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韓,不論年輕人還是老年人,整容已經成了「家常便飯」,電視媒體一個個灰姑娘變仙女的故事,鼓舞大批觀眾前進首爾江南的「整容一條街」。韓流的風靡,整型風也席捲中港日台。影劇界中動刀整容的紅星不計其數,網絡上影星「整容前」與「整容後」的照片滿天飛,大眾也從口誅筆伐,到習以為常,乃至目前的趨之若鶩。

然而一個個整型失敗,美容慘變毀容,甚至留下永久傷害而自殺的故事,卻也紛紛浮上檯面。

醫生指出整型對身體傷害的同時也提醒,上帝造人是非常精美的,臉部即有三十多條縱橫交錯的肌肉,可以產生五百多種不同的表情,一旦人工介入,即改變了這超完美系統。

曾有一位整容成癮的女子,耗費大筆金錢,追逐每次整容與改變,每一次整型後就陶醉於新的容貌,但是接下來就是不斷丟棄舊的照片。她說:「我已經記不得自己原來的樣子了……」究竟真我在何方?這或許就是對於追求虛榮的愛美人士,最大也最可怕的懲罰吧!

社交時尚,整型共和國

首爾有名的整型街道——鴨鷗亭,充滿密密麻麻的整型外科牌匾。(攝影/南昌熙)
首爾有名的整型街道——鴨鷗亭,充滿密密麻麻的整型外科牌匾。(攝影/南昌熙)

在南韓,不論年輕人還是老年人,整容已經成了「家常便飯」,電視媒體一個個灰姑娘變仙女的故事,鼓舞大批觀眾前進首爾江南的「整容一條街」。隨著韓流的風靡,韓式整型風也席捲中港日台。

上整型醫院的客人往往期待自己整型後有一個像明星般完美的外表。(法新社)
上整型醫院的客人往往期待自己整型後有一個像明星般完美的外表。(法新社)
 

有不少人戲稱南韓是「整型共和國」,不論是年輕人還是老年人,整容已經成了「家常便飯」,甚至前總統盧武鉉也承認在大選前為了除皺注射過肉毒桿菌毒素。南韓首爾江南的「整容一條街」在這種大氣候下也應運而生。

「Grand成形外科醫院」為多位演藝界明星整容而出名,醫院二樓有很多來此醫院的演員們的照片,及南韓家喻戶曉的演員們以及國外演員跟院長的合影。為此,很多國內外患者慕名而來,放假期間10%的顧客是由中國、台灣等地來的外國人。該院徐逸範院長說:「也有拿南韓明星照片來要求做整容手術的外國人,最多的是宋慧喬,第二是李英愛。」「我們既不是神,也不是創造奇蹟的人,只是在本人現有的框架上做附加(+α)的就是整型外科醫生。」徐院長說。

「Grand成形外科醫院」的徐逸範院長,介紹自己是治療因「外貌至上主義」而受傷的患者們的心理的醫生。(攝影/鄭仁權)
「Grand成形外科醫院」的徐逸範院長,介紹自己是治療因「外貌至上主義」而受傷的患者們的心理的醫生。(攝影/鄭仁權)

媒體造勢帶動整行風潮

整型熱潮中媒體的影響起到很大的作用,有線電視等多家媒體塑造了「灰姑娘變仙女的故事」,讓大批觀眾把整型視為走向實現理想的一把鑰匙。例如通過整型變成娃娃臉的電視中的演員們;還有變漂亮後連人生都改變了的故事,一個個神話般的故事讓人們感受到整型的誘惑。

2006年南韓上演了電影《美女痛苦》,表現的是一個雖然歌唱的好,但因長相醜陋而受虐待的女性,通過整容變成完美女孩,得到了夢中情人的求婚,成為成功的人氣歌手。

電影收到大大的票房價值,特別是主角「九十五公斤的醜女子搖身變成四十八公斤的美女歌手」,抓住了南韓年輕女子們的心理。電影觀眾的70%是女性,她們年齡大多數是二十出頭。

