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統治下,中國教育界的醜聞不斷,台灣政大國發所教授李酉潭表示,中國社會敗德,歸根中共極權專制造成。去年驚爆有中共軍方後台的「紅黃藍幼兒園」兒童被性侵猥褻、注射不明藥物、餵食藥丸或藥水等駭人事件,中共官方雖表面說會嚴懲不法,但實際上,公安卻對揭密與抗議的家長強行抓捕封口。

另一引發關注的「冰花男孩」事件,主角是雲南一名8歲男孩王福滿,他在凜冬中,穿著單薄衣衫花1個多小時、走4.5公里山路上學,他的臉頰與手指凍傷、頭髮、睫毛都結出冰霜,模樣讓外界震驚。

該事件凸顯中國留守兒童和教育資源不公問題,更令人心寒的是,事情傳開後,湧入30多萬人民幣善款,最終「冰花男孩」只拿到5百元人民幣。

然而,中國不只基本教育出問題,中國高等教育也面臨道德崩壞。中國校園屢傳老師利用權勢性侵學生或學生援交事件,2014年,廈門大學爆發教授誘姦女學生醜聞。近期,則有北航女學生遭教授性侵,她畢業且人到國外才敢舉報,調查發現受害女生不只一人。

BBC對該事件報道指出,在中國「老師、上司對學生事業影響很大」,就算涉案師長被懲處,申訴學生也會被學校刁難,影響未來前途。這還是多如繁星的「師門醜聞」中,僅少控告成功案例,突顯中國大專院校權勢包庇問題嚴重。

此外,中國「論文造假」氾濫,遭國際機構撤稿總數超過其它國家總和,龐大的假論文需求,促使「論文工廠」等地下產業蓬勃,網上標示各種價碼與服務的論文買賣。媒體評論認為,中國論文數量與職位晉升掛勾,影響學者未來「錢途」,加上中國學術體系對道德缺失視而不見,都是重創中國學術誠信的系統性原因。

不只中國,全世界都曾發生校園虐童、性侵或論文造假等事件,但唯獨中國發生頻率與處理方法都令外界咋舌。經常親赴中國第一線觀察中國社會的李酉潭表示,中國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社會,有頂尖人才也有極端敗壞問題,社會敗德歸根與極權專制有關。

「政治壓到底 搶錢無底線」

李酉潭對於共產專制導致道德敗壞,一點都不會感到訝異,「道德無底線正是極權專制發展經濟的必然結果」,他分析,在中共統治近70年裏,前30年毛澤東政治壓制,製造各種運動腥風血雨、生靈塗炭,不過當時社會純樸少有敗德無恥之事;後30年改革開放「中國式崛起」,則是人類歷史上前所未見的一種極端組成。

李酉潭解釋,中共在政治上瘋狂打壓;另一面更以國家與權貴資本主義「解放經濟」導致整個社會為了賺錢無所不用其極,確實建造驚人成果與龐大經濟總體,但背後衍生貧富不均、環境破壞、社會矛盾激化。

回過頭來說,中國論文標準、自創科學獎項,以及各種比賽認證等,從科學研究到民生消費,在缺乏法治與道德約束下,交易誠信崩毀。李酉潭舉例,中國茶葉良莠不齊,同等品是台灣4倍價,整個中國輸出的有形與無形產物,不管是在台灣或國際上,都會被貼上「不被信任」標籤。

沉浸「權錢」價值觀

海外民運人士稱,共產體制是一台絞肉機,任何人進到裏面都會被絞碎。李酉潭多年觀察下來,感覺「整個中國社會是用錢在運轉」;近10年來,中國沉浸在「權錢」價值觀,中共灌輸人民追逐金錢,社會利益導向到了瘋狂地步,錢權教育、錢權關係,共產黨掌權「以錢謀權,再以權賺錢」改革開放後這句話在民間流傳。

李酉潭解釋,民主國家用法治解決問題,因此不管是媒體、教育造假,或權勢壓制通通無所遁形。但在中國並非如此,中共一切統治以維持政權為目的,社會無法形成良性循環,「貪腐本身就是共產黨造成,又喊出中共要反貪腐,『有功攬、過撇清』根本是愚民教育。」

他認為,中國要從人治走向法治社會,才能根本上改善這類不公不義、敗德無恥事件的發生;道德敗壞是中共黨國體制與權貴資本主義下的必然邏輯,確切地說,一日不放棄以共產極權專制為國家統治的最高價值觀,特權腐敗、社會敗德的國家癌化就不會真正被治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