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六、含垢納污 君子之量

地之穢者多生物,水之清者常無魚。故君子當存含垢納污之量,不可持好潔獨行之操。

水之清者常無魚:語出《大戴禮記.子張問入官》:「水之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水太清,魚不能藏身。比喻對事過於苛察,便不能容眾。

含垢納污:原意為包含塵垢,容納污物。比喻有容忍恥辱的度量。

好潔獨行:潔身自好,一意孤行。

操:操守。

七七、優游不振 便無進步

泛駕之馬,可就驅馳;躍冶之金,終歸型範。只一優游不振,便終身無個進步。白砂云:「為人多病未足羞,一生無病是吾憂。」真確論也。

泛駕之馬:桀驁不馴的馬。泛,假借為「覂」,音「諷」,即翻覆,形容馬奔逸而不循軌轍。

躍冶之金:濺到熔爐外面的金屬液體。比喻自我炫耀。

型範:澆鑄金屬用的模子。

優游:閒暇自得的樣子。

白砂:即陳獻章。字公甫,號白砂,明新會人,著有《白砂集》。其學說認為宇宙萬理為一理所現,此理即心,因此主張涵養心性。

病:指過失。

七八、一念貪私 壞了一生

人只一念貪私,便銷剛為柔,塞智為昏,變恩為慘,染潔為污,壞了一生人品。故古人以不貪為寶,所以度越一世。

一念:一動念間。比喻極短的時間。

銷剛:化解剛烈之氣。

塞智:阻塞聰明才智。

慘:狠毒;凶殘。

度越: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