一個電視娛樂節目中做調查,出席的十二名女演員,當說到關於整型的內容時,其中十人坦誠說做過。此外,整型人群中不包括整型項目作兩項以下的人。

只要傳言有哪位演員在哪家整型後變美麗,做手術的那家醫院很快就會門庭若市。到醫院的人一律要求做之前跟接受手術的演員一樣的身體部位。不管與自己的臉型是否整體協調,很多顧客要求做以美麗著稱的金喜善的眼、金泰熙的鼻子、宋慧喬的嘴。

但是對演員整型的看法千差萬別。尖銳的網民比較美女藝人的過去與現在的照片,尋找各項證據,要是發現她們比過去漂亮,就拿整型的話題在各種留言板上大做文章。

有的網民批判整容的明星「像人造人」、「整型中毒」,也有支持者稱「變漂亮就行」!「我要是做手術能變那麼漂亮我也想做。」「最近哪有沒做整型的演員哪。」

整型成社交時尚大禮!

2008年4月23日,首爾,南韓國際醫療服務協會的會員醫療機構安娜珂琳,門口佇立著大型的美容修復廣告。(法新社)
2008年4月23日,首爾,南韓國際醫療服務協會的會員醫療機構安娜珂琳,門口佇立著大型的美容修復廣告。(法新社)

如今「整容」在南韓成了一種最時尚的禮物,1960年代的南韓父母,為了不讓子女也同樣貧困,餓著肚子教育孩子。但2000年代的父母擔心子女進入社會會不順利,竟拉著孩子的手去整型外科;送給高中畢業女生最流行的禮物就是「雙眼皮手術」,而送老人去整容也成了最佳敬老方式。

在記者採訪中,一位20多歲的女性坐在整型外科等候室,她介紹自己是公司職員:「媽媽叫我來我才來的。」她眨著眼睛,好像雙眼皮手術還沒痊癒。

徐院長表示,「女兒不想做,媽媽強迫女兒做。因她回想自己因外貌不佳,所以未能在社會受到良好的待遇,不想自己的女兒遭受那樣的痛苦。」徐院長分析,「整型手術受社會氛圍的影響而大受歡迎,儘管宣揚不喜歡外貌至上主義的人也喜歡旁邊有個漂亮女人。而且在日常生活中不能小看外貌佔的重要性。」

據首爾大學醫大精神科柳仁均教授在〈對於整型美容的女大學生的關心和副作用〉一文中稱,南韓女大學生中52.5%有美容整型經驗,82.1%希望做一種以上的美容整型。這說明整型手術像購物一樣,再也不是甚麼特別的事情。

傳統觀念與自然法則

也有人認為長相不應輕易做後天的改變。

23歲釜山大學語言學院的大四學生李小姐表示:「每個人的容貌、長相是天生的,是父母賦予的生命權利,不應該輕易做後天的改變,否則會違背南韓傳統的家庭育人理念。」

南韓著名整容專家、釜山聖卿醫療財團監事鄭錫榮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說:「不管在哪裏整容,效果如何,我還是提議眾多愛美的年輕人,不要輕易在自己的臉上動刀。不論做何種手術,都是違背自然規律,人工改造了自己身上的部位,或者加入一些本來不屬於自己身體部份的東西,這些或多或少都會產生一些副作用。」

他說,除了割雙眼皮外,其它的整容手術,包括重塑臉型、隆鼻、隆胸、抽脂手術,因為在臉上做過大改變,或加入了一些人工物質,都會破壞臉上或身上原有的皮膚、肌肉組織,使臉上的部份肌肉或皮膚萎縮、壞死,或是使加入其它物質的身體部位血液循環不順,導致肌肉硬化的症狀。◇

人工美女的背後

人工美女在光鮮亮麗外表的背後,真的一切都是這麼完美嗎?專家提出了整容其實對人的免疫系統造成重大的影響,整容畢竟是外科手術,有一定的風險,最恐怖的惡夢莫過於美容變毀容……

前港姐吳文忻以百萬酬勞成為香港首位整容代言人,公開成為「人工美女」。(攝影/許俠)
前港姐吳文忻以百萬酬勞成為香港首位整容代言人,公開成為「人工美女」。(攝影/許俠)

2006年底,前港姐吳文忻以百萬酬勞成為香港首位整容代言人,公開成為「人工美女」。她到南韓主要是做削鼻骨手術,還有豐嘴唇、打Botox瘦臉與抽脂等。對於成為「人工美女」,吳文忻自言心情很矛盾,因為她本身也是祟尚自然美。

