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每天兩集的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情咨文演講中,有這樣一句話:「經濟投降時代」已經終結。外界一致解讀,特朗普將採取更加強硬的貿易政策,力求公平互惠,中美貿易摩擦不可避免。

《華爾街日報》消息,據了解中共領導層想法的官員透露,國家主席習近平打算起用他可靠的政治盟友王岐山,來幫助處理重要但很棘手的中美外交關係。

不管是中共的政治博弈也好,正常退休也好,王岐山在去年10月退出了中共領導層,但是近日卻被選為全國人大代表,這對中共年長的高官來說,非常罕見。

但是前邊提到的中共官員表示,習近平正在為69歲的王岐山考慮幾個去向,包括出任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國內長期處理緊急事務,有「救火隊長」之名。

有一點幾乎可以確定,現在中共政府認為中美關係非常不穩定,無論王岐山去向如何,他的部份職責都將是處理與美國的關係。「中共需要這樣的人來與美國打交道。」

大家都看到了,特朗普就任總統後,並沒有像他競選時說的那樣,馬上把中共定為貨幣操縱國,也沒有對自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45%的高關稅。入主白宮的這一年,中美經貿關係雖然說不上是和風細雨,但是特朗普也擺出了一個相對和緩的姿態。

如對習近平公開表露出個人的好感,希望中共在對付北韓方面進行合作,讓雙方能夠坐下來談貿易問題,但是顯然沒有達到特朗普的目的。特朗普訪華,雖然簽下了貿易大單,但是我們看到,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共的貿易行動,並沒有停留在2017年。

美國之音引述一位知情人士的消息說,近期習近平的經濟副手和美方官員會面時,雙方根本性分歧非常明顯。簡單說就是美國希望有重大突破,要有實際行動。比如最近中共政府承諾,把外國證券公司在中國合資企業中的持股比例上限放寬到51%,但美國認為遠未達到不設限的要求。

而中共則認為美國的要價太高了,希望建立一套機制,說有助於雙方同向而行。但美國對談判和對話不感興趣,沒有實質的行動,那就是制裁。

進入新的一年,美國將中共確定為戰略競爭對手,以掠奪性的經濟威嚇鄰國。對中共貿易問題上的施壓是環環相扣,步步跟進。美國之音報道,美國智庫已經指出,中美經貿關係註定將有摩擦。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亞洲經濟高級顧問馬修・古德曼預測,中美貿易關係「暴雨將至,眼下的驚雷表明暴雨真的將來臨」。

《華爾街日報》報道,王岐山在卸任前,曾經與一位來訪的美國金融界「老朋友」談到特朗普,向他們專門了解特朗普的情況,問特朗普究竟是罕見現象還是趨勢,頗有提前了解對手的準備意味。

中共官員和中國問題專家都表示,國家副主席雖然是一個象徵性的職位,但對王岐山來說,就有了從事外交工作的正當理由。

王岐山和許多有影響力的美國人建立了良好關係,這種關係從上世紀90年代末就一直在累積。他曾負責處理一起中國最大的破產案,期間迫使憤怒的外國債權人作出了讓步。十年後,他擔任了中美年度經濟對話的中方領導人,面對的是時任美國財長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

在過去五年,王岐山執掌中共的反腐機構,大範圍的反腐存在著很大的政治危險性,即使這樣,王岐山也是幫助習近平鞏固了權力。

美國全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執行副總裁Myron Brilliant認為,通過他和多位中共官員的對話就可以明確看出,王岐山肯定繼續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特別是在中美關係和其它全球問題,習近平會聽取他的意見。

美國之音報道說,許多人認為,如果中美之間發生貿易戰,最有可能的誘因就是301條款調查。那麼特朗普將怎樣用301條款調查向中共施壓?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國際商業問題專家威廉・萊茵施表示,美方已經就301調查作出了結論,正在評估造成的經濟損失。如果針對特朗普所說的「重罰」,追溯到前十五年,而不是兩年的話,會有一個巨額數字,或許將超過一萬億美元。

對於將採取的行動,萊茵施認為有五種可能:投資限制、關稅、世貿組織訴訟、技術出口限制,以及(針對工程科技人員的)簽證限制等。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