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包括伊斯蘭國(IS)武裝份子在內的恐怖份子們利用智能手機進行發展和人員聯絡,現在這些智能手機成為摧毀他們的利器。

在華盛頓郊區一個不起眼但高度戒備的建築物裏,一群美國政府科技人員和語言專家從智能手機、硬碟、光碟和其它設備中下載大量數據,許多設備是從伊朗和敘利亞戰場上繳獲的。目前,伊斯蘭國幾乎已經丟失了在2014年其強佔的所有土地,而這個勝利極大幫助了美國情報界打擊恐怖份子。

未來發展的方向

「這是未來(發展的方向)。」國家媒體開發中心主管克萊恩・雅各布(Kolleen Yacoub)在該中心總部罕見地接受USA Today採訪時說道。

這也是支持執法機構和其它機構的媒體開發中心第一次允許記者進入大樓,探索這個關鍵但鮮為人知情報界的一部分。

該中心2003年建立時只有幾名員工,現在發展到了700名,其中包括海外辦事機構並擁有100多名語言專家。

吉米・霍克羅夫特說,「過去15年來,我們對俘獲電子設備硬碟的研究得到了極大的發展和進步。」霍克羅夫特是海軍情報局官員兼歐洲區安全研究中心恐怖計劃主管。

該中心位於馬里蘭,由國防情報局監管,負責審查書面文件和電子文件。

電腦和手機的普及推動了情報搜索的發展。智能手機擁有大量對於情報研究來說是關鍵的信息,其中包括照片、電話號碼、全球定位系統數據以及互聯網搜索信息等。

雅各布表示,使用者通常假設設備不會受到威脅,並且不採取防範措施來保護數據。雅各布說:「他們手機上保存的信息就是事實。我們傾向於將我們的智能設備或手機作為私人物品,並且不會對它們撒謊。」「我們的對手也不會對它們撒謊。」

包括視頻和照片在內的數據可以幫助識別武裝份子和組織頭腦。

「被刪除不意味著永遠丟了」

即使設備損壞或信息被刪除,中心的技術人員仍可以恢復60%至80%丟失的數據。「被刪除不意味著永遠丟了」是該中心的座右銘之一。

雅各布表示,過去兩年進入該中心的數據大幅增長,其中主要由於打擊伊斯蘭國(ISIS)運動所致。

數據分析可以使情報專家了解極端組織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是如何運作的,因為智能手機無處不在,而且伊斯蘭國在所佔領區利用智能手機記錄的方式非常詳細。

數據包括數以萬計恐怖份子和他們家庭成員的私人信息,包括出生日期、別名、電話號碼、工作地和其它有價值的情報。

雅各布說:「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有自己的中央政府。」

伊斯蘭國有負責發展無人機技術、化學武器、金融和宣傳運作等各部門。(俘獲的手機)信息還包括他們為佔領區的官僚系統服務的詳細記錄。有些恐怖份子頭腦在被俘虜或離開戰場後,希望藉助這些信息來維持恐怖組織或在失去領土後重新集結。

特別行動聯合特遣部隊副司令詹姆斯・格林(James Glynn)將軍在巴格達接受採訪時說,「如果你要維持這個組織,你就需要帶上所需的一切上路,那麼你就會把所有的東西帶走。」

這些情報幫助情報人員了解「伊斯蘭國」如何發展。

戰略與戰略中心跨國威脅項目戰略中心主管塞思・鍾斯(Seth Jones)表示:「如果對今天伊斯蘭國的運作方式沒有清晰認識,就不能得知他們下一步會做甚麼。 「他們不會自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