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陸媒披露,大陸多省存在拐賣「越南新娘」的代理機構。為何會出現如此現象?

據陸媒《新京報》27日報道,2016年10月以來,多名越南農村年輕女子被以旅遊、找工作等名義騙走,以偷渡方式進入中國,再通過昆明火車站被轉交給全國各地拐賣團伙,隨後以數萬元人民幣價格賣出。

報道稱「越南新娘」的買賣多以口耳相傳形式傳播,因購買者遍及大陸各地,有需求的會向已經買過的人打聽。被拐賣的越南女子因語言不通、沒有護照,往往只能任人處置。

近年來,越南新娘逃跑的事情時有發生。2016年2月16日,福建南安眉山鄉、金淘鎮兩地多個村發現越南新娘集體失蹤。2014年河北省邯鄲曲周縣百名「越南新娘」連同「媒人」一起失蹤後,就有民眾分析認為涉及拐賣人口。

時評人士唐靖遠告訴大紀元記者,越南女子被欺騙拐賣有著更深層的原因。首先對越南而言,在經歷多年戰亂,尤其越共和美國的戰爭後,又參與了與柬埔寨、與中共的戰爭。「共產主義的好鬥性使越南常年處於戰爭狀態,導致男女比例失調,女多男少」。

其次,中共曾常年實行計劃生育政策,強迫婦女流產墮胎,農村因需要男壯丁當勞動力,結果人為導致男女比例失調,男多女少,以至於出現現今社會大齡男士迎娶越南新娘的需求。

除此之外,唐靖遠認為中共改革開放後,把中國人帶入到「有錢就是一切」的瘋狂拜金大潮中,大批社會底層的民眾鋌而走險從事這種違法勾當。

前河北媒體人朱欣欣表示,幾年前河北省邢台、邯鄲的越南新娘逃跑事件就涉嫌詐騙、拐賣人口,這跟當下中國人丟失道德底線,不以法律為標準有關。「整個道德淪喪,跟制度有關係。公民沒有權利,沒有法律支持,沒有保障,沒有更多力量維護正義,自我淨化的機制完全喪失。」

據《新京報》2014年12月報道,當年11月21日傍晚,邯鄲市安寨鎮趙莊村村口路西的美玉理髮店門前聚集了近百名村民,都是在等著理髮店女主人吳美玉找他們失蹤的越南媳婦,但吳美玉始終未露面。吳美玉是25年前嫁給村民趙國盛的「越南新娘」,她稱自己是被拐賣到此地的。

然而,這種人口拐賣事件得不到遏制,不少買了越南新娘的人也因此損失巨大。在上述失蹤的「越南新娘」中,有當地村民袁迎賓在2個多月前花了10.5萬元的「彩禮」從理髮店領回家的越南新娘「雲江」;還有袁迎賓的鄰居袁新強花10萬元錢剛買回家2個月的「藍藍」。

唐靖遠表示,中共現在對社會的管控達到了空前嚴厲的程度,攝像頭遍布每個角落,為何販賣婦女這樣的集團、規模化犯罪卻屢禁不止,效率奇低?

他認為真正的原因在於,中共的管控系統最大的作用是維穩,針對的是信仰人士、維權人士或異議人士,不惜血本地嚴酷打壓。但對真正造福百姓的民生問題,「警察從來都是能推就推,很多地方甚至乾脆就是警匪一家,勾結一起發黑財」。

唐靖遠說:「這樣的敗壞現象已經滲透到社會的各個層面,當販賣人口,販賣新娘背後的暴利成為追逐的對象,很多警察、有組織的黑社會和參與犯罪的閒散人員往往勾結成為一個龐大的利益混合體。」在中共基層政權日漸成為官辦黑社會的當下,「很多政府官員私底下與各路江湖人馬勾連胡作非為,以至於販賣人口這個黑色產業鏈一直長盛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