格的黃奇帆還不被清除,可能也是因為他最具「以毒攻毒」的價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