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206年,鐵木真統一蒙古後,建立了大蒙古國,他被各部落尊稱為「成吉思汗」。為了抵禦內憂外患,成吉思汗親手挑選蒙古貴族、功勛大將的子弟,組成精銳的「怯薛軍」 。

元太祖皇帝像(公有領域)
元太祖皇帝像(公有領域)

「怯薛軍」由清一色的神箭手組成,並且騎術非常精湛,能夠長時間在馬背上吃、喝、睡眠,他們隨身攜帶遠、近兩種射程弓箭。怯薛軍的強弩,當時能在三百米範圍內,射穿敵軍的重甲裝備,由此可以窺見蒙古精兵的強悍和威力。

「怯薛軍」的成員,儘管多是貴族,但他們和安逸、懶散、怠惰徹底絕緣。護衛軍成員要在傾盆大雨之夜臥於野外,於颶風暴雪中,忍受刺骨寒風的肆虐,守護大汗牙帳。即使大雨澆透將服,也要立地直守,不移寸步。在和敵軍交戰時,志意更是剛烈沉雄,據說目光和刀劍都會釋放震人心魄的光芒。
這支傳奇的精兵,被華夏史上稱為最頂級的五大兵種之一,是護衛蒙古帝國的中堅軍力,也是黃金家族的重要護衛軍隊。成吉思汗稱他們是「帝國的守護神」,因此待遇非常厚渥。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由於蒙古人天性非常的淳厚,又很勇猛,所以連成吉思汗都很感歎:蒙古人平常溫順柔和得像兩歲的小鹿;節日宴樂時無憂無慮得又像初學奔跑的小馬;對外禦敵時,他們又勇猛得像是雄鷹飛撲敵軍;深夜警覺猶如烏鴉敏銳不眠。

「怯薛軍」的成員,也帶著蒙古人的天性,既很豪放,又很勇猛。

◎傳遞文明的重要載體——商貿

蒙古是遊牧民族,自身不善於生產和耕種。他們所需物品多以商品交易來獲取,也因商貿是傳遞文明的重要載體,因此成吉思汗在征伐過程中,非常注意保護商業和商人。公元1218年春,花剌子模國在布哈拉接見蒙古使者,同意成吉思汗的提議,雙方締結通商協議。

成吉思汗根據兩國達成的通商協議,派出由450人組成的大商團,用500峰駱駝載著金、銀、絲綢、駝毛織品、貂皮等貴重商品前往花剌子模。

成吉思汗在給花剌子模國王的書信中寫道:「我們應使常行和荒廢的道路平安開放,以便商人可以安全、自由地來往。」

但此行蒙古商團在訛答剌城幾乎全部被殺害,只有一人逃出。成吉思汗聽聞大為震驚,但他還是希望能通過使節交涉解決紛爭。於是又派出三名使者前往花剌子模詢問肇因,並向國王轉達他的原話:「君與我約定,保證不虐待任何商人。今既違約,枉為一國之主。虐殺商人,若非君命,就請將訛答剌城守將交付於我,否則即將備戰。」

但花剌子模國王置若罔聞,再殺一名蒙古使者,引得成吉思汗震怒,也成為蒙古大軍第一次西征的原因。不過,成吉思汗在西征過程中,向來都是先派出使者進行交涉,或者進行勸降,在以和平手段溝通無效後,才會採取武力攻伐。

在成吉思汗征服的城市中,都會進行詳細的人口調查,以人口為基準徵收賦稅,只要按時繳納稅金,蒙古一概不會過問都市的內政。

據文獻記載,成吉思汗唯一進入的城市是花剌子模的布哈拉(Bukhara,今烏茲別克布哈拉市)。而在其它城市,成吉思汗多是將軍隊移到城外,將都市管理權交給當地的伊斯蘭人。

相比花剌子模時代,當地的居民可以更自由地買賣交易。加之商道、驛站的活絡和安全,使得絲綢之路上重要的樞紐城市撒馬爾罕更為富庶。元朝人周致中在《異域志》中講到,撒馬爾罕(今烏茲別克斯坦市)極為富麗堂皇,此地城郭房屋皆與中國相同。繁華程度類似中國,很多商人到了這裏竟長年居住不思還鄉。

在今天撒馬爾罕出土的金幣,正面烙印著「成吉思汗」的名號,並以波斯語寫著「偉大的世界統治者」。對於功績顯赫的商人,成吉思汗就賜予他們金幣作為獎勵。

◎打開經貿開放之門

當時的中國、波斯和阿拉伯國家較於蒙古,在文化技術上都比較發達。但因路途的不暢、各自文化的限制、洲際之間的壁壘阻礙了新技術的傳遞。當時的國際商貿往來,規模相對也都較小。

蒙古帝國在攻打西夏、金國的過程中,不斷地將中原文明和各種技術,跨越種族在各區域之間傳播。

印刷術、紙幣、火器、自由貿易、外交豁免權等原本只存在於個別區域,後經蒙古帝國、元朝的推廣使之構成了類似現代全球經貿體系的雛形。其繼任者創建四大汗國,以及日後的貼木兒帝國、莫臥兒帝國,形成容納多元文化和文明的時代。

成吉思汗打開東土中原的疆域界限,引軍走向世界。古代亞歐大陸交通因漢朝和羅馬帝國的衰亡,曾經中斷過,蒙古大軍的西征重新恢復並拓寬了亞歐大陸通道,擴大了貿易路線的輻射範圍。在成吉思汗的引領下,「在思想與知識方面,有意識地為世界打開了一個全新的經貿開放之門」(《成吉思汗與今日世界之形成》)。

由成吉思汗頒佈的法典《大札撒》(意為「大法令」),把蒙古帝國帶向了民主制,帝國內官職雖然是世襲的,但在法典的約束下,帝國的民主氛圍超越了古希臘雅典民主政治的黃金時代——伯利克里時代的民主制度(伯利克里:Pericles,約公元前495年至公元前429年)。

現代社會文明的標誌包括人民的平等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在信仰自由方面,成吉思汗的法典對待宗教有著十分開明寬容的態度,法典規定,對當時流行的各種宗教予以自由信奉、平等對待的態度。各宗派的教師、教士還可以根據情況免除賦稅和徭役。

有學者認為「全球化起源於成吉思汗的大一統」,成吉思汗是締造全球化世界的第一人。「大一統」的環境改變了當時世界的格局和發展方向,形成「今日世界的誕生」。

成吉思汗祖孫三代一統蒙古、一統中原、一統歐亞大陸,這三個「一統」大業隨著中原文明的西傳載入史冊,其功勳彪炳千秋,成為世界史上的一大奇蹟。

成吉思汗雕像。(shutterstock)
成吉思汗雕像。(shutterstock)

當時光流轉至倡導全球化的今天,回顧八百年前由成吉思汗建造的蒙古帝國,由他傳播的東方文化和思想引發日後世界格局的劇變。或許之前,今人的思維方式受進化論的誤導,再加上實證科學的影響,人們一直低估了那個氣勢磅礴的蒙古帝國的黃金時代,也一直低估了成吉思汗應享有的榮譽和歷史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