商業公開吹捧美女人工化,近年整容成風,女士節衣縮食,為的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變身成心目中的美女形像。

由於大陸整容手術普遍質素低劣,留在香港又怕被親朋好友碰到,不少港女選擇請假或趁長假期間到南韓接受整容手術,地域不太遠,價錢也相對合理,質素有保證。

據報道,一家南韓整型醫院在新年期間爆滿。醫院共有二十個手術室,新年期間天天爆滿,當中七成是港女,其餘多是大陸及台灣、新加坡人,手術項目有一半屬於「重整」。

心理大於外表因素

在中國,雖然整容服務質素相當參差不齊,但整風照樣盛行,更出現了學生漸成整容隊伍主力的社會現象。有報道指,2007年暑假,南京地區的整型科醫生門診病例比往常多一倍以上,其中70%為剛畢業的中學生和高中生。

2007年的中大醫院整型美容中心統計資料表明,對於孩子選擇割雙眼皮、墊鼻樑、隆下巴等整容手術,絕對支持的家長高達85%;經過子女做思想溝通工作同意孩子整容的佔10%左右,家長對子女整容的總支持率達到了95%。

香港整型及整容外科醫學會秘書李天澤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在任何一個競爭劇烈的社會,外表很重要,靚人有好處,這現象或多或少是事實。但李天澤也表示,整容並不是萬能魔法,不能完全改寫求診者的一生。對於一些不切實際的整容要求,李天澤認為,需要的不是整容手術而是心理的輔導。

精神科醫生吳偉民則指出,越來越多的人士對自己容貌或身材過於「挑剔」,當中部份人已經患上「身體變形症」(Body Dysmorphic Disorder)。患者對自己身體、面部五官、頭髮、身材比例至皮膚質素均感不滿,九成患者患有抑鬱症,七成則有焦慮甚至思覺失調,兩成多人有自殺傾向。

想美容慘變毀容

港人鄭太太在三十多年前就曾經做過加長下巴的整容手術,她回憶當時整容的動機,是「因為感到不開心、寂寞、空虛,希望增加自信,想感覺踏實,同時也希望改運,一直都有朋友說她下巴短,於是一時衝動……」

現在多年過去了,鄭太太認為,還是不整容最好,因為她發現,即使整了容也改變不了很多事。當時也是因為想取悅丈夫,但整了容後丈夫也無動於衷。

她說,當時做完手術後,感覺不自然,現在人上了年紀,感到下巴有點移位。

整容畢竟是外科手術,有一定的風險,最恐怖的惡夢莫過於美容變毀容。2008年8月26日,中國大陸首宗注射PAAG(又稱「奧美定」)美容受害人索償案件在深圳羅湖區法院重審。深圳原訴人章惠(化名)當日在親友陪同下出庭。包括香港受害人在內的多名PAAG美容受害人亦到法院旁聽聲援。

代表原訴人的律師浦志強表示,據他所知,有六名香港受害者切除乳房。

章惠於2002年在深圳富華美容醫院使用PAAG物料注射做隆太陽穴手術,希望額頭較豐滿,但手術後,PAAG出現移位,引起後遺症,面上留下十釐米的PAAG,兩度進行手術都未能清除,導致面部神經受損、面部腫脹、視力受損,她每天都感到臉部疼痛。

有內在美才有外在美

國際斯佳美容協會名譽總理譚達治博士。(攝影/吳雪兒)
國際斯佳美容協會名譽總理譚達治博士。(攝影/吳雪兒)

人工美女從外表上與自然美女無異,如果能克服整容手術時帶來的一定風險,成功雕塑出的人工美應該與自然美無異,不過,香港美容總會名譽總理、國際斯佳美容協會名譽總理譚達治博士說:「以我們學自然醫學當然不認同,也不主張(整容),因為美包括了內在和外在的美。表面的美並不持久,需要有內在美,即氣質,而產生外在美。」

譚達治說,雖然選美對外在的美態如面型、五官、頭髮等的配合有一定的界定:「如果將全世界最美的人的眼、耳、口、鼻拼在一起,(出來的臉孔)是不漂亮的,完全不漂亮,而且很假。這是因為這張臉是不存在的,也就是不實際,因為那是虛擬的。」

