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來有高血壓病症,經常服降壓膠囊、丹參片等藥,但是久治不癒。經鄰居介紹,我於1996年開始煉法輪功,不知不覺中血壓恢復了正常。可是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我因為害怕一度放棄了修煉。不久我的高血壓復發,於是又服起了降壓藥。

我女兒是醫生,給我弄了整瓶、整瓶的藥,可是那藥好像不起作用似的!血壓還是上升,控制不住。有個醫生說,「北京0號」降壓效果好,於是我開始服用此藥。幾天後,血壓不但沒降下去,反而升高了,高壓竟升到了二百以上!我很難受,感到天旋地轉,走路直想摔跤!

我想:這麼好的藥,怎麼一點作用也不起?相反,血壓還升那麼高!這不奇怪嗎?!這時我又想到了法輪大法,心想:我要還煉著功,病也不會復發!我猛然悟到:是不是師父還管我呢?這是點化我吧?是啊!這麼好的功法,我為甚麼就輕易放棄呢?

我又回到了大法修煉中來,和同修們一起學法煉功,出去講真相,發大法真相資料,該幹甚麼幹甚麼,根本不把自己當病人。

說來真神奇!不幾天,血壓恢復了正常,又無病一身輕了。於是,我把藥全扔了!不煉功的女兒很擔心,說:「那麼高的血壓不吃藥可不行,會出大毛病的!別走極端!你煉功你就煉,可別不吃藥!」

十幾年來無需服藥

十幾年過去了,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身體越來越好,其它曾有過的一些病,如心律不齊、肩周炎、牙疼病,稍微感到飢餓就心慌、眼黑、要摔跤等症狀也都不藥而癒。

有一次,我外出坐汽車回來,因為天熱,加上車開得快,又有些顛簸,我暈車了,還嘔吐了好幾次。女兒一看就說:「一定是血壓鬧的,不吃藥怎麼行!」說著便拿出血壓計,「來,給你量量!」一量,女兒不言聲了。我問:「血壓怎麼樣?」她說:「血壓正常!」自此,女兒再也不說甚麼「不吃藥可不行」了。

現在我已是七十多歲的人了, 一直身體健康,精力旺盛。一次,我和老伴(也修煉法輪功)去河北名山抱犢寨旅遊,登山的時候,碰到一對二十多歲的戀人,他倆興緻勃勃地往上攀登,時而也歇歇喘喘。我倆雖年老,也不亞於他們,一會兒他們超過我們,一會兒我們又超過他們,最後還是我們先登上了南天門!他倆佩服地說:「你們二老真行,比我們年輕人還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