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談教育,語文、品德、歷史、政治之類的文科課程中,基本上致力於洗腦、愚民任務,不斷灌輸愛國、愛黨的理念;而談到數、理、化課程,則是強調定律及答題,大打「題海戰術」。由此,有分析認為,中國的教育,愛黨、愛國最重要,被洗腦、愚民成功的學生才是中共政權需要的人才。

中華傳統文化所重視的是「四維八德」的倫理道德,作家張曉風就提到,學校應該要教人追求美,在孩子小的時候,把道德的美德教授給他們,面對現在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回復道德倫理課程才是解方。

儒家思想:三綱、五常、五倫

「三綱」是指「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要求為臣、為子、為妻的須服從於君、父、夫,同時也要求君、父、夫為臣、子、妻做出表率。它反映了封建社會中君臣、父子、夫婦之間的一種特殊的道德關係。

「五常」即仁、義、禮、智、信,是用以調整、規範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等人倫關係的行為準則。「五倫」即:「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

杏壇是孔子授徒講學的地方,後人因而在山東曲阜孔廟大成殿前築壇、建亭、書碑、植杏,取名杏壇。今以杏壇泛指教育界。

文革摧毀中國人的道德

傳統教育教導學生培養仁義禮智信等美德,但中共的教育卻著重在培養自私凶殘的非人性,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張宇韶表示,儒家思想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一部份,對於當今社會的影響,它不僅規範著個人行為的道德層面,儒家思想中的「五倫」關係對於社會發展也起著穩定的作用,但這一切卻與中共的「信仰」有所抵觸。

張宇韶解釋,中共所信仰的馬列思想,認為人類的歷史是由階級鬥爭所驅使,世界的本質就是鬥爭,這與中華傳統文化背道而行,甚至將其視為「封建」迷信中的一環,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時期,舉著「破四舊」、「立四新」的建立新社會大旗,將中華傳統文化破壞殆盡。

「隨後中共大談改革開放,強調務實主義的重要性,喊著『發展是硬道理』、『穩定壓倒一切』的口號,在一切都以功利主義作為前提的操作中,一步一步地把中國社會秩序跟規範扭曲,縱使經濟數字有所提升,但中華傳統文化已在中國逝去,對人的尊重也消失無蹤。」他說道。

洗腦教育惹人出走

中華傳統文化引人向善、向上,中共的黨文化則是叫人重現實,有了錢就有了一切,也叫人不信神,讓假、惡、暴成為中國人們的價值觀,更不用說貪污腐敗,縱慾濫情幾乎就是中共官場的形容詞。

張宇韶說,中共是個矛盾的政黨,長期批判著「封建」和「有神論」,實際上卻不斷地以造神文化來吹捧中共的核心人物,將其政治聲望及歷史地位推到最高點,同時透過洗腦教育灌輸在中國人身上,在一個欠缺法律的監督,沒有文明的素養,也沒有開放的資訊的國家,孩子的教育怎麼可能會健全。

「不論在官場中,還是在教育體系上,為甚麼中國有如此多人在威權體制中歌頌黨國偉大?」張宇韶分析,這是一種官場形式主義的表現。著名的中國研究專家魏昂德(Andrew Walder)就以「新傳統主義」來描述這一現象。

張宇韶說,中共的「新」,就是把列寧的極權與民主集中管制,具有科層官僚的現代化意涵;所謂「傳統」則是指涉「用人唯親」的人身依附關係,透過經濟利益的恩庇來換取政治忠誠,簡單地說,就是中共內部的派系及老闆、部屬的關係。

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之下,阿諛奉承或是人馬派系當然涵蓋整個中國。張宇韶表示,教育界也不會例外,更不用說還有黨的控制、影響在崩壞杏壇,所以有辦法的政商人士多選擇將小孩送到國外求學。
他說,中共循著馬列毛的鬥爭邏輯,在唯利是圖的功利主義下,夷平了中華傳統文化,「但台灣保留了中華傳統文化」。

張宇韶強調,台灣對人的尊重遠高於中共,這就是中華傳統文化在台灣的證據,一來是台灣沒有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其次就是沒有中共的黨國教育、黨化教育。或許有人會認為國民黨過去也做過類似的行為,但是不同的是,台灣啟動民主改革,才有現在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文教育,這是中共與台灣之間最大的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