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多名中紀委官員自曝金融領域亂象橫生,監管中「貓鼠一家」、「監守自盜」,已成重大風險隱患。評論表示,這顯示習近平正為即將來臨的金融領域的反腐做輿論準備。

1月30日,中紀委官網刊發中紀委駐央行紀檢組組長徐加愛的文章,文章談到,當前金融領域出現一些重大風險隱患,如金融監管中的「貓鼠一家」、出現大量「無照駕駛」,以及眾多非法集資等金融亂象。

1月26日至27日,中共銀監會召開全系統紀檢監察工作會議。中紀委駐銀監會紀檢組組長李欣然指出,審批監管、金融信貸等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腐敗問題,重點查處「貓鼠一家」「監守自盜」。

1月13日,中紀委發佈的全會公報中,首次聚焦金融信貸領域。時有分析人士認為,這顯示金融反腐走向了深水區。

大陸調查記者黃金秋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習近平現在要對一個是政法系統、一個是金融系統腐敗進行掃黑打惡,中紀委近期頻曝金融領域亂象,「說明是為習近平即將開展金融領域的反貪風暴,或者是反腐風暴做輿論攻勢。」

黃金秋分析,習近平在他第一界任期內通過打虎反腐完成了「掌握軍權、鞏固政權、抓好黨權」,並在關鍵部門換上「自己的親信」等「集權、換人」的主要工作。「他大權在握之後,就要看他怎麼走,但是現在還有兩個領域造成經濟不景,國民經濟的敗壞。」

黃金秋說,其中的一塊就是金融行業、金融界的亂圈,「亂圈體現在兩個方面,一些太子黨、權貴集團,在金融界呼風喚雨、製造很多的事端,像2015年的股災,太子黨掌握的金融圈在壟斷中國的經濟命脈,又在製造經濟政變。」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民間的一些借貸行為也充滿著各種麻煩的事情,P2P、e租寶等等很多金融詐騙集團的出現,特別是最近以來,中國現在很多的金融公司不斷的放貸、不斷的吸儲,最後造成的隱患可能會非常大。」

黃金秋認為,「金融經濟領域這一塊肯定是19大以來習近平重中之重的一個要解決的領域。不然因為經濟做不好,最終老百姓都會怨聲在天。」

「另一塊就是政法系。」黃金秋說,「掃黑除惡就是主要打這個黑社會性質的機構的背後的保護傘,那肯定是在政法系統內部。」

黃金秋認為,作為中紀委它是更清晰的看到了金融系統及政法系裏的亂象。「中紀委說貓鼠一家,不管是金融領域也好,還是政法領域也好,其實都是一回事,如果是政法系的,它本身在包庇黑社會,那他自己說不定就是黑社會老大。」

「還有其他領域的就像2015年股災,所謂國字頭的大企業他們表面上是國家隊在救市,實際上都是內鬼,把國家的錢坑了,把股民的錢坑了,然後就肥了他們個人,所以這些方面的事情那肯定是現在是重中之重,中紀委要做的事情。」

「貓鼠一家」根源於中共體制

經濟學家宋清輝向媒體表示,金融監管中的「貓鼠一家」主要表現在金融部門監管層和金融機構管理層的一系列腐敗行為上,內部的監管者與外部被監管者相互勾結,給金融機構帶來巨大的風險。

「權力有尋租空間,權力又缺乏監督,老貓發現我可以抓老鼠,我也可以不抓的時候,那這時老鼠給他行個賄,那就可以權錢交易了,老鼠迷惑他一下就可以權色交易了,所以,最後就是貓鼠一家。」黃金秋說

「從深層講就是法治還是人治的問題。」北京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楊斌對大紀元表示。

楊斌認為,貓鼠一家本來就是極權的產物,「就是人大於法出了問題了。你要有法律的監管,司法獨立,別人他貓鼠一家我就可以查到,我也可以監管到;人治,沒有法律監管、沒有司法獨立、沒有新聞自由,從本質上說深層問題就是制度問題。」

而要解決「貓鼠一家」的問題,楊斌認為不能搞運動式的整治,「否則今天整金融,然後又整別的,回來再整金融,整貪官整這麼多年了,越整貪官越厲害。陳希同政治局常委才60萬就抓了,現在6個億都不一定抓,越反越貪,這是單純運動式的整頓,制度建設缺乏。」

楊斌表示,在中共這個現存制度下,專制和獨裁本身就是腐敗的根源,而貓就是掌握無限權力的人,所以,不解決體制問題,永遠也解決不了貓鼠一家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