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就任美國總統一年之後,特朗普對國家法庭產生了重大影響。在參議院共和黨人的幫助下,總統贏得了23名聯邦法官的提名確認,包括1名最高法院大法官,12名巡迴法庭法官和10名地區法庭法官。

CBS報道說,作為終身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可能是總統最持久的遺產。當特朗普提名戈薩奇(Neil Gorsuch)到高院的時候,他履行了一個重要的競選承諾:用一名鐵桿保守派取代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

在2016年,有56%的共和黨選民說,最高法院是他們支持特朗普的最重要因素。但是白宮在低級法院也留下了印記。總統尋求填補全國聯邦法院的145個空缺。

總統外部顧問列奧(Leonard Leo)稱,「總統在法院系統所做的是真正的變革。」列奧幫助領導保守派法律團體——聯邦主義者協會。

在地區法庭層面,總統提名的兩個人因為資格受到質疑而被撤下。但是在上訴法庭層面,新法官都是資質很高的保守派。這是一個傳統共和黨總統可以預見的行為。

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說,特朗普的目標「不僅僅是在聯邦法庭任命幾個超級保守的法官,而是要掌握整個司法系統」。

「此次大幅重塑整個聯邦法院系統的重要性怎麼說都不為過。」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告訴霍士,「雖然(人們)常常聚焦於美國最高法院,但是低層法院和上訴法院法官的裁決在未來幾十年將影響普通美國人的日常生活。」

列奧說,最近一系列司法紛爭彰顯出總統選舉的意義。「總統明確表示他要提名甚麼樣的人。他也是這麼做的。」

戈薩奇在2017年4月份上任之後立即對高院產生了影響,在一個又一個的案件中有效恢復了保守傾向,包括恢復特朗普的大部份旅行禁令,裁決密蘇里教堂有權獲得政府資金。

2017年6月,高院判決密蘇里州政府拒絕發放補助金給路德教堂修建兒童遊樂場是錯誤的。戈薩奇在意見書中強調:「這裏的一般原則是不允許歧視宗教活動——不論是修建操場還是任何其它事情。」

同月,高院推翻了下級法院的判決,允許特朗普政府大體執行旅行禁令,除了那些能證明他們與美國人或美國實體有真實關係的外國人。戈薩奇則認為,總統的旅行禁令應該被完全執行,而不應該進行任何限制。

就特朗普政府第三版旅行禁令,有人向巡迴法庭提出挑戰後,高院12月4日做出裁決說,不論巡迴法庭作出甚麼裁決,旅行禁令都將完全有效,至少到最高法院決定審理此案之前。

2018年1月,美國高院同意審理特朗普政府旅行禁令案件。外界認為,基於12月份的臨時裁決,此次終審裁決應該是支持特朗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