譚達治續說:「真實的事物是有能量的,是一種看不見的魅力的震動,一種吸引力,所以從美容的角度看人工美女,當然有很多問題!人的身體是一個很微妙的系統,假如經過沒有必要的切割、調動或調整,身體會產生一種不自覺的抗拒,這種抗拒會在受創的區域中產生一種很大的反應,因為是不必要的移動。」

免疫系統將長期受壓

原來改動過的身體部份會引起「陰陽失調」,不單只是細胞失調,而是神經失調。譚達治說:「雖然傷口的縫合可以做得很漂亮,但始終是一種傷害,這種傷害讓身體不斷想做出調整,這種調整會對人體產生一種干擾,很不舒服的。也會令那個部位產生一種不斷老化的程式,老化的速度會比正常的來得快。基於這種是屬於故意的傷害而引起的無形干擾,身體不斷想以免疫系統來調節,令免疫系統很勞累,系統無法適當的休息,在這種情況下,人沒有辦法放鬆,免疫系統經常受壓,到最後可能失控,那個部份就會變形。」

譚達治說,整容所用的物質無可避免對人體是有傷害的,如隆胸用的鹽水,雖然相對來講,沒有甚麼毒性,但包著鹽水的外袋也是一種膠質物質,而所有膠類的物質都是有毒性的,放進體內之後,不斷在體溫的高溫下「煮」,物質會產生變化,這種變化會把部份物質溶解,透過血管和淋巴系統在體內循環,血管和淋巴就無端中毒。

多了異類的物質,要清理這些異物,也令免疫系統疲於奔命,可以想像對身體所帶來的干擾是很大的。譚達治說:「所以非必要,不要把任何非屬於身體本來的物質加進身體內。當然意外受傷需要修復面部外觀,而需要放進異類物質的案例,那是無可厚非的。」

快速衰老也是病態

譚達治說,要靚可以有很多方法,應付衰老也是:「衰老是不可以對抗的,但是可以延緩。」從事自然醫學研究的譚達治說,衰老不是必然的現場,過快地衰老是一種病態。

譚達治在採訪中淺談了如何提早「預防」衰老,如通過減壓。他說,人人都有壓力,因此壓力的處理是一個大的課題,如果能成功減壓,就可以減少衰老的干擾。加上按身體狀況(如血型)來選擇合適和有益的食物,有充足的睡眠,但不過量,同時控制情緒,不過份開心或悲傷:「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要開心!」◇

醫生建言:整型前,請停看聽想

整型前,你功課做足了嗎?專業的醫生提醒你整型前應該做好甚麼準備,整型後又應該注意甚麼?做好功課,才可以讓整型降低風險,達到最好的效果。

愛美是人的天性,但是若整型太過,包括忍受太多的痛苦、花費太多超過自己所能負擔,與接受副作用太大的手術,就十分值得三思了,因為在這種情況下,痛苦的感受遠大於滿足感,甚至於嚴重的會造成終生的遺憾。

豐胸的負面後果

整型很多不光是愛美問題,還牽涉到人更深層的心理狀態,包括色慾、顯示心、盲從的心態,甚至還有無知造成的痛苦。

例如豐胸,在台灣可說是十分的流行,在報章雜誌上看到模特兒的胸部,一般人常想到的就是,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女人豐胸,若非工作需要,如模特兒等,常是為了取悅男人,再來就是想顯示自己胸部的堅挺豐滿。豐胸最便宜方便的方法就是植入水袋,放在大胸肌下邊,不認真分析不容易被識破是人工的,但是水袋用久了會破,只好不斷地重覆更換,反覆植入水袋手術,有些可用幾年,運氣不好的不到一年水袋就破了,就要更換,但更換就要手術,手術多次後組織沾黏的比較明顯,組織僵硬纖維化,行動外觀都受到了影響。

因此有些人就會選用較耐久的矽膠隆乳,但矽膠用久了潰破後造成組織發炎沾黏,手術無法清理乾淨,更是難以收拾,造成的痛苦是終生的!

