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注射海洛因成癮的年輕人,沒有依靠康復中心的幫助,未進行任何戒毒治療,就徹底走出了人生低谷,全因為他偶然發現了一本書。

潘清海(Phan Thanh Hai,音譯)出生於越南的綏和市。作為么兒,他得到父母的全心呵護,而他卻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墮入一個看不到底的深淵。

清海上八年級的時候,同學第一次讓他玩了一回電子遊戲。從此,他無法再專心學習。他在投書越南新唐人電視台網站(DKN.tv)時回憶道:「我開始翹課,用大部分學費去打遊戲。」他的父母對他背地裡做的事毫不知情,以為他依舊是那個聽話的孩子。

他回憶說,到了十年級,他已經是個電玩高手,為了玩遊戲,他學會了撒謊和騙錢。他大部分的錢都花在了和朋友們一起玩樂以及抽菸喝酒上。當父母得知兒子走上了這樣一條路,為之震驚不已。

「老實說,有些時候我感到無聊,開始質疑自己人生的意義。但這些想法常常是隨風而散,我又回到現實中來。」他說,這個時候,感覺人生好像沒有希望了,心靈像是無藥可救了。

清海人生的第二個轉折來自於一場家庭變故——他的哥哥在車禍中喪生,因為兄弟間非常親密,這對他是個巨大的人生打擊,他感到心都碎了。

「我被嚇呆了」,他寫道,「心裡空落落的,彷彿靈魂的一部分已經隨哥哥而去。人生太短暫的想法困擾著我。」為了從痛苦中獲得安慰,他開始吸毒,也經常和朋友一起玩到深夜,喧囂之聲煩擾四鄰。

「那些毒品使我變得虛妄,我不知道我是誰。」他說,一開始他只吸食致幻藥物,為了滿足癮好,又改吸大麻;到18歲,他已無力自拔,不吸大麻就感覺活不下去。

大麻。(OpenRangeStock/iStock)

最嚴重的還在後面:當朋友讓他品嚐了海洛因之後,他從此上了癮,變得面黃肌瘦、眼窩深陷,因為海洛因中毒,瞳孔也縮成了一個小點。他說,「我成了海洛因的奴隸。」

到2009年,清海和身邊的一群朋友已成為鄰居眼中的「吸毒幫」,大家避之唯恐不及。

為了買更多毒品,他們開始搶錢,這更加劇了他的不安和焦慮。這種念頭不斷衝擊著他,他決定南下,遠離這群朋友。

他以為,脫離那個環境,情況就會好轉。但在海洛因毒癮的驅策之下,他卻只能依然故我,每天不注射針劑就無法過活……他回憶說:「我毀了自己的前途,我失去了人生目標,獨嚥苦果。我很孤單,因為沒人願意待在一個癮君子身邊。」

「天無絕人之路。」就在最苦悶時,他的人生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轉折——他做了一個非常真實的夢。夢裡,他被帶到了一個感覺就像天國的地方,也讓他開始思考「佛」是不是真的。自此,他開始接觸不同的宗教,渴望能夠找到一條改變人生的道路。

潘清海做了一個十分真實的夢。示意圖。(fotolia)

2011年,清海遇到一個男孩向他介紹一種修煉方法叫做「法輪大法」(又名法輪功),還獲贈了一本名為「轉法輪」的書。但毒癮彷彿給他施了障眼法,他並沒有立即看。

2012年5月,離家出走、被毒品耗盡錢財的他回到了家中。然而回家後的日子更難過,因為貧苦的父母為了幫他還債,不得不賣掉房子。他回憶說:「這很難,但是我們努力捱過來了。」

接踵而至的痛苦,促使清海拿起了《轉法輪》這本書。打開第一頁,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撲面而來。他解釋道:「我一頁接一頁地仔細閱讀。書中的話照亮了我腐爛的靈魂,打開了我的眼界。我心裡踏實了。我心想,就在這裡了,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道路。」

從那以後,他就主動開始向這條路上走,遵循真、善、忍的原則修煉自己。前三個月對他來說,不啻是一場身心的大戰役,因為毒癮總在牽引他。

而他說:「《轉法輪》的教導是希望的種子,使我沙漠般乾涸的靈魂得到滋潤、開始萌芽,清洗掉了那些垃圾般的思想,而且抑制住了我的毒癮。」

潘清海開始遵循法輪大法的教導。(DKN.tv)

在閱讀這本書三個月之後,清海開始參加集體煉功,感覺身心發生了一場巨變。他開始幫爸媽做家務,對父母的感激和尊重油然而生。他的轉變令親人們難以置信。

修煉開啟了他人生的新紀元,他結了婚,為了謀生還開了一家理髮店。他的妻兒也開始閱讀法輪大法的書籍,並以真、善、忍的法理來指導生活。

潘清海和他的妻子。(DKN.tv)

清海的鄰居們對他的轉變大為吃驚。他說:「那些過去躲著我的人告訴我說:『你現在變好了,甚至比我自己更好。』」他的轉變也讓昔日「吸毒幫」的朋友們深受觸動,他們紛紛開始向他借那本奇書。

潘清海和妻子在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DKN.tv)
潘清海和妻兒在讀法輪大法書籍。(DKN.tv)

沒有經過痛苦的戒毒治療,這位越南青年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讓我們不得不相信,不管人生的黑暗隧道顯得多麼漫漫無盡,總有希望之光等待在前方。

編者註:英文版原載英文新唐人電視台網站(Ntd.tv),據潘清海在越南新唐人電視台網站(DKN.tv)發表的自述編譯。

責任編輯:楊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