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9日,已退休4個月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名字出現在當天披露的湖南省新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名單上,普遍認為這是他回歸政壇的重要信號,時間或於3月兩會上出任新職,虛位以待的有可能是國家副主席。

同時各界高度認為,王岐山若最終確定出任國家副主席,那將會是名實相符,也再度成為習近平的左右手,外媒甚至直指王岐山的財金背景或負責處理現階段處於經貿摩擦的中美關係。

除此之外,如果結合1月13日中紀委全會《公報》,以及1月24日國務院《通知》來看涉黑涉惡問題突出的重點地區、重點行業、重點領域,那麼也不排除王岐山負責擴及金融系統的掃黑、打掉保護傘的行動的可能。

一般而言,金融涉黑涉惡代表事件,從泛亞、e租寶開始到金鹿、中晉,再到如今的錢寶網一連串所謂的大型金融平台接連出事,動輒上百億的涉案金額,每個崩盤平台都有非富即貴的高管團,地方政府站台,央視代言廣告。客觀現實,中共治下各式各樣涉黑涉惡的保護傘大多都是「白的」官方公權力在充當。

當然上述金融掃黑與打黑傘,還不需要王岐山出馬,需要王岐山對付的是「夠黑、太黑」的中國金融機構上層。

2013年1月,王岐山十八大上台後,雖未如外界預期執掌金融事務工作,但大陸媒體廣為報道一篇原題為《清道前行:中國政壇當紅金融家》的文章,主要內容提到了王歧山曾在一場金融機構高層會議上發怒:金融機構,特別是上層,不是全部也差不多九成已是千萬富翁,借1億元收2,000萬(人民幣)私人回傭,每月薪金5,000元,獎金4、5萬,這是哪家訂立的,夠黑、太黑。據報道,王岐山此次講話時間是2009年5月,場合是在中國銀行倫敦分行八十周年的晚宴上。

記得2014年軍中大老虎徐才厚落馬後的當年7月期間,包括財新網在內的大陸門戶網站集中報道一則新聞,即一名22歲女子趙丹娜在香港洗錢達100億港幣,被捕後又棄保潛逃。趙丹娜3,000萬港元保釋金創近年香港棄保金額最高記錄,潛逃時間2014年1月,接近徐才厚2013年12月起被傳雙規時間。據搜狐網7月9日中一篇文章,將趙姓女子與徐才厚妻子聯繫起來,推斷其為徐才厚家族洗錢,牽涉到中國銀行。

還有2012年匯豐退場中國第二大保險公司平安保險,進場的泰國正大集團入股資金來源成疑,被指幕後肖建華參與出資,資金騰挪自三家城市商業銀行,分別為哈爾濱商行、山東濰坊商業銀行、內蒙古包頭商業銀行。當時《財新周刊》報道標題《誰買平安》,猶如呼應2007年的《誰的魯能》,肖建華背後還有真正買家呼之欲出。

另外輿論公認,在國有金融高層方面超乎常人特權的是江澤民的長孫、江綿恆的兒子江志成,2012年收購、私有化馬雲的阿里巴巴時,以成立僅一年多的博裕投資,卻夥同了中國國家投資公司、國家開發銀行、中信投資等多個國有大行。

龐大的金融集團樹大根深,讓銀監會郭樹清至今砲口也只能針對民營金融巨頭。那麼「夠黑、太黑」的金融高層,尤其是國有大行、金控平台,傳統上江系利益集團長年把持的地盤,可能就需要五年金融反腐而深知箇中博弈的王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