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習近平清洗高層將領、軍中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的動向備受矚目。在張陽、房峰輝相繼落馬後,外界大多把注意力放在范長龍身上。

事實上,在張陽、房峰輝落馬後的報道可以發現,有官方媒體如《長安街知事》指出,中紀委副書記楊曉渡於去年(2017)10月19日介紹,十八大以來,共立案審查省軍級以上黨員幹部及其他中管幹部440人,其中十八屆中央委員、候補委員43人。也就是說,連同房峰輝及張陽,已經被公佈落馬的中委(包括中央候補委員)合計共有37人,即目前仍有6名中委(候補)雖然接受了審查,但尚未公開信息。

媒體由此推斷,和張陽、房峰輝一樣的人還有6個。那麼這6人與張陽、房峰輝二人相若的地方,只是單純指他們中委(候補)的身份?顯然不是。

今年1月15日,在中共黨刊《環球人物》的《房峰輝落馬記》一文中,同樣提到了目前仍有6名中委(候補)受查者的消息未被公佈,而軍中知情人士告訴《環球人物》記者:「這當中有相當比例的人是軍隊的」。

若按「相當比例」這語意,可以表示和張陽、房峰輝一樣的軍老虎,應該不會只有一個人。

那麼除了與房峰輝關係密切的范長龍之外,有資格對號入座的,莫過與張陽密切、且屢傳涉及貪腐的的四個人,張陽三位副手──賈廷安、杜恒岩和吳昌德,以及張陽前任──十八大到齡退役的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

習近平在十九大前這輪軍方清洗,張陽和房峰輝成為十九大後頭兩隻落馬軍虎,其中自殺的張陽,生前除了是主管軍方人事升遷的政治工作部主任,還是「全軍貫徹落實古田政工會精神領導小組」組長,而這一小組的核心工作,就是「肅清郭徐流毒」。換言之,領導全軍肅清郭、徐流毒,到最後自己卻成了流毒的張陽,過去幾年搞的都是表面工夫。

難怪十九大後,軍方新高層要接連喊話。2017年11月14日,許其亮上任第一軍委副主席不久,在官媒上刊發6,400多字長文,要求軍隊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2017年12月4日至9日,軍方召開高級官員研討班,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苗華主持會議,期間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張又俠出席大會並講話,向全軍74名高級軍官喊話,要求軍隊聽習近平的指揮。

這也顯示,過去五年,習近平打虎治軍整軍,把郭伯雄、徐才厚兩位腐敗軍頭拉下馬,但是郭、徐流毒影響至今難清。

由於郭伯雄、徐才厚被指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心腹,江2002年將郭提拔為軍委副主席,2004年交出軍權前又將徐提拔為軍委副主席,直到2013年3月退休,郭、徐替江把持軍權十年,即江澤民從1989年上臺後把持軍權25年,軍中佈滿了江派人馬。

這個現實顯示,那些領導全軍肅清郭、徐流毒的人往往都是郭、徐流毒,而且是軍報痛批的「重要組成部份」。因而接下來可能需要「闢謠」的軍老虎,不會只有一個,甚至比6個更多。這同時也在說明習近平不會停止清洗郭、徐流毒總後台江澤民在軍中的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