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突然發現,中共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白少康在中紀委官網的官方簡歷(發佈於2017年11月29日)中,其外界熟知的公安部一局局長頭銜變成了一局二十六局局長。這是迄今為止,中共公安部最神秘的兩個部門——一局(國保局)和二十六局(反邪教局)已經合二為一的最重要證據。

公安部一局和二十六局雖然都相當神秘,但兩者的「隱形程度」卻有很大差別。

前者在所有迫害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信仰人士的事件中幾乎都有份,其曝光率在海外相當高。但在中國大陸,很少被喉舌們觸及,多以「一局」或「一處」一筆帶過。

而後者是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機構,無論海內外,平時幾乎都不見有提及,「隱形程度」遠甚於前者。

公安部二十六局至遲在2003年11月設立,其首任局長就是臭名昭著的前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但奇怪的是,張越在2007年底調去河北省公安廳後,二十六局的繼任局長就完全從媒體上銷聲匿跡了。

白少康的最新簡歷令二十六局局長的人選事隔14年再次浮出水面,其任職時間段是2011年9月—2013年3月。而目前能查到的一局二十六局並稱的說法,最早也出現在2011年9月。而一局二十六局政委殷治田在媒體上「露面」的時間要晚於2011年9月。

換言之,在張越離任之後,沒有超過4年,一局和二十六局就合併了。

二十六局為甚麼如此神秘呢?有兩個原因。

其一,是作惡太多,很怕被外界曝光。迫害法輪功,涉及一億修煉人,加上其親朋圈,數量異常龐大,而活摘器官的罪惡更是令人神共憤。

其二,是中共試圖掩飾在迫害法輪功時遭遇的大挫敗。

江澤民當年在公安部內增設二十六局(即公安部610辦公室),目的是在迫害上加力,企圖「速戰速決」。後來發現法輪功在殘酷打壓下不但沒有倒下,反而憑籍堅定的信仰逆勢成長,竊政後殺人如麻的中共從未遇到過這種局面。

所以江某人就心生一計,把迫害轉入地下秘密進行,目的是製造一種「外鬆內緊」的假象,讓外界誤以為法輪功已經被中共「打倒了」。對應於這種安排,二十六局就被併入了一局。

但在地方層面,有部分省份依然有國保總隊和反邪總隊「分開行動」的報道。如青海省,直到去年3月,仍有反邪總隊在媒體「露面」,但查詢現在的青海省公安廳官網,卻只有一處(國保處)的說法,並無反邪總隊這樣的機構。

這說明,一局與二十六局雖然因為用同一雙「血手套」作案,已經你我難分(迫害法輪功,最主力的就是國保警察),但仍會適時地變幻招牌,以因應對外之需。