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習近平在中紀委全會上發表講話,首次明確表示要把掃黑除惡同反腐敗結合起來,既抓涉黑組織,也抓後面的「保護傘」。很多媒體以及一些評論認為,這是習近平在軍隊反腐進行到一個階段之後,騰出手來對付「刀把子」——政法委系統。之前在大陸媒體上公佈的很多黑社會性質的案件中,背後都有政法委或者當地政府官員作為保護傘。習近平的講話可能意味著,2018年習近平反腐的一個重點將是政法委系統。有評論因此認為,習近平想解決中共政權的黑社會化問題。

其實,中共政權的黑社會化是中共的黨性所決定的,黑社會特性也是中共與生俱來的本質屬性之一,是無法通過系統內的反腐或者反黑加以解決的。我們可以通過現代系統論來觀察中共黑社會本性的具體表現。

現代系統論起源於20世紀的西方,是一種突破西方傳統分析-還原方法論的新的整體論世界觀,系統論的方法可以涉及自然系統,同樣也可以研究社會系統。

所謂系統就是由若干要素通過非加和性作用而組成的一個具有特殊結構和功能的整體。系統有四大特點:

①系統是由要素構成,也就是說,系統有其特定的組成成份;

②組成系統的要素之間是通過非加和性作用而結合在一起的,即系統不是由組成部份簡單的代數疊加(加和性)而形成的整體,正是非加和性作用使系統出現了要素所不具有的新功能,所以也有人簡單地稱系統的這種特性為「整體大於部份之和」;

③系統具有特定的結構,即由於非加和性而形成的要素之間的特殊聯繫和相互作用;

④系統具有特定的功能,即系統由於其特殊的結構而顯現出的特殊效用。

舉幾個例子來理解系統的這些特徵:

我們知道水分子是由2個氫原子和1個氧原子構成的,氫和氧是組成水分子這個系統的要素,以要素的功能來看,氫是可以燃燒的,氧是可以助燃的,但是由這兩種要素構成的水卻既不可以燃燒也不能助然,反而是滅火的。在這裏,系統展現了和其要素完全不同的功能特徵,這說明,由於氫和氧的非加和性作用,形成了水分子的特殊結構,從而使水分子這個系統產生了氫和氧(要素)所不具備的新功能,這就是整體大於部份之和的意義,同時也表明了系統和要素是完全不同的兩類事物。再來看一例,氰化鉀是一種劇毒物品,但是組成氰化鉀的成分碳、氮、鉀元素本身卻都是無毒的物質,無毒的物質為甚麼能組成有毒的物質呢?這也是由於在形成系統時,要素之間發生了特殊的相互作用,從而使系統具備了特殊的組織結構、展現出特殊的功能。

現在我們把系統論中的結構和功能的關係原理,應用於社會系統,對於中共這個社會系統進行分析。

首先分析一下中共在社會系統中的組成結構。

共產黨是由共產黨員之間通過一定的人際關係而形成的社會系統。這種黨員之間的人際關係(組織關係)就是共產黨這個社會系統的組織結構,共產黨的組結構有兩大特徵,如下:

①下級絕對服從上級,上級絕對服從中央,不服從的要受到懲罰;

②一旦加入,終身不能退出,若要退出就是背叛組織,要受到懲罰。

環顧人類歷史,共產黨的這種組織特性惟有一種社會系統和其最為相像,那就是黑社會系統!黑社會也有兩大組織特徵,如下:

①一切成員絕對的服從老大,不服從的會受到懲罰;

②一旦加入,別想輕易退出江湖,自動退出會受到追殺。

可見,共產黨在組織結構上和黑社會一模一樣,也就是說,共產黨這個由龐大數量的黨員構成的巨型社會系統,正是嚴格按照黑社會的標準和模式來組建的。共產黨,從它的系統結構上來看,正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黑社會組織。那麼,它的黨性(系統的特性)就是黑社會性。

知道了中共在社會系統中的結構表現,再來看看中共在社會系統中的功能表現。

根據系統的結構和功能的原理,系統的結構決定系統的功能。共產黨這種黑社會系統一旦形成,它對正常社會就絕對是起破壞作用的。從歷史的事實也可以證實,共產黨這個黑社會系統的功能就是對社會上一切正常的生產、經營、勞動、教育、宗教信仰等基本的社會活動進行騷擾和破壞、勒索和控制。用一個詞來概括共產黨的系統功能,就是「反社會」。

瞭解中共的系統屬性,也可以説明人們解決一個長期以來困擾的現象,那就是個體黨員的好壞與共產黨本身的關係。因為當我們一說起中共的邪惡時,總是會有人辯解說,對共產黨也不能全部否定啊,共產黨中也有好人哪。其實,共產黨員和共產黨是兩類事物,前者是後者的要素,根據系統論的原理,要素的好壞與系統的好壞是不能相提並論的。這就像我們不能用碳、氮、鉀元素的性質來衡量氰化鉀分子的性質。因此即使一些個體黨員本身的人性是好的,但是並不能改變共產黨這個社會系統的黑社會屬性和它所扮演的反社會功能。在實踐中,我們也可以發現,在中共黨性(黑社會性)的指揮下,個體黨員無論是好人還是壞人,首先都必須得履行黨組織的功能(反社會),體現黨組織的系統屬性(黑社會),這也就是為甚麼在共產黨體系中,黨性永遠要高於共產黨員的普遍人性。

