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9日,王岐山在湖南省人大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成為了媒體政治版面的頭條新聞。這個消息,增加了王岐山將就任國家副主席的傳言成為現實的可能性。

一般而言,中共因年齡到站的退休的常委,都不會當選人大委員,王岐山的情況,應當屬於習近平打破慣例的舉動。如果接下來王岐山當選國家副主席成真的話,可以看作是習近平對王岐山五年反腐工作的獎勵。

但是,王岐山得到這樣的獎勵,頗有些安慰味道。這一點,離目前有些媒體評論中「重返權力中心」、「在外交等領域發揮重大作用」等描述,尚有不小的距離。原因何在?

首先,按照中共1982年制定的《憲法》,國家主席職務是象徵性的虛位元首,具有最高的地位並享有國家的最高代表權,但不獨立決定任何國家事務。同理,儘管國家副主席其象徵意義遠大於實質。因為不具有實權,歷史上有非中共黨員擔任過國家副主席的職務,例如宋慶齡和榮毅仁。

第二,從胡錦濤開始,共有胡錦濤、曾慶紅、習近平、李源潮四任國家副主席。其中胡錦濤、曾慶紅、習近平在任時都是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家副主席只是兼任;目前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當時只是政治局委員,這也可以看作是國家副主席的降格。如果王岐山以普通黨員身份就任國家副主席,算作是特例,但是也無法從根本上改變國家副主席的「雞肋」和打醬油特色。

第三,在中共現行的權力架構下,政治局常委仍然是實權地位,即使常委分工不同,權力大小不同,但是,每一個常委往往都是其背後的團體和派別利益的代表。王岐山即使可以破例列席常委會議,也與常委本身有天壤之別。把王岐山「重返權力中心」描述為「並未遠離權力中心」較為合適。

那麼,如果王岐山擔任國家副主席,對政局有何影響呢?

首先不可否認的是,王岐山歸來,對江澤民集團是一個沉重的心理打擊,這也是習近平對王岐山五年反腐的肯定。雖然習近平未能讓王岐山繼續執掌反腐,但讓其以任國家副主席的迂迴方式歸來,有向江集團示強的意味。

但是,王岐山如果任職國家副主席,總體來講,還是虛大於實。

外界有評論認為,王岐山在擔任中紀委書記之前,曾擔任過央行副行長、北京市長、國務院副總理等職,履歷豐富,具有多領域的施政才能,素有「救火隊長」之稱。若未來出任國家副主席,可在經濟、金融、外交等多個層面繼續幫助習近平。

這種看法有一定道理,但是,類似期待往往忽略了十九大上圍繞王岐山留任之爭背後的政治現實。

王岐山沒有能夠打破中共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潛規則,是習近平針對江澤民反腐打虎遭到對手死命抵抗的結果。這種激烈政治博弈和結果已經從2018年高層反腐的形勢變化表露無遺:習近平新年電視講話避談反腐、掀起全國掃黑運動顯示反腐從高層轉向基層等。

顯而易見,習近平、王岐山在上任之後定下的反腐目標「開弓沒有回頭箭」、「上不封頂」、「沒有鐵帽子王」等目標,暫時看不到了下文,江澤民、曾慶紅的鐵帽子仍然戴牢在頭上。從這個角度上來講,王岐山反腐半途鎩羽而歸。

從更本質上來講,在中共的體制下,所謂的開明派、改革派與左派、頑固勢力,只不過是一個硬幣的兩面。一個中共體制內的高官,無論如何開明與有能力,其言行都很難超越維護中共政權的底線,一旦觸犯了這個禁忌,必定成為黨的敵人遭到整肅。

造成中國社會危機,以及中國的經濟、金融和外交等問題的深層原因,是中共體制和政權因素。因此,王岐山即使就任國家副主席之職,只要在中共的體制下,似乎並無太多可做樂觀期待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