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大陸海航集團旗下上市公司7家停牌,並出售澳洲寫字樓。一時間該集團被推上了風口浪尖。有評論認為,因為海航和萬達擴張的路子相似,所以,現在海航正在步上萬達的後塵。

1月24日,海航投資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在深交所申請停牌,再加上23日停牌的海航基礎以及之前已經停牌的凱撒旅遊、供銷大集、海航控股、天海投資和渤海金控,海航系旗下10家A股公司中,停牌公司已達7家。

1月25日,海航系旗下位於悉尼的寫字樓One York以2.05億澳幣出售給了美國投資公司黑石集團。而且海航從去年開始就已經在賣出海外資產,種種現象令外界紛傳海航資金鏈出了問題,深陷債務困境。

22日,海航旗下A股上市公司股票集體大跌,截至收盤,海越股份、海航基礎兩隻股票跌停;海航創新跌9.75%,海航投資和東北電氣跌幅均超過3%。

利用槓桿、質押股票借債擴張

縱覽海航的發跡史不難發現,海航是一家靠槓桿擴張的企業。

據《中國經營報》1月27日報道,2016年,海航系的天海投資以59.82億美元併購英邁國際,因資金不足,天海投資除了藉助發行總額為10億元(人民幣,下同)的公司債外,還採用變更非公開發行募集資金120億元等促成收購。當時,天海投資營收體量不足10億元,淨利潤不足3億元。

同年,海航系的渤海金控旗下Avolon以103.8億美元收購美國CIT下屬商業飛機租賃業務,收購該項目的貸款就達85億美元。

2017年4月10日,海航集團以13.99億新加坡元(約合68.72億元人民幣)收購新加坡物流公司CWT。據Dealogic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CWT集團實現營業收入約508.85億港元,淨利潤約7.11億港元。而收購方海航實業營業收入僅為1.83億港元,毛利潤約為0.60億港元。

除此之外,海航還善於利用股權質押融資。

據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系統中的上市公司單一股票質押比例情況顯示,截至2018年1月20日,海航集團旗下海航投資質押76筆,質押比例為21.67%;海航控股質押256筆,質押比例為36.98%;海航基礎質押31筆,質押比例為57.32%;海航創新質押28筆,質押比例為28.79%;渤海金控質押116筆,質押比例為60.43%;凱撒旅遊質押71筆,質押比例為58.28%;供銷大集質押120筆,質押比例為73.73%;天海投資質押136筆,質押比例33.27%。

海航集團旗下非上市子公司和孫公司的質押比例亦相當高。《中國經營報》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海航集團通過直接和間接質押旗下公司(非上市公司)股權融資金額超過人民幣1000億元。

國際地產資管公司協縱策略管理集團聯合創始人黃立沖對此表示:「槓桿併購可為企業帶來更高的投資回報率,實現資產規模的乘數級擴張,但中國企業在槓桿併購方面存在人才、經驗等先天短板,失敗率很高。」

依靠高槓桿、質押股權融資及內保外貸等手段,海航集團近年擴張迅速。

據Dealogic的數據顯示,海航系2017年新披露的跨境併購有15宗,涉及金額60.58億美元。2016年度,海航系披露的跨境併購達264.09億美元。而近幾年來,海航海外併購額達到了500億美元。

海航積累巨額債務

海航在快速擴張的同時,積累了巨額債務。

據大陸上市公司法定信息披露的材料顯示,截至目前,海航系公司負債情況為:海航基礎負債461億元,供銷大集負債為237億元,海航投資負債為58.8億元,渤海金控負債為2746億元,天海投資負債為975億元,海航創新負債為21.7億元,凱撒旅遊負債為32.7億元,海航控股負債為1183億元,東北電氣負債為1.59億元,海越股份負債為62.9億元。香港國際建投中報顯示,負債為70.64億元,海航科技投資負債為0.33億元,海航實業股份負債為23.15億元。

上述大陸和港股上市公司總負債達5873.81億元。而海航手上共有資金1850億元。

有媒體透露海航的債務總量是1000億美金,其中四分之一是短期借款。這意味著海航1.2萬億美元資產中,有近一半都是借來的,而且近四分之一借款在一年內到期。

2018年,海航集團旗下將有大批公司債到期。湯森路透平台Eikon的數據顯示,海航2018、2019年即將到期的債務超過443億元。其中,最早的17渤海金控CP001債券將於2018年4月份到期。