中共以黑社會組織起家,在中華民國歷史上一直就是一股赤匪流氓和綁匪,用現在的概念來界定,就是一群組織嚴密的紅色恐怖份子。在竊取中華民國大陸政權後,中共這個黑社會組織不僅將中國原本的政權結構黑社會化,也將自己的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結構,放大和擴散到了全社會。

早在2004年,在中國當時的一本禁書《中國農民調查》中,作者陳桂棣和春桃用一個個血淋林的事實記載了中共政權在其最基層——農村,已經完全黑社會化。這大概是中共統治下,第一本公開揭露中共基層政權黑社會化的調查報告。這本書揭示的事實是深刻的,也深具啟迪意義,中共對權力的控制是極其嚴密的,而中共最基層的農村政權卻全面黑社會化,這只能說明,中共和黑社會是渾然一體,不可分割的。中共政權的黑社會化是其黑社會屬性在政權運作中的一個必然結果。

中共政權的黑社會化經歷了幾個明顯的階段。

1、文革之前的時期。在中共建立政權的初期,通過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等暴力鎮壓運動,改造中國的傳統社會結構,消滅了中國傳統的士農工商階層,使中國社會在基層失去了維繫傳統秩序的正常力量,為中共政權的全面黑社會化奠定了基礎。

2、文革時期。文革中,中共在之前消滅士農工商階層的基礎上,進一步對中國社會系統進行全面顛覆,為中共政權的全面黑社會化進行預演。文革的一個目標是針對中國人腦海中還存在的傳統文化意識進行嚴格的清洗,使很多中國人失去禮義廉恥,變成了維護中共政權黑社會系統所需要的流氓和無賴。文革中,被中共邪惡意識形態煽動起的狂熱民眾,通過打砸搶武鬥殺人等一系列的暴力活動,將心中最後一絲對人性的尊重徹底抹去,也將社會一切正常倫理規範、法律法規的權威徹底打倒,這是中共為將中國社會權力體系全面黑社會化而進行的一次全民總動員。文革中,中共也將自己的黑社會屬性發揮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3、改革開放之後的時期。改革開放之後,中共在表面上進行了一定的社會秩序的恢復,如政治上結束內亂,經濟上進行放權,讓社會的各行業儘量重新恢復正常運作。但是此時的中國社會,在信仰層面喪失了敬天知命的精神內涵,在文化上喪失了禮義廉恥的道德標準,在政治上喪失了東西方正常社會的政治倫理,在經濟上缺乏正常法律體系的保障,在社會主體上,又被截斷了傳統士農工商階層的正常傳承。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中共的流氓意識形態、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結構、反社會的運作模式,暢行無阻的全面滲透中國社會,中共政權的全面黑社會化至此宣告完成。

在改革開放之後的30多年時間裏,中共政權與民眾打交道的基本方式就是黑社會流氓方式,具體表現為,只要你不服從中共的任何命令,敢於和中共講法律,中共一定會用黑社會手段將你整到認輸或者整死為止。中共在基層執行的所有政策,都依靠黑社會方式,或者依靠黑社會成員來推行。而這些黑社會成員,都服從於背後的更大黑社會頭目——中共官員的指揮。在暴力拆遷、徵地、驅逐底層人口、暴力維穩、堵截上訪、打壓維權人士、毆打律師、迫害宗教徒、迫害法輪功等過程中,中共政權的黑社會性質顯露無遺,中共官員的黑社會手段從基層到中央,一直到最高的那個黑社會老大,都一以貫之。

中共這樣一個從小黑幫發展成大黑幫,再發展成黑社會政權,再將全國的權力體系全部黑社會化的邪惡組織,其存在的一個使命就是使社會系統徹底的黑社會化,並以一切可以對黑社會形成制約的信仰、道德和法律為敵。這是中共的系統結構和系統屬性所決定了的。而中共之所以有這樣的系統結構和系統屬性,則又是由中共的來源和它在人類歷史上執行的邪惡使命來決定的。這一點,《大紀元》推出的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講得非常明確,本文不做更多探討。

回到文章的開頭,習近平如果是想通過反黑社會的手段來打擊政敵,那就如同以反腐的手段來打擊政敵一樣,只能暫時解決中共內部某個具體部門對自己的權力構成的威脅,而無法觸動中共政權的黑社會結構。如果真正要解決中共政權黑社會化的問題,唯一的途徑就是解決中共這個黑社會系統的本身。具體方法就是首先要用真正的法治來根除反法治的中共黑社會化管制模式,用真正的法治來制裁一切違法犯罪的中共官員,無論其官職大小,同時給予司法以獨立裁判的權力,給予律師以獨立辯護的權力。如果習近平真想走這條道路,那麼釋放所有的維權律師,並受理20萬人起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案件,應該是最起碼的一個姿態。這或許能開啟中國社會和平轉型的大門,並為習近平帶來真正的安全。習近平何去何存,我們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