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網板塊走勢一浪接一浪,由網購、地圖到社交平台等不斷四出伸展,戰無不勝,如日當空。IT大軍兩年前馬首一撥,鐵騎指向金融科技領域。為了打下要塞重鎮,IT巨擘正努尋找「盲公竹」。金融界自行裁員加上人才被搶,勢難預料。回想楚漢相爭,西楚霸王項羽就是因為人才一一流失,導致最終兵敗而自刎烏江,成歷史深刻教訓。

採集金子剖璞取玉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金融科技、社交借貸等為IT企業面前一塊大肥肉,但這些絕對不是它們最終目標。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銀行界其它範疇包括基金管理、中小企融資等亦早晚成其囊中之物。

古有司馬錯開石牛道、皇太極聘洪承疇,得一嚮導,勝過千軍萬馬。近日谷歌連翻向各銀行高層招手,欲得入門之秘。施羅德亞太區數碼及金融科技主管Aman Narain,于1月初重磅加盟谷歌,而星展去年11月亦同樣被谷歌挖走了其亞太區雲端工程部主管Carl Bachman Kharazmi。

除了高層,谷歌更地毯式向金融界上下挖角,是人才都不放過。來自英國德銀、印度花旗、新加坡高盛、上海普華永道等青年人,如今歸心谷歌旗下,共襄盛舉。IT巨擘有備而來,絕非鬧著玩的。

銀彈戰術出手闊綽

金融業以往一直打著高薪旗號,要的人都是最優秀,用錢總可解決一切人力問題。但是,它們日後必須習慣具備此能力、甚至比它們掌有更多資金的對手,已經出現。谷歌在美國聘請一名軟件工程師,出價12.7萬美元年薪,比投行一哥高盛的11.5萬美元還要高。

高盛一名副總裁年薪14.2萬美元,略遜谷歌的產品經理年賺14.4萬美元。根據Glassdoor資料顯示,高盛員工滿意薪酬度為69%,而谷歌則高達78%。老牌銀行遇上金融科技新貴,誓必掀起新一輪人才爭奪戰高潮。另有不少中小IT企亦把握時機,與谷歌等一起走進金融科技的黃金之門。於倫敦擁有170名員工的支付公司GoCardless,擬於2月開設巴黎辦事處;網貸機構LendInvest表示今年會在倫敦招聘多名工程師;軟件公司Anaplan在倫敦的工程師團隊由5人擴充到逾40人。

前巴克萊行政總裁Antony Jenkins於去年7月指出,銀行可能在5-15年後面臨淘汰。到底誰屬項羽?誰屬劉邦?還是要看那一方能掌握無敵大將韓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