國際評級機構標普日前因擔憂海航集團即將有大量債務到期且借貸成本上升,下調了海航的信用狀況,顯示海航信用水平陷入到了「麻煩區間」。

中共監管系統點名海航 其資金吃緊

2017年6月,中共金融監管系統點名海航、萬達等4家民營企業涉嫌以內保外貸轉移資金到海外,並要求各大銀行排查其海外併購風險。

據《蘋果日報》去年9月4日報道,香港金管局向香港中資行及大型銀行發問卷,點名查詢海航及萬達的授信額及未償還貸款等資料。相關銀行需列出給予該兩個集團及其附屬公司(包括上市及非上市)的授信總額(已提取或未提取),目前未償還貸款餘額及年期、有無持有抵押品等。

有大銀行主管表示,金管局針對個別企業查問授信資料雖然不是首次,但這次的做法相當罕見,點名查問海航及萬達很不尋常。

去年9月有消息說,在海航集團短期貸款於11月份到期後,至少有4家香港銀行決定不再給該集團貸款延期。

海航董事局主席陳峰今年初也公開承認海航資金緊張。而多家媒體也報道了海航系資金鍊緊張問題。

1月19日,路透社消息說,最近幾周,在海航未能償還部份債務(包括飛機租賃付款)後,中國銀行、民生銀行以及交通銀行租賃部門的高管已經與海航的關聯航空公司舉行了磋商,討論收回欠款的問題。

1月15日,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海航願意為一年期融資支付11%至12%的利息,遠高於中國高質量借款人的典型利率。

1月5日,彭博社說,近幾周,海航集團旗下公司拖欠中資銀行貸款本金或利息,3家銀行因此凍結了尚未使用的授信。

《華爾街日報》1月初報道,海航旗下的聚寶匯通過電子郵件通知海航員工,他們此前購買的投資產品兌付將被推遲。

海航開始甩賣資產 或步萬達後塵

1月25日,海航系旗下位於悉尼的寫字樓One York以2.05億澳幣出售給了美國投資公司黑石集團。這揭開了今年海航系甩賣資產的序幕。

據路透社報道,有消息人士表示,海航集團正在考慮出售旗下Swissport的首次公開發行(IPO),Swissport是瑞士航空地勤服務及貨運服務供應商。海航希望Swissport估值至少達到27億瑞郎(28.4億美元),這是海航2015年收購該公司時付出的價錢。

1月23日,香港媒體引述外電消息報道,海航已聘請摩根大通為其持有的29.5%西班牙諾翰酒店集團(NHHOTEL GROUP)股權尋找買家,估值6.32億歐元。

實際上,從2017年底開始,海航集團便頻繁被曝出正陸續出售旗下的海外資產。

據大公網2017年11月30日報道,海航集團首席執行官譚向東11月表示,近期清理了海航集團旗下逾百家企業,對海外資產也做出調整,出售了部份較細的財務投資項目及地產項目。

2017年12月,《華爾街日報》報道說,海航集團計劃將旗下包括紐約曼哈頓、倫敦金絲雀碼頭以及舊金山等的一些寫字樓進行出售,涉及金額將達60億美元。但是海航當時出面否認。

除了出售海外項目外,海航集團近期也在為其國內的部份資產尋求買家。

1月25日界面新聞報道稱,海航意向出售位於海口大英山CBD內的部份地塊,套現約20億元。

澎湃新聞報道,除了海口,海航位於上海、北京、蘇州、嘉興、珠海等六個城市所持地塊都在尋求買家。

大陸微信號「水煮語」26日對此表示,為何賣?其實就是還債。

「水煮語」說,利用債務擴張,進而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這是萬達的手法。而海航的操作手法與萬達幾乎一致。雖然海航目前不承認有資金壓力,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海航最近的一系列手法與當初遭遇危機的萬達是何其相似。

「水煮語」認為,大肆出售手中資產,這是萬達當初的手法,如今正在海航身上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