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時,杭州有一窮書生肖逢春,讀書過目不忘,但因家貧無錢行賄,科考連年落第,氣得跌腳,說:「我看當今皇上,大概也是個不識字的草包!」他說此話時,正巧被私訪江南的乾隆皇帝聽見。皇帝笑而不怒,與其攀談,並出一聯求對:

玉帝出征,雷鼓、雲旗、

雨箭、風刀天作陣;

窮書生肖逢春,矜持一笑,說:「這有何難?」旋即便對云:

龍王設宴,日燭、星燈、

山餚、海酒地為盆!

乾隆見其果有真才,便解下身上的玉如意一只,說:「你速北上進京,將此物面交主考官,保你蟾宮折桂,獨佔鰲頭。」說罷笑笑而去,頃刻無影無蹤。

窮書生肖逢春大喜,連夜啟程,趕赴京城。不料到燕京時,會試已告結束,新科狀元已被他人得去,只得了個「候補狀元」。

肖逢春好氣又好笑,便在旅社牆壁,題詩一首,詩云: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候補狀元,空前絕後;

生不逢時,虛擲春秋;

與其空等,不如雲遊!

寫畢,揚長出了店門,往名山大川,去尋道學道而行。

正是:

皇上本有義,

書生亦顯能。

古代社會好,

憑爾任馳騁!

窮儒苦對

清代著名文學家蒲松齡,自幼苦讀詩文,弱冠之年,便「文名躋於諸生間」,但因是漢族儒生,屢次赴考而不第。

有一天,大名士王渙祥,見窮困潦倒的布衣儒生蒲松齡挑著書箱正要外出謀生,欲試其才,於是口占上聯一句:

芙蓉花開,紅粉佳人爭望月;(上聯)

蒲松齡放下書箱,苦苦一笑,淒然而對:

梧桐葉落,青皮光棍打秋風。(下聯)

王渙祥撫掌稱妙,便留他在自己家中授課教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