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份選舉時的香港「官媒」,在星期四分別說到泛民的周庭及姚松炎,將會被DQ。來源來自「一唱一和」的星島及東方。選舉事務處你未宣佈,兩份報章如何神通廣大,拿到這些資料?文章出版的今天,選舉報名期還有三天,選舉事務處也應該明白,冇道理的延誤,對已入紙的角逐者絕對不公平。我希望香港不是跌到如此低水準。如果真的被DQ, 距離截止的入紙時間十分之相近,這就是不平等的選舉了。

事態發展緊急,如果姚松炎在補選被「二次DQ」,周庭不能參選,確實是「殺到來」的法治危機,也有損香港金融業的形象。香港風險,其中一項就是選舉權及被選應該是不必爭拗的事情,是《基本法》賦予香港市民的權利。泛民星期四下午去見總選舉主任,得知選舉主任徵詢「僭建」律政司司長意見。行情雖然大大不妙,入閘可參選與否,有甚麼準則沒有透明度。如果真係DQ, Plan B人選要「叫坐力」相對薄弱。大家現在應該不要自亂陣腳,看看事態發展。

香港自開埠以來已是個中西文化薈萃的地方。香港吸取了中外的各方面優點,建立了一個非常獨特、華洋雜處的社會,擁有自己的一套在自由、法治、人權、宗教、道德、商業文化、社會廉潔各領域上的核心社會價值。「一國兩制」中的「兩制」,就是要保持香港此獨特性。「不聽話」的議員要被DQ清盤,共產黨要買起整個香港有甚麼難 ? 誠哥警覺性最高,明白「唔同黨玩」這大道理。但我可以對你說,香港人「有種責任叫堅持」,就算環境如何多惡劣,必須要減慢當中的崩壞。在「香港味」下降的大時代,如果所有監管機構的頂層「被染紅」,投資者辛苦賺來的資產也沒有保障;選舉主任沒有獨立思考,這便是更多香港人想撤離的一天。

另一天空下,在瑞士達沃科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WEF)現正進行。世界不斷在變,特朗普星期五的演說將會成為世界焦點,而長期捧場客如量子基金創辦人索羅斯也會到場,必然有精彩絕倫的演說。股市爆升,這隻狂牛未必為「即日鮮」炒家帶來巨富。以星期三為例,道瓊斯指數上下波幅已令投資者「頭痕」,而串流技術公司Netflix提供的娛樂資訊服務,已近乎蓋全世界。Netflix已變了一千億美元市值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