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一:金字塔相同的巧合

西元前3世紀的希臘數學家阿基米德(Archimedes)是第一個計算出π的正確數值為3.14的人。在美洲,人們知道π的時間是在十六世紀歐洲人抵達之後。因此,當埃及胡夫金字塔和墨西哥特奧蒂瓦坎(Teotihuacan)太陽金字塔在設計上都和π巧合時,確實令人們深感驚訝。

在幾何構造上,任何金字塔都不可避免牽涉兩個基本要素:一、頂端距離地面的高度,二、金字塔底邊的周長。

埃及胡夫金字塔的高度481.3949呎和周長3023.16呎之間的比率,正好等於一個圓圈的半徑和圓周之間的比率,即2π。當我們將其高度乘以2π時,就能準確算出其周長:481.3949×2×3.14=3,023.16。

反之,如果將其周長除以2π,同樣可以得到其高度:3,023.16/2/3.14=481.3949。金字塔設計師已經懂得了π的原理,並運用到金字塔的修造上。

埃及胡夫金字塔四面的角度為52度,太陽金字塔的角度是43.5度,因此坡度相對比較平緩,雖然底部的周長達2932.8呎,與埃及胡夫金字塔非常接近,但高度卻只有233.5呎,比埃及大金字塔低很多。

適用於埃及胡夫金字塔的2π公式,太陽金字塔適用的是4π公式。當我們將太陽金字塔的高度(233.5呎)乘以4π,便能準確地得出其周長:233.5×4×3.14=2,932.76(和正確周長2,932.80呎相差僅0.4呎)。

位於墨西哥中部古城特奧蒂瓦坎的太陽金字塔。(維基百科)
位於墨西哥中部古城特奧蒂瓦坎的太陽金字塔。(維基百科)

埃及胡夫金字塔和墨西哥太陽金字塔之間呈現出的相同的數學觀念,也許和「球體」(spheres)有關,也許建築師們著力表現出一個特殊的球體──地球。

埃及胡夫金字塔為我們且現出的是地球的北半球,正如繪製地圖一般,把半球體用投影法在平面上表現出來,用4個三角平面製作的投影,對北半球的呈現是以 1:43,200的比例來實現。

謎二:瑪雅金字塔疑雲

金字塔是古代瑪雅人的偉大創造,其規模之宏偉,構造之精巧,瑪雅金字塔中也有許多神秘的數字巧合。

墨西哥中部古城特奧蒂瓦坎(Teotihuacan),一座充滿神秘色彩的太陽金字塔,座落位置也令人感到驚奇。經過太陽金字塔南邊牆上的氣流通道,天狼星的光線可以直射到長眠於上層廳堂中死者的頭部;而經過北邊牆上的氣流通道, 北極星的光線可以直射到下層的廳堂。

每年的5月19日中午和7月25日中午,當登上太陽金字塔的頂部時,太陽就會在頭頂上。每年的這兩天中午,金字塔的西面都會準確地朝向日落的位置。

另一個同樣經過精心設計但卻更加奇特的效果,則在春、秋時節(3月20日;9月22日)出現。每到這兩天,陽光從南往北移動。金字塔西面的最下一層會出現一道筆直的,逐漸擴展的陰影。從完全的陰暗到陽光朗照,所需時間不多不少總是66.6秒。它是馬雅人「永恆的時鐘」。

奇琴伊察古城中心的庫庫爾坎金字塔。(網絡圖片)
奇琴伊察古城中心的庫庫爾坎金字塔。(網絡圖片)

奇琴伊察古城中心的庫庫爾坎金字塔,塔的四面各有91級台階,共計有364級,再加上塔頂平台,不多不少剛好是365級,代表一年的天數。九層塔座的階梯分為18個部份,是瑪雅歷一年的月數。另外,還有52塊有雕刻圖案的石板,剛好符合瑪雅日曆中52年一輪迴年的曆法習慣。

庫庫爾坎金字塔朝北的台階上,還雕刻著一條帶羽毛的蛇,蛇頭張口吐舌,形象逼真,蛇身卻藏在階梯的斷面上。在每年春分和秋分的下午太陽西下時,北牆的光照部份,稜角漸次分明,那些筆直的線條也從上到下,交成了波浪形,彷彿一條飛動的巨蟒自天而降。瑪雅人是崇拜太陽神的,他們認為庫庫爾坎是太陽神的化身。

奇欽伊查天文台建築,有一道螺旋形的梯道通向三層平台,頂上有對唯符個星座的天窗。從上層北面視窗厚達3米的牆璧所形成的對角線望去,可以看到春分、秋分落日的半圓,而南面視窗的對角線,又正好指著地球的南極和北極。

天文台的觀察窗並不對準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卻對準肉眼根本無法看見的天王星和海王星。但是,天王星是178l年,由赫歇爾發現的;海王星是l846年,由柏林天文台發現的。而幾千年前,瑪雅人是怎麼知道它們的存在呢?

謎三:瑪雅人與中國人有著甚麼關係

學者表示,瑪雅人有蒙古人和黃種人血統的說法已被證實,且最早提出這一說的是墨西哥的研究學者。

約在2萬年到2萬5千年前,蒙古人因氣候寒冷的關係發生大遷移,由西伯利亞經過白令海峽,由北美到南美。

林享能教授撰寫的《神秘之瑪雅文明》專文中,介紹歷史學家赫林(Herbert Herring)認為,大約於3萬年前冰河期末期,由於當時環境漸暖,動物開始北移,原散於西伯利亞的蒙古人,為了獵食一路往北追趕獵物,由西伯利亞開始,經過阿拉斯加進入美洲。秘魯歷史博物館裏就有文字說明這段蒙古人進入美洲的歷史。

瑪雅文明的源頭來自亞洲的線索很多,其中,瑪雅和漢民族語言發音很像,相似程度很高。

美洲民族發展過程被分成許多文化期,但真正有文字的民族很少,瑪雅人是其中的一個,且瑪雅文字極複雜。在西元初期,他們創造了象形文字,是世界上最早的五種文字之一。

瑪雅文字是從左向右說寫,與滿文、蒙文很像,是圖畫字,一個字極其複雜,不同圖案組合有不同的意思。

瑪雅文字非常奇妙,它既有象形,也有會意,也有形聲,是一種兼有意形和意音功能的文字。是象形文字和聲音的聯合體,瑪雅雕刻文字既代表一個整體概念,又有各自獨特的發音。瑪雅人的文字至今只有四分之一被專家學者破解,另外四分之三還有待世人研究。

因後來歐洲人進入南美後,文字紀錄被毀損了很多。現在在中美洲講瑪雅語言的人口還有400萬人,並有著20種語言的分支,語言還在,但文明消失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