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李沐陽。歡迎您訂閱關注每天兩集的新聞看點。

美國聯邦政府「關門」了3天,關門的原因是美國參議院沒有通過短期預算法案。看上去,美國的民眾好像沒有感受到甚麼變化,幾乎沒有甚麼反應,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因為這已經不是美國政府第一次關門了。

為甚麼民眾沒有甚麼反應呢?這源於美國成熟的民主架構。因為關門的只是美國聯邦政府,州政府和市政府都沒有關門。美國採取的是各州聯邦制,各個州除了沒有獨立的軍隊和外交,其它的權力都和聯邦政府差不多,而且有自己獨立的預算。

一般中國人很難想像美國地方政府、州政府、市政府的權力。這些機構就像是一個個獨立的小國家一樣,有非常大的自主權。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指出,聯邦政府與州政府不存在上下級關係,也不能干涉各州事務,總統如果到哪個州去辦公,州長也不是必須要接待和陪同的。

也就是說,美國各級政府和官員只對他的選民負責,不會對上一級官員政府負責。所以即使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停擺了,各市、縣政府仍然照常運作。而絕大多數美國人主要是跟當地政府打交道,只有在交稅或者申請護照的時候,才會和聯邦政府有關係。

另外,聯邦政府關門也不是所有的部門都關閉,而是部份關門。比如重要的部門,像國防和社會福利等單位,都不關門的。我們看到國防部長馬蒂斯就在政府關門前告訴美國軍隊,在這個期間要格外提高警惕。

那麼美國政府關門是不是「政府治理能力低下」呢?恰恰相反。《金融時報》在分析文章中指出,從憲制的角度來看,聯邦政府因為預算得不到國會同意而關門,這正顯示出國會通過預算來制約行政權,這種手段正在發揮作用。

大家知道,在美國的憲政制度設置中,預算權,這是國會的一項實權。國會就是通過預算的分配和批准,來對政府進行制衡,這個邏輯其實不難理解。這次關門,就是民主黨借預算權,在移民問題上壓共和黨和白宮讓步。

正因為國會掌管著「錢袋子」,所以兩黨常常會利用預算和撥款的繁瑣程序,經常導致政府停擺。從1976年直到現在,美國聯邦政府已經有過17次關門了。

這套程序看似不好,但它卻在最大程度上保證了納稅人的錢不被政府超支和濫用,政府所花的每一分錢,都要有詳盡的預算和理由。如果不經授權,總統也不能亂花一分錢。這種牽制平衡,使選民和納稅人可以實現對政府權力的約束。這正是民主制度、至少美國這種民主制度的優越性的體現。

如果一個「大政府」沒有任何制衡,它想怎麼花錢就怎麼花錢,那將是很糟糕的事情,甚至會導致更大的災難。我們看現在的中國大陸,中共一黨獨裁,沒有任何制約它的力量,所以中共想怎麼花錢就怎麼花錢。

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指出,因為沒有對中共制衡的力量,所以中共不會關門破產,即使它制定了錯誤的政策,甚至這個政策是全國性的災難,也沒有人能夠制止它。中共歷史上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就是因為沒有制衡的力量,所以它想怎麼幹就怎麼幹,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而它卻不用擔心預算不被批准。

在中共的體制內,中共政府的財政預算是交給人大審查和批准的。但是大家知道,中共人大就是一個花瓶式的機構。所有的決議表決沒有不通過的,所以人們又把人大稱為「橡皮圖章」,意思就是只要中共推出一個東西讓它表決,它只能蓋章通過,因為那就是走個形式,人大如果不通過,那麼人大的負責人就要懸了。

另外,中共的預算根本也不是甚麼公共預算,因為它沒有公開、透明和外部監督。換句話說就是中共可以隨意設置名目來申請撥款,甚至沒有出現在中共政府的申請撥款項目中,比如領導幹部的「待客費」,也要被考慮進去,而這個「待客費」是按照人頭來計算的,縣一級的官員每年幾萬、十幾萬,甚至幾十萬都是很常見的。

橫河分析指出,正是由於中共的一黨獨大、一黨獨裁,所以它的錢是總也花不完的,哪怕全國都破產了,中共政府也不會破產,哪裏缺錢,中共政府也不會缺錢。如果中共政府不再花老百姓的錢,中國普通人民的生活水平立刻就會翻倍。

如果中共政府關門,那就是全國關門,沒有中央和地方之分,也就是說中共徹底完蛋了。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