回復整型成下一波風潮

根據美國美學整型外科學會American Society for Aesthetic Plastic Surgery (ASAPS)發佈的年鑑報告,美國的整容人數自1977年以來增加了444%,整容件數高達1,170萬件,非手術性如注射肉毒桿菌、肌膚填充塑型劑注射與淨膚雷射等佔了82%。侵入性程度較低、花費較少的手術需求也提高很多。

然而這些整型手術是否真能一勞永逸地帶來預期的美容效果?答案似乎是否定的,而且諷刺的是,現在要求回復整型前的人越來越多,有時甚至會達到三分之一,即使只是割雙眼皮或是隆鼻的所謂「小手術」,吃後悔藥的也不在少數。所以在美國就有所謂的「回復整型專科」因應而生,整型醫生設法將病人回復到原來的面貌,成了整型風潮另一波的新潮流。

而所謂的淨膚雷射這種非手術型的整容就完全沒有問題嗎?例如很多病人抱怨皮膚是變白了,但局部明顯的變白,與沒有雷射的部份成了明顯對比,所以結果並非完全皆大歡喜。

整容手術是非常有利可圖的事業,很多醫生非常積極的行銷以獲得客源,並勸服客人接受高價的手術或處置,有時會忽略了客人之前的病史與健康狀況,為了利用這大受歡迎的市場賺錢,很多醫生與護士缺乏專業的訓練與證照就實行美容手術,缺乏適當的緊急醫療照護設備,而且這些手術幾乎都沒有醫療保險給付,所以相對的也沒有醫療機關的監控與管制。

此外,上帝造人是非常精美的,拿臉部來說,臉部有三十多條縱橫交錯的肌肉,可以產生五百多種不同的表情,人的情緒,細微的內心變化都可透過臉部不同的樣子表現出來,所以一旦人工介入,改變了這超完美系統,很多人整型整容完了就會抱怨:我為甚麼看起來假假的!有的越照鏡子越不甘心,就會有回復原來面貌的衝動,但回去找醫生時,得到的答案是「已經定型了」,無法改回來了!科學家用最高的科技電腦3D動畫想要模擬臉部的表情、不同的心理狀態,到現在仍是無法達成,原因就是太細緻了!無法模仿。

整型真的可以滿足美的要求?

當你忍不住想要整型美容時,留意以下的訊息,可以減少事後問題的產生:這醫生是合格的醫生嗎?醫生是哪一個醫學會的會員?我希望得到怎樣的結果與這結果可維持多久?要花多少錢?有甚麼可能的併發症?手術後要花多少時間復原與後續的照護應如何處理?這醫生有提供術前建議諮商嗎?(因為手術可能不是最好的選擇。)這醫生對你要施行的手術熟悉程度有多少?

整型美容一定可以滿足我對美的要求嗎?心裏稍微沉澱一下吧!最美的美是不是由人的內心發出來的呢?人的善念、真誠、健康,是不是也能散發出無法遮掩、無以倫比的美麗呢?如芝蘭在室,芳香四溢,不用炫耀,再遠之人也會想要過來聞香;人為的想要矯正外型的美,是不是非常有限的呢?臨床上時常碰到這樣的結果:人往往想得挺好,到頭來卻是白忙一場!◇

命理師觀點:整型可以改變命運嗎?

想要整型的人總是希望可以透過好的容貌給自己帶來好的人生,可是,整型真的可以改變命運嗎?這樣的問題存在於每個整型人士的心中。從命理的角度,帶您一探究竟。

完美的外表是每個追求美麗容貌人士最大的願望。(攝影/連黎)
完美的外表是每個追求美麗容貌人士最大的願望。(攝影/連黎)

一個人的相貌與命運有關係,但整型就不一定能真正的改變命運。雖然在一些小的東西上可能會有一些改變,但真正的命運是不能改變的。因為命運是先天的,是由一個人前世和前多世、及其家族等的業力和福報所造成的;而相貌則是後天的。命運與相貌的關係,可以比喻為一個生命的內在與外在的關係,所謂有其內必有其外,其實就是本質與現象的關係。即有甚麼樣的命運,就決定了有甚麼樣的相貌。

白菜變不了蕃茄

命理學中有傷官格、正官格、偏財格等等格局,其實,每一種格,都有其相應的相貌和性格特徵。女命有傷官星和傷官成格者,若非為人多才多藝,就是長相清逸秀麗,或兩者兼而有之。假如再用一粒植物的種子來比喻,就較容易理解了:白菜的種子決定了白菜生長出來後是綠葉白莖的,而番茄的種子就註定了它長成後是紅色的,能人為地將白菜整型成圓形,再用顏料染成紅色,而改變白菜種子原來的命運,使之變成番茄嗎?顯然是不能的。

人的相貌也一樣,假如一個女子的鼻長得不好,鼻樑塌陷,或鼻樑高而有節,都是與其命中的婚姻不好,或丈夫的狀況不好的事有關,因為鼻是女子的夫星,有所謂問夫在鼻之說,這都是與其前世、前多世的姻緣業報有關的,在八字中就表現夫宮為忌神,或夫宮受沖克,或成傷官見官等的格局。

如果此女子知道了自己的鼻長得不好,而去隆鼻,是否就能改好了她不好的婚姻了呢?其實答案如上面所說,即使將白菜整型成圓形,再用顏料染成紅色,它也不會是番茄一樣。在更深一層的意義上說,她命中所欠下的累世的業力,並沒有因為她隆了鼻而有所減輕和改變,而這種命中帶來的業力才是造成一切災難、病痛和婚姻不幸等的主要原因。單靠相貌的人為的、手工的改變,並不能徹底改變命運。

八字決定大部份的命運

其實自己以往批命,有相當多的一部份人不是見到當事人的相貌來批算的,而是託人遞上一個出生年、月、日、時,就據此換成天干、地支八個字來批算的,其本人相貌如何,有沒有整過型?隆過鼻等,自己根本不知道,但批出來的命運基本上有70%的準確性,可見命運並不受到整型與否的影響。

筆者當年研究黑格爾哲學,結識了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的一位專門研究黑格爾哲學的學者,後來通過通信,成了忘年之交。後來他的兒子來美國留學,在出國前,他兒子想與其女朋友先結婚,然後來美國後,將她辦理留學生陪讀,也達到出國的目的。於是他便將他兒子和女朋友的出生日子寄給我,問是否可行?

我一算之下,他兒子是十一月出生的癸水命,十一月癸水本身就已經當令,再和命中其餘七字配合,命中明顯水多且寒,火土不足。八字算命的主要原則是使得日主(即癸水命,代表自己)中和為貴,不足就要補上,所以取用神為喜火、土為用,忌金、水再多,而他八字中的妻宮(出生日的天干代表自己,亦稱作日主,而日主坐下的地支就是妻宮)剛好又是亥水,為忌神,註定是婚姻有問題的八字,是要還清前世、前多世的夫妻債的。再查他女朋友的八字,亦是命中金、水太多,為男命所忌,雙方八字不能互補,只有拖累。

於是我按命理的分析回覆他老先生:你兒子的婚事切不可行,否則麻煩、反覆之事多矣。但他兒子想必年輕氣盛,不會輕信此一套吧;同時,也覺得在自己出國前夕,與將結婚的女朋友分手,似乎給人感到有陳世美棄妻之嫌,自己良心也過不去,結果還是結了婚後才出國。不久,其太太也順利出國,完美了一段日子。

但不久後,他父母也出來美國探親,當然是住在兒子家裏了,結果就風雲突變,兒媳與他父母的矛盾衝突升級,以至報警,後來並將他父母趕出屋外,他父母不得不提早回國,兒子亦心灰意冷,才想起我當年的批算,萌起離婚的念頭。但女方不同意,一會兒說要自殺,一會兒又說他殺,報警也報了幾次,搞得焦頭爛額,前後幾乎鬧足幾年,後來經律師辦理才得以離婚。離婚後還怕她反覆,便遷到千里之外她不知道的地方重找工作。

其實,他們兩人的相貌我未見過,科學院的朋友也從未見過,只是書信來往而已。可見,一個人的八字,亦即是他們的命運,便足以註定其一生主要的大事,不管他們是否有整過型,或沒有整過型,對於八字來說,的確是無關重要。即使他們整過型,或整過容,也無法改變八字的先天結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